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十一章 “盗”字金人

第十一章 “盗”字金人

 热门推荐:
    这一掌的气劲还没到洞口便消散了,仿佛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挡了下来,而山洞门口,竟凭空虚化出一个“盗”字。

    这个字说实不实,说虚不虚,笔画间竟似还有墨迹流转,仿佛一只无形的手,在虚空之中刚刚写就。

    云衣在树上已看得呆了,这一字的笔力劲道,这其中流转出的气运,让她想起了仙界的儒修。

    上古有圣人言“文章养浩然之气”,于是便有读书人致力于修锦绣文章,仙界的大儒,素来以虚空为纸,以气运为墨,能将一国或一个宗门的气运锁在一篇文章之中,然后将其作为一种传承,传之后人。

    可这种情况似乎又有些不同,这里仅“盗”之一字,没头没尾,其实是不足以抵挡岁月消磨的,可各宗门攻打如此之久而不下,这其中必有蹊跷。

    云衣正想着,那个字已又起了变化。

    它缓缓地扭曲、变形,最终变成了一个金色的人,立于遗迹之前,衣袂飘飘,无风自动。

    扶风掌门神色凝重地开口“为表我扶风门的诚意,此番我扶风门先上,众弟子,随我布阵。”

    人群中的扶风门弟子出来,迅速围住了金人,扶风掌门抽剑为令,冲了进去。

    “这是扶风十三阵,”皇甫老祖低声说,“扶风门立宗的本事,十三个人组成的阵法,以快制敌。”

    在剑尖即将碰到金人的那一刻,金人动了,速度极快地闪躲,然后以掌为刀,顺势砍向距离最近的扶风弟子。

    那弟子似乎早有准备,向后腾挪脱身,又迅速有人补上他的空缺,举剑刺向金人。

    众人看着,心中只剩下一个感觉——快,实在是太快了。

    战斗越到后来,便越看不清双方的出招,只剩光影穿梭。

    扶风掌门越战越心惊,他已领会过金人的厉害,所以此次才会以扶风十三阵迎敌,可不想金人竟比他们还快。

    他已看出阵中有弟子将力竭,可对方仿佛永不知疲倦,这源源不竭的能量到底出于何方?

    终于,阵中有个扶风门的弟子闪躲不及,中了一拳,阵形溃散,众人迅速收招,带着受伤的弟子去到一旁疗伤。

    金人倒没在追打,又一动不动地站在了原地。

    扶风掌门看起来也有些疲惫,他迅速吞了一颗回灵丹,对着众人一抱拳,“诸位,我扶风门尽力了。”

    “懂的懂的,”人群中走出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怎么也不能光让扶风门的兄弟受累,我火狮没别的本事,打架还是在行的。”说罢转向金人,“我来会会你!”

    人群中早已有人窃窃私语,“狮宗的火狮老祖?他怎么越来越年轻了?”

    扶风掌门走到自家老祖宗身边,“师祖,能看出他到什么境界了吗?”

    “不好说,”扶风老祖神情凝重,“他似乎在有意掩藏修为先看看再说。”

    不消片刻,火狮老祖便败下阵来,“这玩意儿还真厉害,老夫轻敌了,轻敌了。”

    “轻不轻敌不好说,你这老东西是根本没尽全力吧?”灵蛇宗宗主是个阴柔的男子,从来与狮宗不太对付。

    “什么时候有你这个娘娘腔说话的份了?你行你上啊!”

    灵蛇宗主不再接话,眼神却越发阴毒。

    “好了好了,贫僧来试试吧。”站出来的竟是慈恩大师。

    “大师,这”扶风掌门上前想拦。

    “我知道你们最后打算拼着毁了遗迹也要强行破封,若是真到了那一步,我迦音寺便不参与了,”慈恩大师叹了口气,“这天地万物,讲究个缘数,我们既解不开,又何苦毁了后人的因缘。”

    扶风掌门还想再说什么,被扶风老祖挥手制止。

    “这慈恩大师”

    “你也觉得他有些奇怪?”云衣刚开口就被皇甫老祖接过话去,“大家盛传迦音寺的慈恩大师性格诡异,仿佛一体双魂,常常上一秒还嘻嘻哈哈,下一秒就悲天悯人了。”

    皇甫老祖顿了顿,又犹豫着开口“甚至有人说见过慈恩大师心狠手辣的模样。”

    “可”

    皇甫老祖打断了云衣的问题,“谁都说不清慈恩大师活过多少年月了,关于他你只需要记住,遇见迦音寺的人,绕道走。”

    这边正说着,那边慈恩大师已缓缓走到金人面前,道了句“打扰”。

    金人依旧立在原地,岿然不动。

    大师略退了两步,盘腿坐了下来,闭目手捻念珠,开始口诵法诀,身后竟渐渐浮现十八罗汉法相。

    法相越加清晰,最后几乎凝成实体,慈恩大师缓缓开眼,颂了一句“阿弥陀佛”。

    十八罗汉自慈恩大师身后冲出,直奔金人而去。

    “这是什么招式?”围观众人已是惊了。

    青鸾仙子和扶风老祖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里看到惊惧。

    “他竟,他竟到了这种地步?”

    “这迦音寺有多厉害?”树上,云衣似乎丝毫不关心下面的战况,反而对迦音寺兴趣颇浓。

    “迦音寺没多厉害,厉害的是慈恩大师,懂吗?”皇甫老祖想了想,又补充道“慈恩大师近百年才建了迦音寺,寺中弟子论修为论底蕴皆是不及其他大宗门,但慈恩大师德高望重又修为极高,才使得迦音寺能与扶风门比肩。”

    正说着,下面十八罗汉已与金人战至,金人仿佛有些不敌,正在四处躲闪,已许久没有还手。

    众人看着,都觉慈恩大师成功在即,甚至已有宗门在清点弟子人数,准备抢占先机。

    另一棵树上,那个没名字的少年拼命向着云衣的方向打手势。

    云衣却仿若未见,目光定定地看着遗迹洞口,不知在想什么。

    “慈恩大师要赢了。”皇甫老祖在一旁低声提醒云衣。

    “他赢不了。”云衣头也没抬地回道。

    似乎在印证云衣的话,下一秒十八罗汉法相便逐渐虚化,再看慈恩大师,已面如纸色。

    “贫僧修为不济,终是破不了此局啊。”慈恩大师长叹一声,站了起来,虽然面色惨白,脚步竟丝毫不乱。

    “大师谦虚了,”青鸾仙子站了起来,“若是无人再想尝试,那就由我和扶风老祖联手轰开此洞了。”

    “我倒好奇,仙子既扬言能轰开此洞,为何不试图与金人一战?”天龙门主在人群中发问。

    突然被质疑青鸾仙子倒也不恼,“金人我打不赢,因为我不知他的要害,也无法耗尽它的能量,不过这到底是个山洞,换个角度轰开一条路应该不难。”

    人群之中还有人想反驳,却也想不出其他办法,于是一时之间,竟安静下来。

    见无人再站出来,青鸾仙子看向扶风老祖,“老妖怪,怎样?”

    扶风老祖摇摇头,没有动弹,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缓缓开口,“树上的朋友,看了那么久,该下来一见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