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狂少 > 第五百六十四章 给个面子!

第五百六十四章 给个面子!

 热门推荐:
    大戟横空,遮天蔽日,杀机乍现,煞气滔天。

    一时间,灵虚道长脸色大变,心头狂震,没有任何犹豫,从道袍中掏出了一张黄符,丢到了半空中。

    “唰!”

    黄符之上,金光大作,浮现出一层无形的屏障,犹如佛门金钟罩般。

    这是灵虚道长炼制的护身符咒,能够抵挡玄境强者的全力一击。

    “刺啦!”

    然而,这金光屏障仅仅抵挡了几秒钟,就彻底被撞得分崩离析、四分五裂。

    但借着这个机会,灵虚道长身形暴退数十米,堪堪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此刻,他脸色煞白,惊魂未定,背心被冷汗浸湿,像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刚才如果他的反应慢了一点,现在恐怕就跟“盘龙棍”贺方一样,被大戟贯穿身体,吸干所有的生命力,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灵虚道长知道,无论自己如何求饶,这阎王都不会善罢甘休。

    现在,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呼……”

    突然,灵虚道长深呼一口气,眸中流露出决然之色,显然是要祭出压箱底的手段,跟阎王拼命!

    下一刻,他从宽大的道袍中,掏出一柄桃木剑,左脚率先踏出,一跬一步,一前一后,一阴一阳。

    随着这玄妙的步伐,他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道袍无风自动,气度非凡!

    步罡踏斗!

    步,指禹步,斗,指北斗。

    传闻古之真人,在施法仪式中,假方丈之地,以为九重之天,步以斗宿魁罡之象,或以九宫八卦之图,即可沟通天神。

    灵虚道长一边踩着禹步,一边挥动桃木剑,口中念念有词道

    “太一混元之炁,虚空无极之尊。轮回造化,天地宽厚。大悲大愿,至圣至慈。掌管人道,东岳天齐,大生仁圣帝。太灵苍广,司命真君,威权自在天尊。”

    “东岳大帝,急急如律令!”

    ……

    “噗嗤!”

    说到最后,灵虚道长一口心头血,猛地吐在桃木剑上,剑尖遥遥指向远处的阎王。

    “轰隆隆!”

    一时间,天倾地覆,风云变色。

    这一片小天地,都为之震动,仿佛地脉都受到了影响。

    “天哪……那是什么?!”

    突然,柳布衣仰头望天,出一道难以置信的惊呼声。

    叶凡和柳依依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借着月色,竟觉穹顶之上,竟凭空浮现出一座高山,巨大无比,高耸巍峨,堪称擎天巨柱。

    见到这一幕,饶是叶凡,都惊讶万分,震撼无比。

    至于柳家父女,更是瞠目结舌,呆若木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弹指之间,凭空召唤出一座山岳来,这简直就是神话传说!

    而现在,那座擎天巨柱挟带着毁天灭地之势,向着阎王所处的位置坠落。

    之前灵虚道长施展出的寒冰咒,与这样的大神通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此刻的灵虚道长,再无之前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气息颓败,像是在瞬间苍老了数十岁。

    但是,他的眸中却爆出熠熠精光,死死盯着阎王。

    他刚才念的法诀,乃是《东岳大帝宝诰》。

    所谓东岳大帝,乃是泰山神。

    根据华夏古老的阴阳五行学说,泰山位居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也是万物祥之地,因此泰山神具有主生、主死的重要职能,地位尊崇。

    而灵虚道长动用咒语,强行敕令东岳大帝,借来了泰山的山脉之力。

    高空中浮现的这座大山,并非实体,而是由山脉之力凝结而成。

    虽然只相当于泰山百分之一的山脉之力,但也足以压垮青天、碾碎大地、镇压万物。

    当然,施展这样的大神通,就算是灵虚道长这样的玄境强者,也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折损寿元,道行大跌,事后至少休养个三年五载。

    ……

    这座从天而降的山岳,仿佛一只洪荒巨兽,上可捅破天,下可搅穿海。

    即使隔着一定距离,柳家父女脸上满是惊骇之色,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宛若蝼蚁。

    然而,阎王依旧伫立在原地,似乎没有闪躲的意思,任由这座高山坠来。

    “砰!”

    “轰隆隆……”

    火星撞地球!

    随着一道震耳欲聋、撼天动地的巨响,那座由山脉之力幻化而成的山岳,终于砸在了阎王的身上。

    一时间,如同生了八级大地震,柳家那栋豪华的别墅也为之坍塌。

    恐怖的余波向着四面八方席卷开来,若非叶凡出手护住柳家父女,他们恐怖会直接被气浪冲飞。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弥漫的硝烟才散尽,那道山岳也随之消失。

    众人纷纷伸长脖子,向着碰撞的核心位置望去。

    目之所及,满目疮痍,大地龟裂,满是密密麻麻的裂缝,像是被导弹轰炸过似的。

    哪里还有阎王的影子?

    “呼……”

    见到这一幕,灵虚道长舒了一口气,眼角眉梢满是无法抑制的喜色,肆无忌惮地大笑道

    “哈哈哈……任你阎王如何凶威赫赫,在贫道的‘泰山压顶’之下,还不是灰飞烟灭、化为齑粉?”

    就在这时,穹顶之上,传来了一道突兀的声音

    “哼!愚蠢的凡夫俗子,你在高兴什么?”

    此言一出,灵虚道长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他立刻仰头,目之所及,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半空中弥漫着一团黑雾,与阎王出场时的那团黑雾如出一辙。

    那团黑雾不断扭曲,在几个呼吸间凝结出阎王的模样。

    阎王踏空而立,渊渟岳峙,如渊似海。

    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魔气汹涌,魔光无尽,仿佛弹指之间,就能碾杀天下苍生。

    魔神降世魔神!

    ……

    见到这一幕,灵虚道长仿佛被无形的巨锤击中,身躯巨震,连退七八步,不可思议地惊呼道

    “这……这怎么可能?你明明被贫道的‘泰山压顶’击中了,怎么还能幸免于难?”

    “哈哈哈……”

    阎王大笑道“我的秘术,能够在转瞬间将身躯虚化,一切有形之物,都无法伤我分毫!而你强行动用这样的大神通,使得内劲枯竭,无再战之力,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我宰割!既然这样,你就去死吧!”

    说到最后一句时,阎王的身上杀机乍现,大手一挥,远处那把阎王戟腾空而起。

    “轰隆隆!”

    阎王戟出雷鸣般的咆哮,穿云裂石,瞬息便至。

    已是强弩之末的灵虚道长,根本来不及闪躲,顿时被阎王戟贯穿小腹丹田,数十年道行,毁于一旦。

    “我……我……”

    他的喉咙中,出暗哑的声音,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所有的生命力都被阎王戟抽干,彻底死绝。

    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死一般的寂静。

    柳布衣的脸上,满是绝望之色,再也生不出任何抵抗之心。

    就连“盘龙棍”贺方、以及灵虚道长这样的绝世强者,都被阎王轻易斩杀!

    他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除了等死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突然,阎王大手一招,那杆大戟重新飞回他的手中。

    “蹬!”

    “蹬!”

    “蹬!”

    阎王迈开步子,向着柳布衣走来,仅仅一人之威,却给人千军万马奔腾的感觉。

    柳布衣双膝颤,心理防线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仿佛下一刻就要瘫软在地。

    就在这时,之前一直沉默不语的叶凡,猛地向前踏了一步,昂挺胸,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阎王,给我个面子!放柳布衣一条生路,再交出那杆阎王戟,今日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