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事发

第三百七十二章 事发

 热门推荐:
    云衣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约莫一刻钟后,凌钰竟当真带着云衣从原路又走了回去,巧的是,那出大戏刚好开幕,暮沧国三皇子实在找不到凌钺,只得自作主张地将宾客尽数聚到这里,云衣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但看着这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也知那些使臣废了不少功夫。

    凌钰并没有往前凑,云衣也只是远远地站在后面观望,人群吵吵闹闹的,也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不消片刻,看见他们的凌铭便急急忙忙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云衣刚要问他原委,却见他直接一袖子糊在凌钰脸上,强行将凌钰摁了下去,末了还不忘比一个“嘘”的手势。

    “怎么回事?”

    “现在不能让他们看见二哥,不然这出戏就唱不下去了。”凌铭站在凌钰前面,挡着蹲下身子的凌钰,神态自然,声音却压得极低。

    “唱到哪了?”看这场景云衣也基本猜得到了,这出戏,八成快要落幕了。

    凌铭抬手指了指那个房门紧闭的房间,“刚刚一个小丫鬟路过这里,说从里面听见一些不太好的声音,急急忙忙要去找三哥,好巧不巧地遇见了暮沧国的皇子。”

    凌铭将“巧”字咬得极重,任谁都能听出那浓浓的嘲讽感。

    云衣笑了笑,接着话说了下去,“更巧的是,暮沧国的柔安公主也碰巧不见了,所以他们便纠集了这么一帮人过来看热闹?”

    “那倒还不至于,”凌铭说着,神情颇有几分不屑,“他不过是将这些消息漏了些出去,这里的这些人,是自发前来看热闹的。”

    云衣踮脚望了望,她站得靠后,实在看不出那些个后脑勺都是谁,凌铭抬手将她摁了下去,“别看了,你不认识,大多是三哥那派的人,听说二哥可能出事了,一个个都冲过来看热闹,拦都拦不住。”

    “那其他人呢?”三皇子赏花宴,请的是京中权贵,又不可能尽数是他的人,不然传到皇帝耳朵里,就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有提前告辞的,也有还在那边聊天的,”凌铭的眼神,从那一个一个后脑勺掠过,“反正聪明人都不会来淌这趟浑水。”

    “现在是什么情况?”凌钰拽了拽凌铭的袖口,他堂堂七尺男儿,这会儿做贼般蹲在这里,着实是不太好受。

    凌铭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里面的动静似乎是小了,三哥府上的人拦着不让进,非要找到三哥才行。”

    “可再晚一会儿,可就看不到捉奸在床了。”

    云衣这突兀一句,把两人吓了一跳,凌钰看向她的神情颇为复杂,倒是凌铭,坏笑开了,“女孩子家家的,不可以这么说话的哦。”

    云衣没有理他,眼睛一刻不离门口的位置,暮沧使臣似乎是在跟三皇子府上的侍从交涉着什么。

    不能再等了,云衣对什么捉奸在床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但她需要弄明白那个阵法,那阵法与香炉一体,她有些害怕拖延久了,那个阵法会随时间消散。

    思及此,云衣回头往树上看了一眼,正悄然栖在树上的一只鸟接收到了云衣的眼神,人性化地打了个哆嗦,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

    但云衣只看了一眼便又转过头去,那意思是说,这是命令,没得商量。

    那是一只尾羽极漂亮的鹦鹉一样的鸟,云衣知晓它不是鹦鹉,却也看不出它的本体,不过这不重要,她只要确保这只“鹦鹉”听得懂它的意思就好了。

    仙界的仙禽在这片大陆同样也是受法则限制的,所以这只“鹦鹉”不愿意动手就是不想引起天道注意,尽管云衣交给它的任务只是简单地把门破开而已。

    但纵是它再不满,这种情况下,也唯有认命听话的份了,趁人不注意,“鹦鹉”悄悄往后退了两步蓄力,而后化作一道流光,直直朝向房门而去。

    于是在旁人眼中,看到的只是一道光破开了房门,而后消散,不知道的,只以为是谁用了什么武技。

    “鹦鹉”不知何时又回到了那棵树上,理了理自己很是狼狈的羽毛,狠狠瞪了云衣一眼。

    云衣感受到了背后仇视的目光,却不在意,只跟着人流,往前涌。

    “我们得稍稍往前挤挤了,”凌铭一手拉着云衣,一手扯着凌钰,现在房门开了,凌钰便没有隐蔽的必要了,“毕竟二哥算半个当事人,这时候不出现可不好。”

    好在人们一股脑的往里涌,竟也无人注意身侧刚刚过去的,就是传闻中应该躺在房间里的二皇子。

    但他们还没涌进房间,就被暮沧国的人拦下了,他们闯进去才发现错了,但事情已然到了这步,扭转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将人拦下,至少,也要等里面的两人穿戴整齐。

    但凌铭第一个不可能如他们意,仗着皇子的身份,推开那几个使臣就要往里进。

    “这是我三哥的府邸!你们一群外人,凭什么不让我们进!”

    趁着那些使臣哑口无言的空当,凌铭带着两人闯了进去,待得旁人看清了凌铭拉着的凌钰的时候,门外竟奇异地安静了下来,如果凌钰在这里,那么里面的是谁?

    门外的人渐渐有些后悔了,他们本是来为凌钺壮声势的,但现在来看,他们恐怕是来错了地方。

    “时、时辰也不早了,我刚刚想起来我娘嘱咐我要早些回去,我就先走了”

    “张兄,一起一起啊,正好我还有些事要跟令尊说。”

    “那如此,我们也先告辞了。”

    虽说这局面不可逆转了,但在凌钺出来之前开溜,总比跟凌钺打个照面强,本着这样的想法,门外的宾客各自找理由竟迅速散了。

    凌铭回头看了一眼,不屑地哼了一声。

    房间里的帷帐拉着,暮沧三皇子满脸尴尬地站在帷帐外面,看着云衣三人进来刚忙扬声行礼,“见过二殿下、四殿下。”

    这分明是在给里面的人报信,但这种时候了,就算他不报信,凌钺也明白,这两人该到了。

    这一局是他输了,但好在,凌钺看了看身旁的柔安公主,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好在没有造成什么太过严重的后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