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二百零五章 柳家旧宅

第二百零五章 柳家旧宅

 热门推荐:
    自萧肃应了之后,这件事情便痛快多了,皇帝爽快地答应,并且在龙老和萧肃的游说下,同意了不亲眼见证的建议。

    这让云衣和萧肃共同松了口气,云衣保住了自由,而萧肃保住了地位。

    虽然萧肃现在还不知道云衣是那届丹会得到的那个令牌,他也自然而然地觉得云衣的岁数也是她的伪装,但他自觉以他目前的实力在丹会的比拼当中还拿不到那个位置,就算丹阁对他礼遇有加,更看重的,还是他背后的赤龙国。

    所以萧肃为了成仙的秘密不得不跟云衣合作,打心眼里却也还希望云衣离皇帝越远越好。

    时间很快就被定下了,云衣提前从蒋容那里接走了穆震天。

    蒋容交付得很不放心,云衣都走出门了她又把云衣叫了回来。

    “哎呀,放心吧,我不会拐跑他的。”

    蒋容皱皱眉,十分纠结的样子,可这件事是穆震天决定的,她也不能插嘴。

    “你记得对前辈客气一点。”

    “放心放心。”

    “少惹祸,前辈的魂体还很虚弱。”

    虚弱,云衣想起那个神采奕奕的少年,只觉蒋容实在是多虑了,穆震天现在的状态恐怕比她见到的那个巫月族族长魂体的状态还要好。

    但看着蒋容一脸担忧,云衣还是点了点头,她现在有些搞不清蒋容是真的担心穆震天本身,还是担心穆震天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会失去一位良师益友。

    没有再跟蒋容过多地废话,趁着蒋容纠结犹豫的空当,云衣赶忙溜走,明日不会太容易,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

    时间定在了正午,遗迹阴气重,这是龙老要求的。

    云衣和萧肃当日皆是一身黑袍,把整个人都遮得严严实实的,云衣甚至还改变了身高和体型。

    路是穆震天指的,他们似乎都默认了云衣知道遗迹地点,龙老和萧肃都不曾提过要给云衣带路。

    柳家遗迹是一处旧宅子,据说这是柳家祖宅,从前只有族长才能进。

    如今这宅子被围成了一片禁地,在宫城以西的城外,紧邻着宫城,云衣几人便相约在柳宅外汇合。

    皇帝早早派来了禁卫军驻守,萧肃也带来了几个黑衣人,看上去是护卫。

    云衣形单影只地站在柳宅门口,看了一眼那边的人多势众,悄声对穆震天感慨,“这要是打起来,我恐怕连逃跑都困难。”

    “是啊,”穆震天竟然还很赞同,“所以该怂就怂,尽量别打起来。”

    “该怂就怂?”云衣语气间带着几分调侃,“这可不像是你说的话。”

    “怎么不像,”穆震天很不服气的样子,“传说是传说,我是我,怂和傲有时候也不冲突。”

    二人正聊着,龙老招呼着萧肃过来了,云衣连忙停止了话题,“龙老。”

    龙老点点头算是应了,“都准备好了,就等时辰到了。”

    “好。”云衣看了眼龙老身后和自己一模一样装束的萧肃,“辛苦阮先生了。”

    斗篷下传来了沙哑的声音,看得出因为龙老在场,萧肃刻意伪装了声音,“合作愉快。”

    云衣笑笑,“合作愉快。”

    能看出尽管没有住,但这里还是常有人来清扫维护的,时隔几百年,这大门依旧干净气派,院子里种植着些奇花异草,倒也还茂盛。

    正对大门的就是一处祠堂,看上去不大,云衣有些疑惑地皱皱眉,穆震天的声音适时地在她心里响起,“这里只是获取钥匙的地方,真正的藏宝地点,要等你通过考验才能知晓。”

    云衣了然地点点头,复又看了看左右,在心里与穆震天交流,“你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说话,也不怕龙老和阮扬发现?”

    “若是蒋容,我可不敢这样大大咧咧,但你就不一样了,他俩又攻破不了你的精神力防线,倒是他们两个要小心一点你,没准就不知不觉被读了心。”

    “别胡说啊,我可是有职业道德的。”炼丹界素有这种说法,当精神力境界相差过甚时,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实现读心术的,所以为了防止引起普遍范围内的恐慌,这种法术在仙界被列为禁术,若是有人被发现使用,会遭到整个炼丹界的谴责和放逐。

    祠堂里面是云衣完全没想到的景象,这里布满了石台,倒有几分蝶梦空间的意味,石台上是盛放在玉盒里的药材,一半灵药,一半毒草,一眼望去已经不全了,这里的东西每消耗一株就少一株。

    禁卫军被龙老留在了祠堂外面,萧肃也让那些黑衣人退下了,炼丹与炼毒都是决不能被打扰的,龙老简单做了一些布置之后,也关门离开了。

    “看上去我们要用的材料都在这里了,”见没有外人了,萧肃摘下了兜帽,这里他比云衣要熟悉,尽管他本人不肯承认,但据穆震天说,他确实是来过一回了,“我们怎么挑药材?”

    云衣也顺势摘了兜帽,简单地逛了一圈,“怪不得这里要被皇家列为禁地了。”

    就算灵药已经不全了,但剩下的那些样样不是凡品,只要拿出一株到外面卖,所得都够普通人荣华富贵一辈子了。

    萧肃由着云衣感慨够了,又问了一遍,“我们各自分工挑药材?”

    “只能这样了,既然要求是无毒无益,那最容易想到的思路应该就是所谓生气与死气相抵了。”

    萧肃点点头,举目四望了一下,“所以这里延寿的灵药是消耗得最多的。”

    “是啊,”云衣随口接了一句,突然计上心来,“不然还是先生连我那份一起挑了吧,先生精通丹毒两道,总比我内行一些。”

    这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而且理由也正当合理,萧肃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云衣跟在萧肃身后看他选药材,边看边暗自留意,试图以此窥探萧肃的毒道。

    萧肃炼毒出身,自然先挑顺手的毒草,云衣跟在身后,一味一味地在心里念叨对应的解药。

    “天蝎草,与毒蝎伴生,传言见血封喉,应该以炎性灵药相克。”

    “暮骨花,消磨阳寿,掺于毒中不易被发现,但却好解,一般延寿灵药即可。”

    一路下来,云衣有不认识的就问,萧肃倒也不避讳,云衣问什么,他也就答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