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八章 镇林城

第八章 镇林城

 热门推荐:
    仙来居的伙计从来没见过今天这种阵仗,他们客栈取名“仙来”,没想到今日真的来了那么多仙人,三五成群地坐着,都在聊些“遗迹”“仙法”此类他听不懂的话题。

    云衣二人到仙来居的时候已经满座了,两人也不在意,随便就挑了两个修士拼桌。

    莫名被选中的两人修为不高,本是来凑个热闹的,现在看着一老一少毫不客气地坐在他们对面,那个老头也就罢了,竟然连那个小丫头的气息也感受不到,乖乖,如此天赋,这莫不是哪个宗门的小姐出来历练恰巧路经此地吧?

    云衣不知道对面给自己扣了这么大一个身份,觉得自己这么贸然打扰,还对那两人歉意地笑笑。

    那两个修士受宠若惊,赶紧起身见礼,搞得云衣一脸莫名其妙。

    皇甫老祖没那么多客套,刚一坐下劈头就问“你们聚在这儿干嘛?”

    那两个修士本来也没打算能从遗迹那捞什么好处,见人问了,索性也就全说了,连带着遗迹发现地点和现在城中的宗门数量。

    “你们了解得挺详细的嘛!”云衣觉得这两人也是有趣,自己搜集的情报,那么轻易地就都吐露给陌生人了。

    “小姐谬赞了,小姐要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管问我们兄弟二人,我们来这儿一个月了,清楚得很。”

    “都一个月了?那既然地点已经确定,为何各路人马还不带队进去?”

    “大家都想进去啊,这不是进不去吗,”那修士一脸的痛心疾首,“就这遗迹,还是我们宗门发现的呢!都在这儿折了五位长老了,实在没办法了,我们才把消息散布出去的。”

    “现在你们宗门的人呢?”

    “早撤了啊,你瞅瞅外面,青鸾宗、扶风门、迦音寺,这些大门大派来了多少,我们哥俩也就在这儿瞅瞅,能不能捞点汤儿。”

    “那目前是什么状况?”

    “大家约定是三日后再去看看,如果这次再打不开,据说那些大宗派就要强行攻打遗迹了。”

    云衣本想再细问问那封印长什么样的,无意瞥到皇甫老祖的神色,便向二人道了声谢,跟着皇甫老祖出了客栈。

    “现在怎么办,好歹找个地方住。”

    皇甫老祖自出了客栈脸色一直不太好,云衣觉得她能理解,毕竟这是东齐国境内,那些宗门来去自如也就罢了,可遗迹出世已有月余,皇室竟没听到半点风声。

    “要不找户人家,看看能不能将就一晚?”云衣试图开口打破沉默。

    “找什么人家!将就什么!走!我带你去找这城的废物城守,我倒要问问他还是不是我东齐国的城守!”

    云衣知道皇甫老祖此时正在气头上,也不敢反驳,只能跟着。

    城守府大门紧闭,应该也是很久没开过了,门上肉眼可见地落了一层灰。

    皇甫老祖二话不说,一掌轰开了大门,也不进去,就这么站在门口。

    府中正干活的丫鬟小厮见府门被轰开,而来人面色不善,慌忙去报城守,只道是不知哪路仙家找上门来。

    城守出来得极为狼狈,没穿官服,发髻也散乱着,看样子路上还摔过一跤,磕磕绊绊地谢罪“仙家莫怪,仙家莫怪,城中若是哪个不长眼的惹了仙家不虞,您自行处置便是,不关咳咳咳咳”

    城守话未说完,皇甫老祖又是一掌,将他打得吐血不止,“仙家!仙家!你身为城守,知不知道你的官是谁封的!眼里还有没有我东齐皇室!”

    城守闻言一惊,皇室?皇室之中,有如此年岁,又有如此修为的,只有那传说中的老祖宗,他不是闭关清修呢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惊讶归惊讶,城守的反应毕竟不慢,也不敢顾满脸鲜血淋漓,迅速爬了过来,跪伏在老祖脚下“老祖宗饶命!老祖宗饶命!下官,下官这也是不得已!一月之前,不知为何,有许多宗门陆陆续续进到我这镇林城,下官本来有意询问,可他们说,他们说下官若多管闲事,就毁了我这城守府,屠灭下官一家啊,老祖宗!”

    说到后来,城守已泣不成声。

    皇甫老祖也知城守的难做,他不忿宗门视皇家于无物,却又确实无可奈何,只得拿城守消气。也正是如此,他才急于提升皇室实力,才会答应云衣的请求,他若能突破至地境,东齐国的境地会好上一些。

    “那你为何不向上通报?”

    “下官,下官报了啊,折子一月前就着人往京城送了,老祖宗没看到?”

    皇甫老祖心道我不参政事,如何看到。又转念一想,估计是哪个官员,胆小怕事,私自给扣了。

    叹了口气,皇甫老祖挥挥手让城守起来,“此番我不再追究,若下次再不报京城,我先诛你九族!”

    城守连忙谢恩,又一边下令安排皇甫老祖和云衣的住处。

    云衣跟在后面看着,上仙界有仙国、有宗族、有宗门,大家各自发展,也各有领地和弟子,不管势力强弱,做事还是讲个规矩。她第一次明白原来凡间的小国在宗门面前如此无力,再看皇甫老祖,她突然发现这个老人,竟是这样担着一国皇室的挣扎与无奈。

    院落很快就安排好了,云衣客气地谢过城守,便去找皇甫老祖探讨那处遗迹。

    “你觉得他们有多大可能解开封印?”

    “他们若是一个月都没解开,三日后能解开的可能性不太。”

    “若是他们最终强行破封,我们可真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云衣思索了片刻,后才缓缓开口,“后天去探探情况吧,或许有机会。”

    “后天?那你明天打算做什么?”

    “明天去街上逛逛啊,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修士呢。”

    明明应该是充满期待的语气,却被云衣说得十分敷衍,皇甫老祖心想这丫头又有什么鬼点子,却也不点破,只是点头允了。

    “诶,对了,老祖宗,您出门在外,带钱吗?”云衣刚站起来准备回屋,就想起这个问题。

    “呵,笑话,”皇甫老祖指尖一动,出现了一张紫金条纹的卡,“东齐国一半的国库都在这里了,够你花的!”

    云衣也不知道那张卡有什么用,也没弄懂这地方通行货币是什么,但见皇甫老祖这么说了,也就放心地回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