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结束

第一百五十三章 结束

 热门推荐:
    电光火石的一瞬,白玦恢复本体拼了命地往这个方向窜,企图能为云衣挡下这一击,天火感受到威胁自动护主,可就像巫月先祖说的,云衣的力量太弱了,尚不能发挥出天火之万一。

    近在眼前的是银白色的光和巫月先祖狰狞的笑,但云衣却莫名想起那年阳光正好,雕梁画栋的回廊中,她指尖跃动的第一簇火焰。

    生死啊,云衣缓缓闭上了眼睛,只可惜这次,少了一次青史留名的机会。

    可下一秒,什么都没发生,在余人的视角,云衣诡异地消失了,仿佛溶解在空气中一般,巫月先祖那一击,打空了。

    白玦迅速地追来,冲着他的天灵盖就是一爪,一击未中的巫月先祖还未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生生受了这一击。

    魂体被打散了,权杖落在了地上,白玦化形拾起了权杖,良久之后,巫月先祖的魂体才缓慢地重新凝聚。

    “这不可能!”直到现在他还满脸震惊,白玦泄愤的一爪并没有对他一个魂体造成多大损伤,但他不明白,云衣去了哪里。

    “是啊,”另一道声音突兀地响起,带着几分沉思,“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天道!从那个声音响起的一瞬,这两字便浮现在巫月先祖的脑海,他惊慌地想要逃窜,却发现不知何时四周已筑起一道看不见的牢笼。

    云衣的身影重新浮现了,就在她刚刚所在的地方,方才那一瞬,天道错位了空间,替她挡过了那一击。

    “你怎么发现这里的!你明明进不来!是谁!是谁在装神弄鬼!”逃窜无果的巫月先祖有些精神崩溃了,他死死盯着那声音响起的地方,仿佛要把那空间盯出一个洞。

    “不错,巫月族专门为我设立的禁地,”声音在移动,似乎是天道在这个洞里巡视了一圈,“方才看白玦惊吓成那样,我还以为是月戈在这里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月戈甘心以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活着,我恐怕要用我漫长的余生来鄙视他了。”

    当天道说到白玦受惊吓时,正在检查云衣有没有受伤的白玦脸莫名有些红,好在云衣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天道吸引,没有发现。

    云衣本以为天道对巫月族应该是忌惮是压制,就像巫月族对天道刻骨铭心的恨意一样,但不知为何,从这几句话里,她莫名听出了几分惺惺相惜之感。

    “至于我为什么能进来,”天道长长叹了口气,“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你方才送给小丫头的那句话现在还给你,若是这里是月戈的残魂,我恐怕还真的进不来。”

    巫月先祖已经说不出话了,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他完美的计划,他完美的计划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知道吗,当初你舍了巫月族半壁江山来求缓战之机的时候,我就瞧不上你,残暴、自私、贪婪、自大,巫月族是毁在这里的。”

    “你们总觉得自己当与皓月同辉,总相信那些荒诞不经的传说能成神,”天道说到这里顿了顿,突然转向了云衣,“小丫头,懂了吗,长生之路,是一步要落一个脚印的。”

    云衣没想到这里还有自己的事,赶忙应是。白玦低头看着云衣,揉了揉她的脑袋。

    “白玦,下得去手吗?”天道看向白玦,又看了看云衣,“你若不行,就让天火来。”

    白玦站起了身,掌中蓄了一团森白的火焰,“没什么下不去手的,就当,是为月戈清理门户了。”

    虽是这么说,云衣还是在这话中听出了浓浓的悲伤,这一击下去,是巫月族真正的覆灭。

    巫月先祖瘫坐在那里,眼中一片死寂,他或许在回忆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可惜,他永远都不会懂得了。

    魂体在火中一点点湮灭,白玦没有忘记顺道赏给徐麟一团。

    喧闹的洞穴终于重归寂静,只剩下一群等待宣判的人们。

    “干得不错。”这突然的赞赏云衣还没反应过来是给谁的,就见小闪电三下两下蹦了出来。

    天道似乎被逗笑了,“你干得也不错。”

    得到了赞扬的小闪电一蹦三尺高,而后心满意足地候在了角落,它觉得这次自己能升职了。

    “那巫月族”亲眼见证了这一系列变故的族人在角落蜷缩在一起,全然没有了在外面时的耀武扬威,圣女眼神空洞地蹲在另一个角落,今天她遭受的打击太大了。

    “巫月族啊,”天道又长长叹了口气,言语里还有几分缅怀,“巫月族,已经回不去了。”

    这句话后,天道迟迟没有再开口,它似乎也在犹豫,但天道在此,就连白玦都不能决定巫月族的去留。

    “那些传承我答应给你了,要怎么处置理应是你的事”

    云衣知道这话是对自己说的,这话说出来的意思,便是它要插手传承的处置了,“我其实并不是太”

    “别害怕小丫头,这是你的机缘,好好收着吧,”天道说着,友善地笑了笑,“我只是提个不成熟的小建议,那些你用不上的东西,抹去巫月族的印记,让它们流传出去吧。巫月族数百万年,其中不乏天才,我不想那些天才之作,就此湮灭。”

    “是。”

    “至于这些人”

    “放过他们吧。”白玦突然插话,天道笑了笑,“你要为他们求情了吗?”

    “今日之后,便没有巫月族了,但今天,我还是要履行我最后的使命。”

    “抹去他们的记忆,我会把他们送去大陆北境。”

    不知是出于怜悯,还是对巫月族的惺惺相惜,反正最终,天道选择了这个折中的法子。

    在将他们一一送出之后,白玦带着云衣,去了巫月族最终的传承所在之地。

    那是一个戒指中的自有空间,戒指上,是一个残月的标记。

    白玦将戒指塞给了云衣,“出去慢慢看吧。”

    “这么怕我知道啊,”这是天道的声音,它一直跟在后面,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它不曾踏足的地方,“不过我对这些传承还真没兴趣。”

    “不过小丫头,”天道突然严肃,“我相信你是个懂事的,我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可什么该放出来什么不该,你应该心里有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