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零九章 皇甫老祖出关

第三百零九章 皇甫老祖出关

 热门推荐:
    最终凌清安也没做出什么,他懂凌铭也明白凌钰,这种情况,错本不在凌钰,可若是要让他去劝凌铭,恐怕会让凌铭感受到一种更深的背叛感。

    他知道凌铭这一晚已经经历太多了,包括那件凌铭一直没有说出来却不能不放在心上的赵知州病重,他不愿意再增加凌铭的负担了。

    虽然这样有些对不起凌钰,但错就错吧,他相信二哥不会太在意的,等过了今日,他自会登门致歉,也会找个合适的时机,好好劝劝凌铭。

    凌铭和凌钰终究不欢而散,凌铭在临走前还险些跟凌钰吵一架。因为凌铭要带走凌清安,凌清安本人对此是没有意见的,凌钰这会儿刚起床,甚至还没洗漱,他也不好再在这里打扰,何况他也确实需要睡一觉。

    但凌钰对此意见很大。这不过是十分幼稚的争胜,讨论的是凌清安作为弟弟,究竟站在哪个哥哥那边。凌钰少有这么幼稚的时候,不过大概也是这次受的刺激有些大了,就连凌清安都觉得他二哥有些不正常了。

    最终是凌铭赢了,这想都不用想,因为至少凌清安还是清醒的,凌钰的理由说服了他却没能说服凌铭,但从理智出发,他和凌铭一起回去时最正确的选择。

    理智是这么告诉凌钰的,但从情感上,一种无法言说的伤心还是层层笼罩着他。那块免死金牌是他心上的一块疤,他知道他没做错,就算大哥在也会同意他这么做,可从他自己出发,他又何尝没有几分类似于凌铭的心思呢?

    可他不是凌铭,他无法想凌铭那样,他只能将这份歉疚深深埋在心里,所以那件事,他谁都没有说。

    可是今天,这道疤被凌铭以最残忍的方式撕开了,还顺道往旧伤上又割了一道新伤,凌钰不知道自己是以何种表情送走的凌铭与凌清安,尽管凌铭坚称不需要他送。

    “殿下”看着两个弟弟远去的背影,凌钰转身回府时甚至有些踉跄,管家连忙上前扶住凌钰。

    凌钰轻轻推开管家的搀扶,摇了摇头,“我没事”

    按道理,本应该是凌铭先将凌清安送回府上,然后再独自回府的,但现在街上的人已经渐渐多了,凌清安实在不放心这种状态的凌铭独自回府,未免他惹出什么麻烦,凌清安坚持要先将凌铭送回府。

    到了凌铭府上,看着凌铭好好地睡下,凌清安这才算放了心,他觉得现在大概唯有睡眠能治愈凌铭了,他衷心地希望,凌铭这一觉醒来,他从前的那个四哥能回来。

    堂堂五皇子若是独自摇着轮椅上街未免有些落魄,所以凌清安托了四皇子府一个小厮回府叫人,而他自己,便坐在凌铭的床头,一直守到接他的人到达为止。

    凌清安很少这么看着凌铭,凌铭作为哥哥,更多的时候,是凌铭这样看着熟睡的凌清安,从他们还小的时候,一直到很后来的后来。

    凌铭是极重视手足兄弟的,而凌清安又是他唯一的弟弟。五十多年前,凌清安最难过的那段日子是凌铭一天一天陪着走过来的,尽管那时候凌钰也常常在旁,凌钺也打着说风凉话的旗号来过不少次,但只有凌铭,只有凌铭是一个时辰也不离左右的。

    这也是凌清安最感念他这个四哥的原因,那时候的日子,他当真一天都不想再想起,但那个时候,梦魇之中唯一能够给他力量的,便只有从凌铭掌心传来的温度。

    凌铭的呼吸渐渐绵长,凌清安知晓他这是真的睡了,这才小心地替他掖了掖被角,而后转身出了房间,算算时间,来接他的人也差不多到了。

    凌清安回府时又一次撞见了出门的云衣,云衣见着凌清安也吓了一跳,凌清安那一脸疲惫的样子,让她有理由相信这位是一宿没睡。

    凌清安冲着云衣勉强笑了笑,身心的巨大疲惫险些让他笑不出来,云衣也回以一笑,两人就这么一言不发地擦肩而过。

    云衣是去找皇甫老祖的,她昨天接到了老祖的消息,老祖已于昨日出关。

    迎接以为新晋的地境强者是需要一点仪式感的,所以云衣难得地起了个大早,并且亲自跑到集市上买了一大束花瓣上尚凝着露水的鲜花。

    当笑得比花还灿烂的云衣捧着一大束鲜花出现时,着实把带着起床气来开门的老祖吓了一跳,“你什么妖怪!”

    “怎么能是妖怪呢,”云衣也不管一脸见鬼的皇甫老祖,小心地护着花,从皇甫老祖的侧面挤进了门,“大清早来祝贺你,你还这么不领情。”

    “这你让我怎么领情?”皇甫老祖小心地探头出去看了看左右,而后才将门紧紧关好。

    “放心,没人跟过来,”云衣满院子寻觅一个能够装花的容器,终于勉强相中了一个瓷质的笔筒,“他们现在应该没心情管我了,凌清安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心情不太好。”

    皇甫老祖面无表情地看着云衣忙活这那一束鲜花,终于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你还有心情摆弄这个呢?”

    “是难得有心情,”云衣终于把那束鲜花摆出了一个满意的模样,前后欣赏了片刻,才仔细打量起皇甫老祖,“没看出什么变化嘛,你真的已经地境了吗?”

    “货真价实,”皇甫老祖挥了挥拳头,“看见这拳风了吗?可比灵境那帮弱鸡强上太多了。”

    云衣是看不懂什么所谓拳风,随意耸了耸肩,开始从储物袋中往外掏上一次扫荡的东西,“来看看,我可是诚意满满了。”

    那一卷卷武技倒是让皇甫老祖眼前一亮,但夸赞的话还未及出口,云衣接着拿出来的各种乱七八糟的武器又瞬间让他黑了脸。

    “这是判官笔?”

    “啊?”云衣随意瞟了一眼,“哦差不多。”她现在已经忘了当初她为什么要买它了,但既然已经买了,总是会有些用处的。

    “那这是什么?”皇甫老祖指着一把形制奇怪的武器。

    云衣看了片刻,偏头琢磨琢磨,“不知道,流星锤吧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