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福妻:种田有空间 > 第五百章七十九章大结局(三)

第五百章七十九章大结局(三)

 热门推荐:
    沈小夏站在夜风中没有动,而是举头仰望着一小片夜空中的繁星,不知道此时天上哪一颗星星是属于自己的,什么帝星?凤星?圣星?她看着都一样,每一颗都小的卑微,又闪的耀眼。

    看来这就是国师大人所说的劫难了,难道她来到这里的目的就为了让这个世界步入正轨吗?等她完成了使命就要被送回去了吗?

    “我陪你。”

    冰冷的声音打断了沈小夏悲伤的心绪,这个及时的温暖的怀抱让她又找到了自信。

    抬眼望着月华都及不上他半分俊美的脸庞,如利剑一般的横眉此时正为她担忧而竖了起来,一双迷倒众生的丹凤眼中满满的映着一张痴迷之下险些流出口水的姑娘。

    沈小夏小脸一红,心中生出千千万万都不止的舍不得,被这样一个男子真心的爱着,她怎么舍得放手怎么舍得离开。

    “跟我来。”

    既然舍不得放手,就不要放手,沈小夏不相信在这里世界生活了十年,她依旧只不过是一个过客。

    二人手牵着手,又走了两里地,终于找到了一家大路边上的小客栈,小客栈除了门口的两只火红的灯笼,四下里都是黑漆漆的,显然主人都已经歇下了。

    月色阑珊,沈小夏拍响了客栈的大门。半晌之后才有一个揉着眼睛的店小二走了出来,见到二人,什么也没说,侧身让他们进去。

    店小二从腰间摘下一把铜钥匙,丢给胡清,含糊不清的说道“二楼左手边第一间房。”

    说罢,转身又躺在柜台后面的小床上打起了呼噜。

    沈小夏淡淡一笑,先一步走上了木质了楼梯,一闪身消失在二楼。胡清摇摇头,跟上了沈小夏的步子,但是他的心跳却出卖了他,即便脚步走的再稳,紧张的感觉让他的额头冒出了细汗。

    走到房门前,看着里面突然亮起来的烛火,胡清低下头看着手中的钥匙,几次想对准锁眼,却一颤错了过去。

    突然听见身后一声轻笑。

    “你在紧张吗?”

    可当胡清回头之后,却并没有看见人,没有来的心里更加的紧张。

    当他终于鼓起勇气推门进去的时候,只见沈小夏已经坐在桌前,摆好了酒菜,正在自酌自饮,而在她的对面放着一个空酒杯,这是在等他呢。

    轻轻的关上房门,胡清走到了沈小夏的对面,故作淡定的坐了下去。刚刚的紧张感当见到沈小夏那张悠然自得的小脸时,都飞走了。

    沈小夏给胡清面前的酒杯中斟满了酒,举起自己的酒杯,和他碰过之后,二人都仰头一饮而尽。

    微红的小脸,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醉了,却看醉了对面的人。

    “你可愿意娶我?”

    胡清举着空酒杯的手一顿,大概是被沈小夏这样直接吓到了,一时不知道如何言语。

    沈小夏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对银白色的对戒。

    “听说无名指是离人心最近的地方,如果你愿意娶我,就把你的左手伸出来。”

    胡清皱着眉,奇怪的看着沈小夏,但还是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沈小夏取出对戒中大的一枚,直接套在了他左手的无名指上,满意的点点头。

    “这是我那里的习俗,男人和女人成亲,就会在对方的左手的无名指上套上一枚戒指,这样这个人的身心就会永远属于对方了。”

    说着,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胡清认真的看了沈小夏半晌,又看了看自己感觉很奇怪的左手,拿起了盒子里的另一枚戒指,戴在了沈小夏的无名指上。

    沈小夏甜蜜的一笑,用自己的左手拉起胡清的左手,笑道“从此我们就是夫妻了,心心两连,永不相负。”

    胡清的脸被沈小夏一直盯着,渐渐的如红透了虾子,再次惹的沈小夏咯咯大笑。

    “执子之手,永不相离。”雄厚的嗓音听着叫人欢喜,沈小夏喜欢他的声音,就是听他开口说话有点困难。

    二人就这样久久的盯着烛光中牵在一起的双手,感觉它们映在桌子上的影子都是那样的美好。

    “无论到了那里,我都会用力的回到你的身边,你要等我。”

    因为沈小夏的话,胡清再次紧紧的握住他掌中的小手。

    沈小夏感觉到了胡清不安的紧张感,即便是感觉到有点痛,她也没有出声,就让他这样狠狠的拉着,好像只有这样彼此才能安心。

    红烛帐暖,滚热的蜡油滴到桌面上,沈小夏抽回了自己的手。

    “一刻值千金,你不会就想这样和我坐一晚上吧?”

    胡清脸顿时红透,手足不安的不知如何安放,更不敢抬头看沈小夏一眼。

    沈小夏咯咯一笑,闪身消失在房间内,半晌之后,胡清终于让自己平静了不少,但是他心中的姑娘好像并不想放过他。

    一阵香风飘满了整间屋子,刚刚褪去潮红的脸颊再次爬上褪不去的红晕。

    一声轻轻的呼唤声中,带着几份娇嗔。

    “还愣着干嘛?还不过来帮我擦干头发。”

    天刚刚放亮,走廊里就是一阵窸窸窣窣有急有缓的脚步声,沈小夏拉过被子蒙住了头,继续睡。

    突然想到了昨夜的事,蒙在被子里的脸不仅也红了,感觉到身旁还躺着一个浑身也同样僵硬的人,心跳自然加快。

    都是习武之人,自然都知道对方醒了,可是却都在努力的装睡,可惜都失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已经日上三竿了吧!两个僵硬着身子装睡的人,终于被门外不客气的拍门声惊醒了。

    “面煮好了,赶紧下楼吃。”然后又是一阵慌忙下楼的脚步声。

    沈小夏噗嗤一笑,顿时消失在床上。

    胡清原本僵硬的身体,慢慢的转身,看着人去床空的被子,原本温暖的被窝好像一下就变得冷冰冰的,一种失落感席卷了他的身心。

    等到沈小夏下楼的时候,又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她今天特意换上了一身桃粉色的长裙,肩上披着一件水红色的纱衣,行走之间,裙摆摇曳,步步生花。

    一头墨色的长发简单的挽了一个妇人髻,用一根嵌着红宝石的发簪固定在脑后,两鬓的青丝顺着下颚垂到胸前,带着三份慵懒七分妩媚,大大的眼睛如秋水春露,抬眼间日月失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