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孽宝宝不好惹 > 第1014章 少套近乎!

第1014章 少套近乎!

 热门推荐:
    哎呦,居然不是个肉粽子,还真是个人啊。

    这不,等到那位身上的布带被解开以后,小宝这才发出感慨来着。

    谁呢?

    毫无疑问,老曹童鞋,曹九阳啦。

    这不,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见到鬼一样,又蹦又跳的,想要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然后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来着,关键是做不到啊。

    身上的绷带还是被解开了没错,但是双手还被绑在后面啊,而且两条腿也被绑在一起,那绳子还没解开呢,最重要的是嘴里还堵着东西,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只能呜呜呜呜开火车了。

    到底是家里有矿的,真的,反正穷人家是开不起火车来着。

    曹九阳是一脸的懵逼啊,他之前就好奇来着。

    好奇什么呢!

    耳熟,有种声音很耳熟来着,关键是他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听过了,可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这声音绝对的耳熟。

    不光耳熟来着,关键是身体的每个细胞都跟随那声音而跳动,这是身体自我保护的机能做出了反应来着,哪怕身体已经有了反应,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被绑着的原因,大脑跟不上节奏了。

    现在,他终于知道为啥这声音这么熟悉了。

    开玩笑,不熟悉才见鬼了呢!

    那端坐在最上面宝座的还有别人吗?

    小宝,那位小祖宗啊!

    别人,他曹九阳不认识,这位还能不认识嘛,不光认识来着,简直太熟悉了。

    这就是为啥在被解开绷带,解开眼罩的时候,曹九阳想要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然后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的原因了。

    整个边梁都挖地三尺了,天都快倒腾了个个,为的就是找这孩子来着。

    结果呢,人就是找不着,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现在,他竟然跑到了这周南山来了。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

    在边梁,以及在边梁周围找不到人情有可原,很正常来着,如果能够找到人,那才见鬼了呢。不是在边梁,他们找人不认真,没有下功夫,主要是地点错了,人在周南山,你在边梁找,干啥啊,刻舟求剑啊!

    就算刻舟求剑,人家好歹也知道剑从哪掉下去的吧,这找人连刻舟求剑都比不了啊。

    震惊之余,曹九阳又感到天大的疑惑来着。

    这孩子怎么跑到周南山了,怪事,真是怪事。

    不仅如此,看他那坐的地方,好像都占山为王来着。

    这点,曹九阳就想不通了,不过他的脑袋也不是用来吃饭的,很快就想到了什么来着,那个传闻。

    好像,这孩子跟妖族的关系匪浅来着。

    对于这个传闻,来自王大龙,这条消息来自王大龙的听说,不过对此,大伙也是半信半疑,主要半疑多一点。

    莫非……

    这是不是说,已经验证了呢?

    曹九阳脑海一下子就敞亮了,真的,在这一刻敞亮多了,有个词叫做如会贯通来着,而此刻,曹九阳的大脑就如会贯通了,很多解不开的疙瘩,在这一刻似乎也已经解开了。

    “把他嘴里的东西拿出来。”在这个时候,虬龙王开口发话了。

    有了领导的发话,下面的人就好执行了。

    这不,刚刚恢复话语权的曹九阳望着小宝,赶紧说道“小宝,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

    嗯?

    认识?

    莫非这人跟小大王认识?

    大家伙不约而同的看了看小宝,然后又看了看曹九阳。

    那绑人的吓了一跳,别不会真的认识吧。

    额,先有精细鬼跟鬼戏精闯下大祸作为榜样,现在又来这一出,真的假的。

    那绑人的小妖们吓得两腿有点发颤,毕竟鬼戏精跟精细鬼被当靶子的一幕,他们还记忆犹新来着。

    不知道结果如何,可以参考一下那两位,那个时候,别说鬼戏精跟精细鬼了,连虬龙王都搭进去了。

    那都是命大的,幸运的。

    想想自己有没有那么命大,有没有那么幸运,他们心中打鼓了。

    这个时候,四下一片鸦雀无声,不是不好奇,也不是不知道想说什么,想问什么,关键是不敢啊,一个个都看向小宝,在等着小大王发话来着。

    只见的小宝一歪头,用着怪异的眼神看向曹九阳“你看上去有点眼熟啊!”

