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二百零四章 丹师?毒师?

第二百零四章 丹师?毒师?

 热门推荐:
    这件事龙老一力揽过去了,云衣便没有再多过问,她只等着万事俱备,带上穆震天就成。

    可云衣没有料到,几日后,龙老找到了云衣,皱着眉告诉她阮扬不同意。

    “为什么?”云衣甚是震惊,因为阮扬没有拒绝的理由,没有人能拒绝飞升的诱惑,说白了,人活一世,多少人敢说自己不想长生?

    龙老摇摇头,脸色也甚是难看,他大包大揽下此事,也是算定了阮扬不会拒绝,结果弄成这样,他也颇有些下不来台。

    “我亲自去找的阮扬,结果这小子当着我面一口回绝,连个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云衣不觉皱起了眉,“您去哪里找的阮扬?”

    “我进宫让陛下召见的。”

    “阮扬回绝您时,陛下是什么反应?”赤龙国皇帝那么渴望长生,他不会错过这么一个机会。

    “陛下的脸色也甚是难看。”

    “但他没有下旨强迫阮扬?”

    “没有。”

    云衣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这不合理。”

    她从不认为赤龙国皇帝是个体恤臣下的君王,他是最典型的帝王,善于运用皇权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意味着他绝不会考虑阮扬的想法,但他竟然没有下旨,那么唯一的解释只有,他知道阮扬做不到。

    阮扬做不到?云衣是不信的,这倒不是云衣对这个素未谋面的阮先生有多大的信心,只是就算他真的做不到,他应该有一试的实力和胆量。

    至少赤龙国皇帝是相信他有一试的实力的,不然皇帝的脸色不会那么难看。

    除非,那个已经被云衣否认的念头突然死灰复燃,除非这个阮扬不是真的阮扬,只是那位神秘的阮先生的一个替身。

    那么真正的阮扬是谁呢,云衣脑中又闪现出那个身影,看来,这次她不得不再去见一回萧肃了。

    龙老看着云衣拧着眉头琢磨了许久,忍住没开口询问,却见云衣突然抬头,“龙老,我想见萧肃。”

    “萧肃?”听着这个名字,龙老本能地皱眉,“你见他干嘛?你还指望他能说服阮扬?”

    “这也不好说嘛,反正我想见见他。”

    龙老看了云衣许久,最终犹豫地点了点头,“行吧,我去安排。”

    “多谢龙老。”

    也不知是得益于龙老的权威,还是萧肃当真有见云衣一面的意思,反正第二天正午,云衣就又被萧肃叫去了。

    这次会面的地点不再是那个偏僻的小木屋,而是在藏书阁随便找了个房间。

    以龙老的身份地位,自然是不屑于偷听他们这些小辈的,所以二人谁也没采取什么措施保密。

    萧肃脸上依旧挂着和煦的笑,手里摇晃着茶杯,以茶代酒般虚举了举,“听说司兄找我?”

    云衣点点头,“有些事想请教先生。”

    他们二人的辈分实在奇怪,不过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也便心照不宣地由着对方去了。

    “哦?”萧肃放下茶杯,往前探了探身子,“这可稀奇。”

    “这有何稀奇?”

    萧肃笑笑,也不答,随口转了话题,“司兄不会是因为上一次的事情怀恨在心,这番抬出龙老来报复来了吧?”

    “先生言重,弟子可不敢。”

    萧肃探究地看着云衣自在的笑,想了片刻,“那司兄问吧。”

    “先生可知沧阳城中有个柳家遗存?”

    尽管萧肃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但云衣打心眼里就不信萧肃不知道,“先生不知?”

    “确实不知。”

    “那弟子斗胆告与先生,这遗存中,传言有成仙的秘密。”

    萧肃的神情更惊讶了,这惊讶中还有几分激动,“哎呀,司兄够意思,竟连这种事情都跟我说。”

    “只是这遗存的考验也是困难,”云衣没有理会萧肃,自顾自地接着往下说,“要一位炼丹师和一位毒师共同完成。”

    “司兄是希望我负责炼丹?”

    云衣缓缓摇摇头,萧肃突然不说话了,他隐约意识到什么,脸上的笑也缓缓收敛。

    “我猜先生已经知道我的问题了。”

    萧肃自嘲地摇摇头,“司兄果然是为了报复上次的事。”

    “先生这般说,弟子便要喊冤了,”云衣勾了勾唇角,“毕竟,弟子是诚心来跟先生合作的。”

    “你想诈我?”

    “这对我可没有半分好处。”

    “没有好处?”萧肃挑了挑眉,“阮扬的毒方难道不是你的好处吗?”

    萧肃的敏锐也是出乎云衣的意料,但此刻,她已有了更好的理由掩饰,“先生还是不肯放弃上次的怀疑吗?”

    “你究竟是谁?”

    两人对视了良久,云衣突然笑出了声,“先生未免过于谨慎了,先生大可放心,我来沧阳城只是为了遗存,其他的,弟子分毫不取。”

    “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但我想,这个,”云衣缓缓从储物袋中掏出丹廷的考核资格令牌,“足以证明我的身份。”

    这几个月与萧肃的接触让云衣明白了一点,她多虑了,萧肃号为丹臣,满心满眼是权与位,他不会容许有人出现抢了他的位置,所以云衣大可放心地向他表露身份,萧肃大概是这沧阳城中最希望云衣离开的人了。

    萧肃拿过令牌翻来覆去看了片刻,“司兄果然不是常人。”

    “先生过誉,那现在,我们谈谈这次合作了吗,阮先生?”

    萧肃神情不变地将令牌递了回来,“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云衣知道萧肃同意了,她赌对了。

    “最近,更确切地说,是昨天。”

    “怪不得你非要见我,”萧肃现在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面无表情,冷漠且僵硬,“你跟谁说过这件事情?”

    “没人,这是我的一个猜测,所以也只有我知道。”

    “一个猜测就敢这般试探,不俗。”

    云衣微微一笑,“谢先生夸,那先生”

    “我同意了,毕竟这件事对我们都是有利的,但提前说好,此事一了,立刻离开沧阳城。”

    “先生放心。”立不立刻不好说,反正云衣是一定会离开沧阳城的。

    “还有,遗存之中各凭本事,公平竞争。”

    “弟子明白。”

    萧肃深深看了云衣一眼,“这件事”

    “我不会跟任何人说起。”

    萧肃点点头,那笑一点点又回到了脸上,“多谢司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