笔趣阁 > 妖孽宝宝不好惹 > 第1015章 扎心何其多

第1015章 扎心何其多

 热门推荐:
    “呸呸呸,什么奸细,我不是奸细!”曹九阳大吼着。

    “看吧,自己都承认了!”小宝指着曹九阳说道,“一般是奸细的人都会口是心非来着,明明是奸细,非要说自己不是奸细!”

    这话听得曹九阳很是无语。

    “我能收回我刚刚的话吗?额,我是奸细!”曹九阳赶忙改口。

    这一改口不要紧,小宝说道“现在都不打自招了,大家伙都听到了,不用继续审问了,直接拉出去就地正法吧!”

    “啊!”

    曹九阳直接大叫一声,眼睛睁得大大的。

    孩子,我希望你这是跟我开玩笑的,真真的跟我开玩笑的,误会,全部都是误会对吗?

    你不会这么做的对不对,额,我知道你还是心疼我的。

    我知道个屁啊!

    你这都让人把我给拉下去了,那啥,我能收回我之前的话嘛,我能不能沉默是金啊。

    “小大王,下面还有一个呢,要不要在审问一下?”在这个时候,那绑人的小妖头目开口了。

    对啊!

    要知道,这一次绑上山来的可不只有一个人来着,而是两个。

    上山的除了曹九阳以外,还有一个守风的王大龙来着。

    在曹九阳行动之前,王大龙跟他对好了口号来着,万一情况不对,他老王好及时脱身,然后去搬救兵来着,让老曹莫要担心,后路都已经铺好来着。

    只不过呢,还没等王大龙行动,这哥们也给一勺烩了,跟曹九阳一样被五花大绑,时间上也就是前后脚而已。

    唉,要不怎么说是同命鸳鸯。

    额,好像用这个词并不是很贴切来着,反正就是患难与共吧。

    嗯!

    显然王大龙信奉那一句话,叫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毕竟兄弟嘛。

    曹九阳在出发的时候,固然还没有达到骂骂咧咧的地步,但是呢,也是怨声载道。可是,他又怎么会明白王大龙人家有什么话都在心里呢。

    老王只是一个不善于言谈之人,仅此而已。

    “有请下一个!”在这个时候,小宝发话了。

    小大王都开口了,那一个个还怎敢怠慢,赶紧把王大龙给请上来吧。

    跟曹九阳一样的待遇,这不,王大龙被两个小妖给扛了上来。

    唉!

    到底是贵客来着,走路多累啊,直接用扛的。

    这场景,尤其是王大龙都被绑的严严实实的,都跟以前王朝时代的帝王要宠幸皇妃一样,脱得干净的皇妃被小妖抬上来,等待着大王的宠幸。

    额,这可是他老王的福气啊。

    相对于曹九阳来说,王大龙要安静多了,一不折腾,二不呜呜来着,这才是真识趣嘛,不然,估摸着他都要步曹九阳的后尘,上来先被赏二十大板了。

    嗯?

    这是谁呢?

    曹九阳看在眼中,有点懵逼了,望着那个跟自己之前一样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家伙,那叫一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其实,一开始他就疑惑来着。

    疑惑什么呢?

    因为小妖们说什么还有一个,绑一送一啊,还有一个会是谁呢?

    曹九阳那个时候想了一会,可惜没有时间给他去细想,这会又回到这个问题了。

    怪事,真是怪事。

    要知道,此次上山的代表就他一个人来着,没有其他人啊。

    难道说是联邦的人?

    想到这里,曹九阳心头不由得一沉,大脑开始飞速转动,再考虑着对策来着。

    至于王大龙,早就被他忘到一边,忘到脑后去了,根本就没记得有这么一个人,有这么一茬事。

    可怜的王大龙,也太没有一点存在感了。

    其实,这也不怪曹九阳,毕竟在分道扬镳的时候,各方面分工已经做好。由他曹九阳来打头阵来着,至于王大龙,可不是压阵,那家伙自告奋勇的说了,情况不对,他好去搬援兵来着,这也是为他曹九阳负责。

    曹九阳可没有想到,被绑的乃是王大龙。

    可惜,王大龙也想不到此刻老曹会把他认为是联邦那边的说客。

    就这样一闹,好家伙,好戏一出又要上演了。

    甚至曹九阳在想,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直接杀人灭口了。就算不让虬龙王倒向新联邦这一边,也不能让他们倒向联邦那一边来着。

    可怜的王大龙,对此还浑然不觉呢,他不知道,自己的小命差一点就要栽在曹九阳的手里了。

    老曹没有行动来着,因为他考虑到这是周南山,是虬龙王的地盘,就算他真要动手,也不一定能够成功,因此,曹九阳就选择了第二条路。

    一会,无论这家伙说什么,做什么,都一定要阻止他的阴谋得逞,没错,这是核心,是重点,可不能大意了。

    “怎么是你?”

