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六十一章 谜底?

第六十一章 谜底?

 热门推荐:
    一直走到言策看不到的地方,云衣才停下来,靠在墙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她刚刚真的害怕言策会一掌拍死她。

    她说得太多了,可她不得不说,因为她既已经入局,就必须要让言策相信她有资格入局。

    缓了好一会儿,云衣才慢慢直起身子,若有所思地往房间走。

    她对言策所说的,也却是她的新发现,这些人,不像修士。

    从胡老三对林浩的怒气,到言策其人,她前世见过太多修士,形形色色,千奇百怪,她笃定这帮人不是单纯的修士。

    她努力地回想着胡老三发火的缘由,那是因为林浩对自己起了妒意,并且将这种妒意付诸行动,转化成了故意地为难。

    胡老三不允许这种行为存在,为什么?

    一定不是因为对自己的袒护,更不会是因为这种心性会有碍于林浩的修炼,那便是做给旁人看的,或许胡老三是在杀鸡儆猴,他在告诉所有铁剑门的弟子,禁止同门相斗。

    禁止同门相斗?云衣不由地皱皱眉,他若如此强调团结,那便是要集铁剑门数百弟子之力,去做些什么。

    这件事情,或许是守护,但有没有可能是攻打?

    云衣觉得她发现了新的关键。

    铁剑门广招寒门子弟,练外家功夫,或许就是为了攻打某个遗址、某个宗门,甚至是,某个国家。

    所以他们才会对自己的出现那么警惕,因为他们怕计划被旁人知晓,被任何旁人知晓,那这个被攻击者一定是极强大的。

    云衣想,若是自己更了解些这凡界格局,或许此时,连那个尚蒙在鼓里的攻击对象都猜出来了。

    可是她对这些丝毫不了解,她甚至看不出这帮人的修为。

    又是熟悉的无力感,因为无法修武而寸步难行的无力感。

    但勉强算不幸中的万幸吧,她现在有些思路了,可更为不幸的是,她现在的处境愈加危险了,她刚刚的一番话,透露给言策的信息已全然是我猜出来了,你们暴露了。

    飞船之上,顾无休的房间,言策直直地跪在正中,谁劝都不肯起来。

    “你真的不必太过自责的。”顾无休已记不清这是自己在这短短数分钟之内,第几次重复这句话了。

    “可是她猜出来了,因为我的疏忽。”言策的语气已不是他常有的轻松调侃,一字一句都硬邦邦的,就像他膝盖下的地。

    “或许这整件事从一开始就只是你想复杂了呢?”

    “可它也有可能是真的,我们根本赌不起!”

    顾无休在言策面前单膝蹲下,让自己与言策同高,两手掰着言策的肩膀,强迫他与自己对视,“阿策,你听着,你的一切行动都是经我首肯的,你的过失就是我的过失,你若执意要跪,我便陪你一起跪,你若执意要受罚,我便陪你一起受罚。”

    “这不是玩笑!”言策几乎要吼出来了,这大抵是顾无休认识言策以来,他第一次这般失了体面。

    “我知道,我清楚,”他试图安抚言策,“我们试想一下,如果这是我的疏漏,如果是我”

    未带顾无休说完,言策便开口打断,冷冰冰的四个字,“没有如果。”

    “好,好,那我们不做假设,我们重头来理一遍思路。”

    “不必”

    “我们对吴名的怀疑因何而起?”顾无休似是没听见言策的反对,他太清楚言策的性子了,这个骄傲到近似自负的人,对自己的每一次决策都有着说一不二的自信,但这次,他却是不能由着他了。

    言策不答,顾无休也不管,只自顾自往下说“因为她没有来历,她一派世家大族的气质却被人捡到送来铁剑门,她没有武学天赋却能以气势震退胡叔和玲姐,所以当这么个人突兀地出现,你自然而然地怀疑她是奸细,对吗?”

    “可你有没有想过,她或许真的与那边无关呢?她可能只是个世家小姐,走丢了或被人陷害沦落至此,她可能真的不能修武,她扯了一个失忆的幌子的确可疑,可我们不曾信任她,她又何曾真正相信过我们呢?”

    言策的头略略偏过来一点了,这是在听的迹象,顾无休连忙一鼓作气,“她一开始可能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是我们一直在试探她,一直在逼她入局,对吗?现在你说她猜到了,但这种猜到,其实于我们未必就是绝路啊。”

    “可我们不能赌。”言策的情绪已不似刚才那么激动,可他反反复复说着的,还是那一句。

    “那我再来问你一个问题,最坏的结果,如果在这一番试探之后,吴名确是对方派来的奸细,你打算怎么做?”

    “防。”

    “然后呢?”

    然后呢?言策有些茫然了,是啊,然后呢,他总是防不住的,就像他一直防着吴名,最终却还是让吴名猜到了关键。

    “还记得上次你让我赌吴名的立场,我说我相信她吗?既然她是友非敌,那猜没猜到又有什么关系呢?”

    顾无休看见言策想要张口,却抢先一步打断,“不要说我们赌不起了,我们纵是再赌不起,一个小小的吴名也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我们要做的是看住她,既然不能杀了她,就绝不能让她与外人联系。”

    言策有些愣愣地看着顾无休,似是还没缓过神来。

    顾无休叹了一口气,“阿策,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我也相信你有更好的计划,但这次听我的好吗?这样来回的算计真的太累了,你不该把心力浪费在这里的。”

    沉默许久,言策终是点点头,“好。”

    顾无休的神色缓和一些了,他似是想笑,最终却只是扯扯嘴角,他几乎已忘记要如何笑了,“好了,我让胡叔给你打桶热水,回房间好好泡个澡歇一歇,昨晚我们都喝太多了,所以今天你才会这么紧张。”

    “那吴名”

    “至少今天之内,不要再想吴名了,飞船可以屏蔽一切传音符,她便是有通天的本事,想传递消息也是到天星山脉以后的事情了。”

    言策没再反驳,顺着顾无休的力道起了身,拒绝了顾无休要送自己的回房间的好意,一路上晃晃悠悠的,总有几分神情恍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