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寻音诀 > 第三十七章 修炼

第三十七章 修炼

 热门推荐:
    柳寻音于山洞内等候许久,只见唐柒柒几人提着一只野兔回来,衣衫上还溅着好几处血迹“姐姐,把它宰了给温大哥补补。”

    “柒柒。”柳寻音连忙迎上去“你们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没有。”肖沐笑道“我们找到冰湖了,距离这里大概一个时辰的路程。”

    “真的吗?”柳寻音惊喜道“这附近有湖泊?白天竟然毫无察觉。”

    “想来是日头猛烈,眼睛睁不开。夜深时四下漆黑一片,反而显得湖水亮了。”肖沐转身,见温烬已然清醒靠在石壁上,问道“你怎么样了?”

    “没事了,多谢。”温烬站起身“冰湖在哪个方位,我出去看看。”

    “明天一早再去吧。”肖沐舒舒服服地躺在草堆上伸了个懒腰“夜深了,各种野兽都出来觅食。你不熟悉地形,别出去冒这个险。”

    “也好。你们睡吧,我守夜。”温烬困意全无,坐到火堆旁拿枯枝拨动火堆,篝火烧得极旺,照得他面庞通红。

    众人奔波一天十分疲惫,不多时便昏昏沉沉地睡去。温烬打量着洞穴外极深的夜色,伸手按住胸前的紫色锦帛,陷入了沉思之中。

    夜露沁凉,寒意袭人,白望舒辗转反侧,索性披了件衣裳起身,坐到温烬身旁“温公子,你穿这么少,不觉得冷吗?”

    “不冷。”温烬摇了摇手腕,只觉体内灼热无比,想来是浴火诀的功效“你怎么还不睡?”

    “地面太潮湿了,睡着不习惯。”白望舒紧了紧肩上的衣物“敢问温公子师承何派?”

    温烬扒拉着枯枝的手停顿了片刻“你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

    “我修习浴火诀近十年,不过习得其中一二。父亲还在世时,总是恨铁不成钢,骂到我耳朵都生茧子了。现在好不容易清静下来,反倒挺不习惯的。”白望舒低头一笑,火苗映在他泛着泪光的双眸中“你学得实在是快,非寻常人能比,想来不仅是悟性高,武功底子也极好。不知尊师是哪位世外高人?”

    温烬转过头,神情有些许落寞“一个游侠罢了,已经过世了。”

    “方便透露他的名号吗?”白望舒好奇地问道。

    宋无期。温烬无声地动了动嘴唇,心头仿佛被割裂般生疼。

    他至今记得,叔叔教导年幼的他习武时总是非打即骂,残酷严苛。每日卯时准时将他唤醒,在院子里扎上半个时辰的马步。到了梅雨季节,冰冷的雨水拍在脸上,浑身湿透也必须一动不动,时间漫长的令人绝望。

    进云寂门接受训练后,他被打得鼻青脸肿,伤痕累累是家常便饭。每年一次的考核,都要与朝夕相处的同伴自相残杀。只有强者才能活下来,成为云寂门的一员。

    这身铜墙铁壁的功夫,便是踩着这些亲近之人的命练成的。也是在那些年,他逐渐明白,怜悯之心不可有,作为杀手,无情则刚。

    叔叔死的时候在想什么呢?温烬闭上眼,那低沉的声音仿佛仍回响在耳畔“阿烬,我最后悔的事,就是把你们抱回来。”

    “温公子?”白望舒见他眉头紧蹙,面带忧容,连忙问道“你怎么了?可是寒毒掌又复发了?”

    “没事。”温烬淡然一笑。

    “你还没告诉我,这身功夫是怎么习得的呢?”

    “多吃了些苦头罢了。”他将柴火架高“快去休息吧。”

    白望舒望向一身黑衣的温烬,总觉得他似乎背负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虽然沉默寡言,却隐忍而强大,能带来安定人心的力量。

    次日清晨,众人草草吃了点东西,便背上行囊出发。他们一路沿着昨夜留下的记号翻山越岭,到目的地却只看见一片干涸开裂的荒土地。

    “就是这儿了吗?”柳寻音迟疑地问道。

    “怎么可能?”唐柒柒吃了一惊“我昨晚明明看到……”

    白望舒摇了摇头“这里面发生什么事都不足为奇,小时候我听父亲说过,死亡谷里沧海桑田变幻常常只在一瞬之间。”

    “这可如何是好。”唐柒柒焦急道。

    “等吧。”肖沐道“既然昨天是夜里看到的,我们不妨等上几个时辰。”

    暮色降临,远处雪岭没了日光的映射,逐渐黯淡下来。几人点燃火把,静静地坐在原地,时不时驱赶些蚊虫野兽。不多久,只见原本皲裂的地面慢慢湿润,有源源不断的湖水涌出。水位越升越高,随之而来的是彻骨的寒意。月光之下,湖泊清澈透亮,有麋鹿在不远处静静地啜饮。

    “果然没错,这冰湖只在夜间出现。”肖沐笑道“却不知是何缘故。”

    “阿烬,你试试吧。”柳寻音道“我们在附近找找过夜的地方。”

    “若是有危险,随时叫我们。”肖沐从包袱里取出信号弹递给他“省着点用,没剩几个了。”

    “好。”温烬点点头。

    待众人离去,他褪下外衫,移步入湖。湖水冰冷刺骨,每前行一步便觉得身体失去了几分知觉。温烬加快速度游至湖心,踩到底部一块平滑的巨石。盘腿坐在上面,水位刚好与胸口持平。

    怎会如此机缘巧合,莫非有前人在此修炼过?还来不及思索,胸前伤口已被冰湖撼得生疼。他摒去杂念,凝神静气,心中默念浴火诀心法

    无我无境,唯有天地。覆火于身,入定遁形。灵明独照,霹雳沌开……

    不多时,温烬只觉体内灼热无比,元气汹涌,经脉被节节打通。湖面倒影中,他眉心已有若隐若现的火焰状纹路,泛着耀眼的红光。身体周围的湖水微微翻滚,冒着热气。

    “修习浴火诀切忌操之过急,否则会遭烈火焚身之苦。”温烬想起白旭反复的叮嘱,伸手封住体内四处游动的温热元气,将其平复归于丹田。待游上岸穿好衣衫,便听到远处传来唐柒柒焦急的呼喊“寻音姐姐,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