    在这一刻,曹九阳不由得直接叫出声来。

    在绷带解开,在王大龙露出真容的那一刻,曹九阳惊呆了,脑袋嗡嗡开火车了。

    这哥们不是留在山下把风来着嘛,情况不对,他好回去报信来着,额,方向好像找错了吧,怎么就被人给瓮中捉鳖了。

    如果说,那人跟曹九阳想的一样,是一张陌生的面孔,是联邦的说客,他还不至于这么吃惊呢,因为在之前,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来着。

    可是当绷带解开,当王大龙露出真容的时候,曹九阳惊呆了。

    靠!

    这是已经被一勺烩了吧!

    额,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怎么是你?”王大龙看向曹九阳,好家伙,这不是重复曹九阳的话,而是在抢台词了。

    都是这个问题,这就不好让人回答了。

    是啊!

    怎么就是对方了呢。

    而且这手脚都被绑着,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王大龙还想问曹九阳这是怎么回事呢?

    你究竟跟人说了什么,咱们才换来这么个待遇,谈合作,就算谈不成,也不能谈崩了啊。看这情形,好像说客不到位,没有说到点子上不说,好像还谈崩了。

    这可不是小孩闹着玩啊,知不知道合作的重要性啊?

    怎么能这么马虎,怎么能够这么大意呢?

    老曹,你究竟是怎么搞的?

    王大龙心中暗道你看看,把我都给搭进来了吧,这都是你干的好事。

    曹九阳不知道王大龙此刻内心的想法,如果知道,一定会郁闷连连。

    我还不知道怎么个情况呢,这就怪我喽。

    额,想知道怎么回事,简单,看到坐在主位的那位了嘛,问他啊。

    这已经用不着曹九阳去提醒了,毕竟小宝坐的位置实在是太扎眼了,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一个孩子,隐藏在茫茫人海之中,可能不容易被发现,但是独自坐在王位,除非你眼睛瞎了才看不到呢。

    如果说第一时刻的震撼还让王大龙感觉没什么呢,在这一刻,他才是真正的目瞪口呆。

    嗯?

    那孩子?

    啥时候,周南山这个山头换主人了?

    没听说啊。

    怎么周南山被一个孩子给当家作主了。

    话说回来,这孩子长得真像小宝啊,跟小宝简直就一模一样。

    心道这一点以后,王大龙看向曹九阳小声说道“老曹,看到没有,那坐着的孩子跟小宝长得可真像啊!喂,你就没有跟他拉拉关系?我说,我是说那什么吧,你谈合作的时候就没有套套近乎,我说你这个说客是怎么当得?”

    被埋怨一通的曹九阳当时就要炸了。

    靠!

    这事怪我喽。

    你是干什么吃的,不出力还牢骚一大堆,哪来那么多废话。

    “什么叫长得像小宝,那就是小宝!”曹九阳对王大龙说。

    “啊?”

    王大龙直接叫出声来,想要揉揉眼,可惜,做不到,然后眼睛睁得大大的,从上打下打量了小宝一遍,然后又从下到上再打量一遍。

    还别说,好像真就是小宝啊。

    有道是外表可以伪装,容貌可以相似,但是感觉跟气质,那绝对是伪装不出来,学不成的,这点毫无疑问。

    不用去探测,也不用去验证了,王大龙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寸毛孔都在颤动着,都在告诉他答案。

    这不是大脑得出的结论,而是一种身体的本能反应来着。

    没错了,绝对错不了了。

    的确是小宝没错。

    不过话说回来,这孩子怎么跑到周南山来了?

    而且跑到周南山来了不说,好像怎么占了人家的山头为王了?

    太多太多的疑问在王大龙的脑海之中浮现,问题太复杂,也太难了,别说一时半会,就算三年五载,光靠他自己,让他自己去想,可能他也找不到答案。

    在这个时候,小宝开口了“都给我闭嘴,别串供啊,我已经看出你们的鬼把戏了。嘀嘀咕咕的在干什么呢?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交代自己的问题,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明白吗?”

    嗯?

    这话听得王大龙一懵,然后看向曹九阳,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曹九阳被问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只是一耸肩膀,好像在说你问我,我问谁去,想知道答案,去,那边,问正主去,他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喂,下面的那个,你看上去有点眼熟啊!”小宝主动跟王大龙打着招呼。

    嗯?

    这台词不对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