    “我,老曹啊!”曹九阳蹦蹦跶跶的赶紧说道,然后冲着一旁站着的小妖嚷嚷着,“赶紧给我解开,给我解开。”

    这行动吧,不是,不行动吧,也不是。

    这真的不怪那些小妖无动于衷啊,关键他们都是合格的上岗人,记住一条标准来着,服从命令听指挥,领导指哪咱打哪。

    关键,这不是领导,管家不是大王没有开口吩咐嘛。

    行动了吧,怕做错了,不行动吧,心里有矛盾。

    难啊。

    真的很难很难啊。

    “老曹?”小宝低头想了半天,这才抬起头来,然后哦了一声拉的老长,点着头,“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赶紧让人帮我把绳子解开啊。

    早知道是你来着,我就不用提心吊胆了,真是的。

    曹九阳松了口气,真的松了口气来着。

    只不过,他终究是大意了,额,也不能说是大意了,应该说是终究还没有认清楚形式来着。

    什么叫做早知道是你,我就不用提心吊胆了,这显然是曹九阳好了伤疤忘了疼了。

    没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了。

    他应该这样想,早知道是你,我就更应该提心吊胆来着。

    终究还是曹九阳松懈了,终究还是老曹大意了。

    “你是在跟我套近乎对吗?”说这话的时候,小宝身体往前倾了倾,就这么问道。

    嗯?

    曹九阳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差点没啪啪掉在地上。

    这孩子,这话说的,有点,怎么说呢,什么叫做我跟你套近乎啊,咱俩本来就很近乎好不好,别说的那么让人都不知所谓好不好。

    “没用,我跟你说没用,跟我攀亲戚也没用。”小宝晃着手对曹九阳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破坏行规了,你知不知道自己的问题有多严重啊。”

    “对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你究竟是谁啊?我为啥看你感觉这么眼熟呢?”小宝一脸疑惑的表情,这可不像是故意装出来的。

    砰!

    曹九阳倒在地上了,可没有人对他施展暴力来着,这是他自己站不稳。

    多大的人了,连站着都不会,唉,羞不羞人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睡着的也太快了吧,多久没睡觉了?

    我的个亲娘姥姥来。

    曹九阳内心的泪水那真是一天发二里,十天遍布九州啊。

    什么叫做咱们认识吧?

    什么叫做你是谁啊?

    什么又叫做你咋看上去那么眼熟呢?

    固然这已经是老套路了,但是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之间蹦出来,真的很捶人心啊。

    而如今,曹九阳就是内心受到重创,就是内心受到摧残才会有这种反应。

    呜呜!

    固然他的嘴里已经没有被什么东西堵住,但是还呜呜起来。

    他想哭,真的想哭了。

    这是演的哪门子的大戏?

    被闹了,乖,叔叔给买冰糖葫芦哦!

    艰难的站起来,先是跟个虫子一样在蠕动着,好不容易站起来的曹九阳说道“我,老曹啊,曹九阳,咱们都那么熟了,你说你不认识我。你好好看着我,看看,认认真真的看清楚了,看看认不认识。”

    “这家伙怎么了?”小宝转头望向大喵他们问道。

    那一个个的耸着肩膀,表示不明白,不清楚,搞不懂啥状况。

    “我看了。”小宝最后回答曹九阳。

    “现在认出来了吧!”曹九阳问。

    “还没。”小宝继续探着身子,望着曹九阳,“老实说,你究竟从哪来的,究竟怀揣着什么目的,究竟想干什么?你是不是探子?”

    “好了,签字画押了,推出去秋后问斩吧!”最后,小宝以这样一句作为收尾。

    嗯?

    曹九阳的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我咋的了,我!

    我啥都没干,怎么就签字画押了呢?

    另外,我也不是人犯啊,额,就算我是犯罪嫌疑人行不行,能不能先审审我,然后找到证据,最后在做出决定啊。

    你这案子判的也太潦草了一点吧。

    “小宝,我是联邦情报部门的曹九阳,你忘了吗?当初,就是当初,还记得吗?”曹九阳显然秉持着不抛弃,不放弃的理念。

    废话!

    这个时候要是抛弃,要是放弃,那抛弃的也是他自己,放弃的也是他自己啊,想不抛弃,想不放弃也不行啊。

    “新联邦的人?”

    听到曹九阳这话,虬龙王一下子目光就阴翳了下来。

    显然,对于新联邦的人,他不是很有好感,对于新联邦的人,他还是很有印象的,不然不会这般反应来着。

    “老虬,你认识?”小宝望向虬龙王。

    “怎么会呢?”虬龙王摇头说道。

    “额,不认识就好,不认识就好。不过我看你好像知道,我就说嘛,是奸细来着,怎么样,自己都承认了!”小宝这般对着大家伙说道。

    紧接着四下响起一片小大王英明的高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