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零五章 朝中旧事

第三百零五章 朝中旧事

 热门推荐:
    可还不等凌清安算明白,凌铭已然开始讲述这个故事,“大佑三十年,算算父皇应该也登基有四十五年之久了,当时的父皇也不过五十多岁,正是春秋鼎盛之年。”

    “那时候先皇的许多儿子也都还活着,哦,论起来我应该叫皇叔的,其中有一位,好像是三皇叔吧,诶,五弟,三皇叔是不是就是那一年过世的?”

    凌清安不明白凌铭这时候提及自己是什么意思,而且他竟还大胆到说出三皇叔,三皇叔可是父皇亲自立下的禁忌,但这种情况下,既然凌铭问了,凌清安也只能顺着他说,“你记错了,那时候距离三皇叔的死已经过去好几十年了。”

    “哦对,”凌铭故意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话间却一直盯着面具人的脸,“三皇叔当年是要造反来着,记岔了,记岔了,三皇叔的那场叛乱,当年还是顾将军平的嘛。”

    顾将军,这是朝中另一个禁忌,这若是有旁人在场,凌铭恐怕要死好几回了,但此刻,他当真是百无禁忌了。

    “说起顾将军,那是真的可惜啊,那么忠直的一个大将军,怎么就走上三皇叔的老路了呢?”

    “四哥!”凌清安实在听不下去了,出声喝止了凌铭,“顾将军的事是朝廷禁忌,父皇明令不许再谈的。”

    “诶,反正今夜也没有旁人,我也就不妨口无遮拦一些了,不过话说回来,现在坊间可流传一种说法,当年的那件事啊,全是因为顾小将军一时不慎,中了奸人的美人计,这才逼得顾将军为了保全小将军,不得已而为之啊。”

    听到这里,面具人的左肩动了一下,这本不是什么会被察觉到的小动作,何况他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纠正了这个小过失,可凌铭是谁啊,就算现在困成了傻子,凌铭依旧清楚他的猎物在哪。

    终于见到了让自己满意的反应,凌铭轻轻勾了勾嘴角,剩下的事情,便等他清醒些的时候再慢慢推理吧。

    “这不就是那出《溅龙庭》吗?”凌清安皱皱眉,“四哥方才可还说这是江首辅喝醉了告诉你的秘密,这可就是骗人了。”

    “怎么是骗人呢?”凌铭不服了,“江首辅喝多了给我说了一段书不行吗?再说了,《溅龙庭》可是父皇亲下禁令的,怎么,五弟听过?”

    “父皇亲下的禁令?”这回轮到凌清安懵了,“那为什么茶馆里还能听到这一出?”

    “那当然是因为”

    凌铭拖长了音,显然也是不清楚的,好在他的音方拖了一半,便被面具人的轻咳打断,“这件事便由在下代为解释吧,刚好也可以当做在下的下一个故事。”

    凌铭欣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面具人复又清了清嗓子,“四殿下说得不错,《溅龙庭》的话本,自当年旬羊生写出来之后,在坊间广为流传,可不过一月后,朝廷便下了禁令,如今这一出,这世上只有一人能讲、也只有一人敢讲了。”

    “为什么?”

    “这个二位殿下不妨回去问一问二殿下。”

    “你什么意思!”凌钰仿佛是凌铭颈下那片碰不得的逆鳞,方才压下去的怒气,此番又瞬间燃起,“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就是来挑拨我们兄弟义气的吧!”

    “这可属实冤枉,”面具人平淡的语气中加上了几许无奈,“我不知道二殿下知不知道那人的真实身份,不过他可当真是因为投靠了二殿下才保住了一条命。”

    “你有本事把话说明白了!我二哥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凭什么保他一条命?”

    “因为他救过二殿下一命。”

    说及此,面具人竟也长长叹了一口气,“还是接着方才四殿下的那个故事讲吧,虽说中间的过程如今已然少有人知了,但这最终的结果是,顾家被满门抄斩,而那人,就是当时顾家最小的一个儿子,顾安。”

    听到这个名字,两人皆是不约而同地皱眉,他们幼时也认识不少顾家的人,却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二位殿下想必是不曾听过这个名字吧?这也难怪,因为这个顾安的来历也着实不太见得人,顾府上下,除却顾将军,也皆视其为禁忌,但顾将军是真的拿他当儿子养的,甚至于入了顾家的家谱。”

    “这个顾安,是顾将军的私生子?”就算是问出这话的凌铭都有些不太相信这个可能性,不论最终顾家因何被满门抄斩,但至少顾将军在朝中的口碑一向是不错的,不像是那种会不负责任到惹出私生子的人。

    “当然不是,”面具人随即否认了这个观点,却不详说这个顾安的身世,只是接着往下讲,“将军府出事的时候,顾安也在永安城中,可是为了免于一死,他竟至顾将军这么多年养育之恩于不顾,趁夜色逃离了顾府。”

    “家谱上有名字的人一夜之间不知所踪,我相信二位殿下明白这是什么样的罪名,其实当时朝中对于那些所谓的罪名尚有转还的余地,刑部也还在调查所有的证据,但这一出之后,所有人都在怀疑是顾将军私自将幼子送出府去,这无疑坐实了谋逆的罪名”

    面具人话还没说完,凌铭便皱着眉头打断了他,“这个道理不对,父皇不会是那么糊涂的人,如果仅仅因为一个顾安出逃就定顾将军的罪,那话反过来说,难不成当年顾将军只是因为放走了顾安就被斩首了吗?”

    面具人沉默了,或许是凌铭的问题确乎有理,又或者是他的讲述中确实带着些许对于顾安的偏见,反正不管是因为何种原因,良久之后,他再开口时,先道了个歉,“抱歉,这个故事,我没有讲好。”

    凌铭的意图其实不是他这句道歉,他这突兀的一句话,倒也让凌铭一惊,但凌铭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面具人却是又开始了讲述,“不管当初的事情谁对谁错,反正这个顾安自顾府逃出后,便换了个名姓,而后投到了二皇子门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