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振羽护九州 > 第32章:十二叶阴阳水火双生莲

第32章:十二叶阴阳水火双生莲

 热门推荐:
    随着众人不断深入,热意与寒气交替袭来,热意从一开始的温暖,竟逐渐有了些灼热的感觉,一冷一热两股气息使众人不得不加大灵力抵挡,羽凌走在浩然前面,替他挡着气息侵袭。

    随着众人继续深入,寒热两股气流竟隐隐能够穿透众人的灵力防御,直达肉身,逐渐的,石之一族的四名少年就被寒热两股气流弄的狼狈不堪,体内灵力匮竭,快支撑不住了,石浩就叫他们四个上去等着,自己继续跟着羽凌深入。

    于是只剩下羽凌、艺儿、璐茗、梁梦、浩然、石浩六人继续往下走。

    “浩然兄,这些热气流是怎么回事。”羽凌挥手抵挡住一股热气流。

    “我还从未深入到这里,我也不知道。”浩然无奈的摇摇头。

    “羽凌哥哥,快看!那里好像有火光!”艺儿纤手指了指前面,只见那里竟然有点点火光闪烁。

    “走,过去看看,小心点!”羽凌看了看前面,拉住艺儿的手,缓步向前,正走着,一股岩浆突然喷薄而出,险险的从几人身边擦过,灼热的气息把空气烧的扭曲。

    “这么冷的海水里居然有岩浆?”羽凌惊讶道,几人继续向前走去,时不时有岩浆飞出,但都被几人轻松躲过,当走到最深处时,眼前的景象令几人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只见一股极寒的海水与一股即热的岩浆竟交相缠绕成一个八卦图案,而在八卦图案的阴阳两眼处,分别有一蓝一红两朵莲花,蓝色莲花散发出彻骨的寒气,红色莲花散发着灼热的热气,景象之奇,平生罕见。

    刚刚路上那些寒热两股气流,在此处已经达到均匀状态,几人都不再需要调动灵力抵御。

    “小娃娃,这是十二叶阴阳水火双生莲,至宝啊!”老者惊讶的声音响彻在羽凌脑海,能领这凤帝十谦如此惊讶的东西,绝对不凡!

    “师父,我这就取下来!”羽凌说着就要伸手去摘那朵蓝色莲花。

    “徒儿不可!”老者快速出声制止“这十二叶阴阳水火双生莲,虽是至宝不错,但若你就这样贸然摘取,恐怕你刚刚碰到,就已经化为冰雕,或者被烧成灰烬了!”

    “那要怎么摘?”羽凌疑惑道。

    “这个……老夫也是第一次见此等至宝,你这小娃娃的气运果然逆天!”老者顿了顿继续说“但阴阳相生,水火相成,这极阴极阳之物,若同时采摘,或许会有奇效!”

    “同时采摘吗?”羽凌看了看那滚动的岩浆和极寒的海水,猛地跳进去,双手同时抓住两朵莲花,左手蓝色莲花,右手红色莲花,羽凌的手与两朵莲花触碰的一瞬间,左半身瞬间被寒冰覆盖,而右半身被岩浆烧的只剩下骨架,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使得羽凌大叫出声来,其余几人看到羽凌跳进去才反应过来,想要拉住已经来不及了。

    羽凌身上水火交界后,白骨上竟又生出肉来,寒冰也被岩浆融化,一切宛若新生,随后羽凌眉心的七彩印记疯狂闪烁,红蓝两朵莲花竟被奇圣羽吸入其中,随着红蓝两朵莲花被吸入,岩浆和冰冷海水飞快退去,眨眼间便消散无踪,经过水火的洗涤,羽凌感觉自己的肉身竟强悍了一分,心中不由的暗自惊叹这十二叶阴阳水火双生莲的神奇。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几人只看到羽凌跳进去,身体被毁,惨叫了一声,然后又完好无损的跳出来,几人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到冰冷海水和岩浆飞快退去,而羽凌则穿着一半衣服站在原地。

    “凌哥,你先把衣服换上吧!”石浩说完,递给羽凌一套衣服,并招呼其余人转过身去。

    羽凌接过衣服,飞快换上,然后对众人招呼了一声“走吧!上去吧!”

    几人跟着羽凌往上走,一路上什么都没问,他们虽然不知道那两朵莲花是什么东西,但那种恐怖的能量绝非是他们所能承受的,而且那两朵莲花是羽凌拼命带出来的,让羽凌一人带走也是应该的。

    因为有了来时的经验,几人上去的时候轻车熟路,很快便到达了岸边,刚刚上岸便看到林海商会的人正在围着石之一族的四名少年。

    “嘿嘿,怎么就你们四个?石浩那小子呢?”一个矮胖男子露着一口金牙走到四名少年身前。

    “林峰!你最好客气点,不然等浩哥出来看到你们敢伤我们,你们就完了!”一名石之一族的少年踏前一步,毫不退让。

    “我去你,小崽子!”矮胖男子一巴掌打在少年脸上。

    “林峰!你别太过分了!”石浩看到林峰居然真敢动手,一个箭步冲上前身上覆盖一层土黄色铠甲,一拳朝林峰砸去。

    林峰看到石浩冲过来,慌忙抬手抵挡,虽然林峰是天枢九阶,但实战技巧明显不如石浩,只见石浩化拳为掌,一把抓住林峰的胳膊,猛地一个过肩摔将林峰摔在地上。

    林峰躺在地上,愤怒的盯着石浩,正要爬起,却见羽凌等人站在他身边将他包围了。

    “那个,几位,我路过……路过!”林峰浑身颤抖的看着羽凌,当天羽凌那副杀神的模样还深深的留在他脑海里。

    “石浩,你看着处理吧!其他人,交给我们!”羽凌说完,带着几人挡在林峰手下前面,林峰那些手下那里敢动,吓得腿都软了。

    “你们,是留在这,还是立马消失?”羽凌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看着一群人。

    “我们……我们立马消失,立马消失!”话音未落,人先无踪。

    “你们这些叛徒!啊!叛徒!”林峰看到那群人把他自己仍在这,脸上带着一个难看的表情,那个表情,叫做绝望,随后一声声惨叫响起,羽凌几人背对着他们,画面太美,没敢扭头去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