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混乱

第一百八十二章 混乱

 热门推荐:
    “一言为定!”姜明边与云衣击掌为盟,边觉得云衣输定了,这种没有赢面的赌约,除了疯了,姜明想不出其他解释。

    但既然云衣疯了这事对他有利,他倒不介意云衣疯这一时。

    两人一起走回了宿舍,一路上为了测试云衣是否心智正常,姜明也算用尽了法子。

    “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丹苑。”

    “丹苑在那里?”

    “沧阳城。”

    “我们的教习姓什么?”

    “胡。”

    “明天几点有他的课?”

    “辰时三刻。”

    “现在是什么时辰?”

    “申时。”

    “再过一个时辰是什么时辰?”

    云衣最开始还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权当打发时间,但越到后来,姜明的问题越弱智,问得云衣都懒得搭理,只当做没听见,加快了步伐。

    云衣加快了步子,姜明也紧着跟上,边跟嘴上还不停,“诶,别着急别着急,我还有问题没问完呢,下一个问题”

    所幸那地方离宿舍不远,云衣步速又快,她很快就回到了宿舍,并迅速回到房间,转身毫不留情地将姜明关在了门外。

    “喂,喂,别关门啊,不够兄弟了啊,”姜明在门外上蹿下跳地叫唤,这几天他大概也把丹苑的人烦遍了,难得云衣肯跟他聊聊,他决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开门开门,开了门我还能给你一次修改赌约的机会。”

    “不开!不改!”云衣的声音从门内传来,透着几分坚定。

    “别呀,有话好说嘛,我还有别的事情要跟你说呢!开门开门!”

    云衣现在越发肯定姜明来找她根本就是没有事,他就是想抓个人聊天,找了找去,抓到了云衣这个闲人。

    “不开!不在!你找别人吧,我困了,我睡了!”

    “别呀!”

    “姜明!消停点儿!有完没完!”林莹的声音突兀地从隔壁传来,她和云衣的房间挨着,这声河东狮吼,将云衣和姜明同时吓了一跳。

    姜明这回总算是消停了,他冲着林莹的房间做了个鬼脸,而后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姜明的房间旁边,屋里的胡安平揉了揉眉心,默默松了口气。

    那一夜云衣都没有睡好,她总梦见萧肃和胡阳平吵起来了,然后不知怎的牵扯到了她,胡阳平认定她是萧派的间谍,萧肃又觉得她出身临隆城是严派的人,在这两边不是人的尴尬局势下,皇帝下令彻查她的身份,于是她来自弈风国的秘密被查出,暗九想要救她却被牵连

    梦做到这里,云衣突然惊醒,这才发觉,自己已然一身冷汗。

    姜明心怀坦荡,他能说出不依附不抱团的这种话,云衣却是不能。

    这种两者彼此牵制的局面,目前来说于她是最有利的,她不希望打破这种局面,更不希望激化两者间的矛盾。

    昨天应该拦住萧肃的,云衣现在满心后悔,却又无济于事,只能暗自祈祷,萧肃不是那种言出必行的人。

    但很明显,一个言出不行的人,是很难达到萧肃这般成就的,辰时云衣来到丹堂的时候,萧肃已经早早坐到那里了。

    萧肃坐在第一排,后面全是窃窃私语的人,云衣和姜明一起走进的丹堂,第一眼便看见了萧肃。

    “这就是你说的好戏?”姜明的言语间有几分抑制不住的兴奋,“果然是一出好戏。”

    云衣暗道一声不妙,不着痕迹地退了半步,企图靠姜明的遮挡悄悄溜进去。

    但现实总是残酷,萧肃一眼看见了云衣,并且毫不犹豫地招呼出声,“司小兄弟,这边,这边!”

    “司小兄弟?”姜明震惊地扭头看着云衣,仿佛第一次认识她一般,据他所知,整个丹苑只有云衣一人姓司,“你竟然和萧肃称兄道弟?”

    大概是由于震惊,姜明动静不小,这下方才那些没怎么听清楚的人,现在全都知道了,丹堂一下子沸腾了。

    “那人是谁?”

    “好像是叫司茶,可我记得他是严派的啊?”

    “严派的能和萧先生这么熟识?看上去先生还挺看重他的。”

    “何止是看重啊,还你你会自降身价和一个炼丹学徒称兄道弟吗?”

    “那先生这是图什么?”

    “你问我我问谁去”

    “别说了别说了,先生看过来了。”

    云衣狠狠地瞪了姜明一眼,在满座的注视下,恭敬地向萧肃行了师生礼,企图以此撇清关系,“问萧先生安。”

    “司小兄弟不必客气,早安早安。”

    萧肃看上去倒是心情甚好,脸上还挂着和煦的笑,云衣觉得自己已经能想象等下胡阳平的脸色了。

    果然,辰时三刻,胡阳平踩着上课的钟声进入丹堂时,同样是一眼看到了坐在最前面的满脸带笑的萧肃。

    胡阳平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瞬间黑了,“出去。”

    “诶,胡教习这么不欢迎我啊?我可是带着满满的诚意来跟胡教习学习的。”

    “我没什么能教你的,出去。”

    “可陛下前不久还叮嘱我,要与胡教习搞好关系,共同促进丹苑的和谐兴旺。”

    “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原来陛下的话胡教习也不听了吗?”

    胡阳平的脸色越来越黑了,萧肃确实深得皇帝喜爱,谁也说不清是为什么,明明不是赤龙国人,但皇帝简直把他当国戚看,对他也是言听计从。

    萧肃正是认清了这一点,在对胡阳平时,常常以皇帝的名义施压。

    “陛下那里我会去解释,现在,这里不欢迎你。”

    “胡教习别这么凶嘛,”萧肃笑得越发灿烂,“一节课而已,我来都来了,你非要赶我走,那我在这帮孩子面前多没面子呀?”

    萧肃这话一出,那些炼丹学徒就像得了号令一样,纷纷起哄,严派的人见萧派这么嚣张,同样义愤,一个个跳出来理论,好好一个丹堂,瞬间乱得仿佛菜市场。

    萧肃也不管,依旧唇角带笑地看着胡阳平,仿佛这一窝粥的局面与他半点关系都没有。

    “安静!安静!”胡阳平拿书拍着桌子,试图让丹堂安静下来,他本不是会这样大吼大叫的人,但碰上了萧肃,他似乎总会有些失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