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二百零三章 合作

第二百零三章 合作

 热门推荐:
    “对了,胡安平如何了?”既然提起了沈丹宁,云衣也就又随口提了一句胡安平。

    “稳住了,”暗九说着,语气里也不免赞叹,“他现在整天窝在屋子里研究那本书,都快两个月了还没看完。”

    “也快看完了,”云衣说着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本,“这本也给你了,你找个合适的时机再给他。”

    暗九收好应是,云衣点了点头,“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这样吧,这几个月尽量多关注一下丹苑的消息,我可能要铤而走险一次了。”

    “什么意思?”暗九本打算告退了,听着云衣这话,又一脸担忧地停了步子,“为什么要铤而走险?”

    “这你就别管了,不过运气好的话,这一次之后,我们就不必在这沧阳城里浪费时间了。”

    这话显然说到暗九心坎上了,就连神情都放松了不少,他也没再多说,只应了一声“是”,便翻身出了窗子。

    云衣看着暗九消失的地方,暗暗握了握拳,她决定要赌一次。

    同盟的意义在于寻找利益共同点,云衣试图说服自己,也说服阮扬,他们某些程度上有着共同利益,至于这利益是什么,云衣眯了眯眼,或许就是柳家遗迹中那飞升的秘密。

    回到丹苑,云衣第一件事情是去找蒋容,毕竟这消息是穆震天告诉她的,这关键时候把穆震天甩开未免有失厚道。

    穆震天听着云衣的建议,一时陷入沉思。

    “我猜,你还没跟蒋容说吧?”

    穆震天下意识地点点头,而后反应过来瞪了云衣一眼,“这不意味着你能背信弃义。”

    “诶,这可不算背信弃义,”尽管这么解释,云衣心间还是不免愧疚的,毕竟穆震天想要以蒋容之手打开遗迹,想必也是有自己的打算,“我这不是和你商量呢吗?”

    “这可不是商量的语气,”穆震天翻了一个大白眼,“你找那个劳什子阮扬到底什么事?”

    穆震天如此直白地问了,毕竟是有求于人,云衣也只好老实坦白,“我想要他的毒方。”

    “毒方?”穆震天皱皱眉,“那玩意儿不是可哪都是,他的毒方怎么了?长得好看啊?”

    “不是,他有融毒之法,他炼出的毒丹,不知道毒方的情况下无法解毒。”

    云衣解释得颇为耐心,这态度就连穆震天也说不出什么来,但他的脸色终归不太好,“那蒋容怎么办?”

    穆震天没再进一步问是谁需要解毒已算是给云衣面子,但这个问题云衣确实回答不上来。

    “她需要什么,我会想办法给她补偿。”

    “你补偿不了,”穆震天皱着眉头挥挥手,“算了算了,我就知道必有这么一出。”

    云衣张张嘴,一时语塞。穆震天一定是知道那遗迹里有些什么东西的,这东西或许对蒋容有利,或许不止是蒋容,这东西应该是对所有炼丹学徒乃至炼丹师都有利的,穆震天希望蒋容能进入遗迹拿到这个东西,这大概也是他来找云衣合作的第二个原因。

    云衣有些无措地摸了摸袖子,这种亏欠于人的感觉并不舒服,若是她前世的储物袋跟着她转世而来,她或许还能补偿给蒋容什么东西,可她的储物袋一向在白露身上,如今她的身家,恐怕还比不上蒋容。

    重重地叹了口气,她刚要开口却听穆震天张嘴,“不然你把我带进去吧。”

    “啊?”云衣张着嘴就那样楞在了原地,“什么意思?”

    “你把我带进去,蒋容需要什么我帮她取。”

    “这么神秘?”云衣低声嘟囔一句,但没再说什么,“可以,这样我也少愧疚些。”

    穆震天挑挑眉,“这么相信我?不怕我借机夺舍?”

    云衣不在意地笑笑,“你可夺舍不了我。”

    穆震天闻言哈哈一笑,没再说什么,走时只扔下了一句“打点好了记得叫我”。

    打点,穆震天倒没说错,这事若是要成,云衣不止要找到阮扬,还得过得了皇室那关。

    所以,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云衣用了龙老给她的令牌。

    龙老近来不知为何,突然不在藏书阁门口坐班了,连人都鲜少露面,也还好云衣早前收下了这枚令牌。

    龙老看见云衣推门进来,原本一筹莫展的脸上瞬时间绽放了笑容,“哎呀,小友真是好久不见。”

    “龙老客气了,我这次来是有事要麻烦龙老。”云衣也不跟他客气,直话直说。

    云衣肯再次来这里,某种程度上也是默认了龙老的猜测,龙老也没再纠结于上次的话题,连问都没问,当即爽快答应,“没问题,只要在老夫能力范围之内,小友尽管提。”

    云衣笑了笑,“龙老可知道柳家遗存?”

    龙老的脸色霎时间就变了,笑容凝固在脸上,“小友,竟连这个都知道?”

    “也不算知道,”云衣笑得越发客气,“只是听人这么一说,想来同龙老打个商量。”

    “什么商量?”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能完成丹师那部分,龙老可不可以找来传说中的阮先生,顺道,跟皇室知会一声。”

    “小友这是肯承认了?”

    云衣挠挠头,“龙老慧眼,我承认与否,已经没有区别了。”

    龙老扯了扯嘴角,看上去有些犹豫,“和皇室知会一声不难,你说这办法也确实可行,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这阮扬”龙老看了看云衣,没说出口,“我去跟皇帝商量吧。”

    复又打量了云衣一番,“你来这沧阳城不会就是奔着这遗迹来的吧?”

    云衣轻描淡写地一笑,不说是也不说不是,但龙老看她这样子,也就权当她默认了,“你若当真对飞升感兴趣,我还是那句话,来丹廷看看。”

    “我一定会去的。”这话不假,就算不为飞升,这是云衣答应药归的事情。

    听着云衣这话,龙老终于是又露出了笑脸,“那我就放心了,回去吧,有消息了我再去找你。”

    云衣点点头,放心地告辞,龙老总不至于蒙她,况且他们本来也就有着共同的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