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护国公的反应

第三百七十七章 护国公的反应

 热门推荐:
    “这桩差事多半就是护国公府的了。”

    “也好,凌钺自己惹的祸,护国公就算抱怨,也怨不到旁人,只是这香炉”

    云浔说着掂了掂手里的香炉,没有再说下去。

    云衣挑眉看着他,“怎么?怕有人来跟你抢饭碗?”

    “呵,我倒巴不得有人来抢,”云浔说着还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现在这日子哟,无聊死了。”

    “很快就不无聊了,”虽然语气很是轻快,但云浔总感觉云衣有几分忧心忡忡的,“暴风雨就要来临了。”

    后来回忆起来,云衣只觉那一日,自己当真是一语成谶,自那一日后,永安城当真便没有消停的日子了。

    最先挑起争端的是护国公府,大约是为了表现诚意,不过也可能是出于狗咬狗的考虑,反正弈风帝当真将凌钺与柔安公主的事交给了护国公府。

    护国公早年间也是上过战场的人,年纪大了脾气越发暴了,何况这件事又直接牵涉到凌钺的夺嫡之争,当下二话不说先派人围了醉芳楼。

    护国公身为一等公爵,府上是有私兵,此番派去的,也不是衙门的差役,却是他自己府上是私兵,一个个军容完整、甲光向日,艳姬乍一听说还以为是冲着凌清安来的。

    尽管是白天,但醉芳楼里依旧是有客人的,护国公一身铁甲,带着军卫冲了进去,弄得整个醉芳楼人人自危,都不知是谁惹了这尊佛爷。

    “见过护国公,”纵是艳姬,在脸黑成这样的护国公面前也不敢开玩笑了,一面规规矩矩地行礼,一面小心地觑着对方的神情,“不知我这醉芳楼犯了什么事情,竟惊动了您?”

    “跟你无关,”护国公不耐烦地一挥手,眼睛直盯着二楼看,“把暮沧的使臣都叫出来!”

    听得护国公这么一句,艳姬这才算是放下心来,赶忙应着,“哎哎,这就去,这就去。”

    暮沧国三皇子还没睡醒,乍一听护国公来了,还以为是提亲,正想着如何拿乔,却看见艳姬表情不对。

    “怎么了这是?护国公来就来呗,往后都是一家人了,有我在,保证你这醉芳楼啊,干的风生水起的!”

    艳姬面上勉强应承着,心里却不住冷笑,可她还不能将真相告诉三皇子,万一将人吓走了,护国公再以为他们是一伙的可就麻烦大了。

    当暮沧国三皇子真正站到护国公面前,看见那张臭脸的时候才发觉大事不妙,然后为时已晚。

    大约是还顾及着些护国公府的颜面,又或者是真的不想在醉芳楼众目睽睽下闹起来,护国公只是黑着脸将一众人押走,艳姬看着那浩浩荡荡的背影,暗自松了口气。

    “护国公去醉芳楼拿人了?”五皇子府内,云衣听着艳姬的汇报,轻轻抿了口茶,“动作够快的。”

    “姑娘知道是怎么回事?”

    云衣抬眼看了她一眼,“没什么大事,只是三殿下和柔安公主被人看见”

    云衣没有明说,但艳姬又如何不懂,云衣顿了顿,又接着往下说,“大概是陛下要赐婚,护国公急眼了吧。”

    其实这与真实情况相差甚远,但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地步,中间那种种复杂的过程,倒也是不足为外人道了。

    “那还真是”艳姬掩唇一笑,随即起身告辞,毕竟醉芳楼的客人刚刚受了惊,既然已经确定此事与醉芳楼无关,她也就要回去安抚客人了。

    云衣也没再留人,将杯中的茶饮尽,想了想,又伸着懒腰回房补觉去了。

    现在这事情已然不用她再操心了,所有事情都在其既定轨道上发展,护国公府为解决一切的。

    但话又说来了,这世上飞蛾扑火终归不仅仅是发生在故事了的事,大约暮沧国人的性格就是狂妄又自以为是,云衣竟是没想到,那般强硬的护国公,竟还拦不住他们的野望。

    暮沧国再怎么样也是弈风国的属国,护国公倒想把他们直接轰走,但为了弈风国的声名,还是仅仅将他们押到了驿站,他的府兵就那么围着官驿,没有动作也没有撤了的意思,大约是想起个震慑作用。

    听凌铭说,那日护国公跟暮沧国的使臣在房间里“谈”了许久,至于谈判的结果,虽不得而知,但听说那群使臣,包括暮沧国三皇子,整整五天没敢踏出驿站的门。

    “要我说,护国公绝对是上手了,这种事情他还能和他们心平气和地谈?上来先揍一顿都算轻的。”凌铭坐在路边茶摊,毫不顾及形象地啃着手里的瓜,边啃边跟云衣议论此事。

    “你从哪知道的啊,”云衣抿了口茶,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驿站不是被封了吗?就这样消息也还能传出来?”

    “猜的啊,”凌铭将籽儿随意地吐在了地上,说得很是理直气壮,“这很好猜的,你要是能看到护国公在醉芳楼的脸色,你也能猜出来!”

    “你那日在醉芳楼?”

    “诶,”凌铭抱着他的瓜,警惕地把凳子拉得离云衣远了些,“你可别胡说啊,我从来不去那种地方,只不过我有个朋友刚巧在那,刚巧看到。”

    云衣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许久之后长长“哦”了一声,“我信了。”

    凌铭也懒得再跟她争辩,低头又咬了口瓜,“你说,这件事最后会怎么了啊?”

    “我怎么知道,”云衣漫不经心地应着,“你不是挺了解护国公的嘛,我连护国公长什么样都还不知道。”

    “要我说啊,反正人,三哥是绝对不会娶的,估计就由父皇赐给京中随便一家公子哥了,唉,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我折腾这么一大圈,这结果却没多大不同,”凌铭夸张地叹了口气,“还以为能让三哥自作自受呢!”

    是啊,云衣也暗自叹了口气,这不痛不痒的结局着实不是她想要的,折腾了这么半天,现在真正处于劣势的,只有柔安公主一人,这可不太行。

    凌铭看着云衣的表情,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赶忙凑了上去,“怎么,你还有什么点子?快说快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