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三十二章:佛道顶峰会

第三十二章:佛道顶峰会

 热门推荐:
    浩浩冰山,飞雪数道,若白练自悬崖边垂下,远观仿若瀑布,声势浩大,直落深海。

    朔风严厉寒,阴气下极霜,位居苦境武林极北之地,终年极雪不化的怒雪冰山,一如往昔,却又不似往昔。今日,夜色之下,月色之下,两个人,冯虚御风而来,怒雪冰山之顶上,将开一场事关未来苦境命运的高人会谈。

    “何须剑道争锋?千人指,万人封,可问江湖鼎峰;三尺秋水尘不染,天下无双。”

    衣冠胜雪三分,超然气度更有若天上仙人,剑子仙迹身配古尘,手持拂尘,缓缓降落于怒雪冰山山顶。

    就在剑子到来同时,梵唱声起,佛者庄严,每一步踏下,皆可见得脚下一道卍字法印浮现。

    “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杀生护生掌握,护世斩业肩挑,身负往生渡死之佛牒,佛剑分说面容严肃,手中还紧握着一部残卷,来自未来的《嗜血年纪》。

    “月色升起,又是一日过去了。”相隔百丈,各立顶峰,剑子看着雪山之上的朗月道。

    “昨日长夜有尽,明日是否将永夜长存。”

    “无论长日长夜,冰山雪峰,总是大雪如故。”

    “要停下雪峰之雪也是不难,轮回休止,却是无穷无尽。”

    “佛剑好友,你今日倒是颇多感慨。”

    剑子仙迹轻甩拂尘道,以佛剑的个性,这些话很不符合佛剑的作风;剑子很好奇,自己这位好友这段时日到底经历了什么?

    “非是感慨,而是坚定!”

    佛剑朗声回道,语气之中,满是坚决。

    “这段时日,到底发生何事,竟然会让汝如此的慎重,邀吾来此地一谈?”

    佛剑无言,只是甩出了手中残卷,百丈之隔,却见《嗜血年纪》却是轻易穿梭,浮空在剑子身前。

    “这是何物?”剑子将残卷拿在手中。

    “未来之历史。”佛剑的回答,简洁的一如既往。

    “嗯?”

    剑子缓缓翻开《嗜血年纪》,一页一页,看得很是仔细,直到翻到最后一页,剑子的表情不见变化,心内如何却是无从探知。

    佛剑分说见剑子看完,开口问道“你的意见如何?”

    “真是耸人听闻的历史,你是如何取得此书?”

    “来自灭绝希望的世界。”佛剑缓缓闭眼,回想起通道内那声最后的呼唤,佛者心内暗叹。

    佛剑之言,让剑子随即反应了过来“你进过时空之门了?”

    佛剑分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而说道“黑暗中的嗜血者,已伸出獠牙。”

    “穿越时空乃是逆天而行,你做事果然是不由分说。”剑子苦笑,眼前之人总是如此;若说疏楼西风那人最擅保身,那眼前的佛者,便可说是最不爱惜己身之人。

    “灭绝希望之世界,非是天命所归。”

    若灭绝希望乃是天数,那佛剑分说,绝不会让着天数成真。

    “此书多少可信度?”

    “此书,乃是素续缘亲手交于吾。”

    “看来纵然有疏漏,应也无大失。”无大失,便意味着书中一切将在未来成真,剑子也认真了起来。

    说着,剑子又翻开了《嗜血年纪》,佛剑随后开口道“不用找了,上面没写你之死因。”

    “呃,好友,你误会了,吾是准备替龙宿未雨绸缪……”

    “上面也无龙宿之记载。”

    “可惜,只有残卷。”

    剑子长叹了口气,他是真的觉得很可惜,不论是他自己,还是龙宿,包括佛剑,他真的很好奇自己三人会怎么死的。

    “你邀请吾来此,就是为了此书记载?”

    “是!”

    “哎呀呀,吾虽早就预感黑暗中潜藏着一股邪能,却没想到危害竟然如此严重。”

    “叶口月人同中原正道之战,吾要阻止伤亡扩大,不容书中记载再现。”

    “四曲狭道之战,双方平分秋色各有伤亡,想不到战火竟是燃烧经年。”佛剑的想法,剑子明了,缩小伤亡,让嗜血者出现时双方皆有余力应对。剑子再度翻开残卷,若有所思。

    “根据书中记载,留有四条线索,第一,中原叛徒,这件事中原正道已经察觉,正在展开调查。”

    “你觉得会是谁?”佛剑问道。

    “目前没有线索,臆测,毫无意义。”剑子转而说道“第二个,救下佾云,一手扭转战局之人,或许我知道他的身份?”

    “嗯?是谁?”

    “洛云襄,有间客栈的掌柜,似乎知道不少江湖秘辛。”

    拖剑子下水,便要有被剑子回报的觉悟……

    剑子一扫拂尘道“吾也欲寻此人一会,奈何有间客栈玄妙,吾未得其门。”

    “吾知晓了。”佛剑点头,已将洛云襄记在了心里,“第三个,便是西边的天降莲花,神人现世吗?”

    “不错,我所猜测,此人便是你听闻的小活佛。他既然能留下预言,对于局势,必然有相当了解。”

    “吾会择期西行。”佛剑的回答干脆利落,如其法号,不由分说。

    剑子缓缓合上书,道“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句话。”

    “嗜血年纪第二年三月,邪之子解开阇城血印。”

    “对于邪之子的记载,只此一句,便再无后文了……嗯。”剑子皱眉,“暗处危机四伏,叶口月人还全无所知。”

    就在这时,雷霆忽现,霹雳乍惊,白色闪电划破云层,照亮二人。

    “嗯……变天了,疾风怒雨,又是谁沾染满身泥泞?”

    面对剑子的问,佛剑答道“世人,又有谁不是在尘埃中打滚,谁身上又不染尘埃?”

    “身在尘埃中,心在尘埃外。”剑子仙迹随即归还年纪,负手道“你所言的事,时候到时,吾会出手。”

    “多谢。”

    “佛剑分说向吾说谢,本来是值得吾向龙宿夸口一番。”剑子一挥拂尘,“不过这次,我会代替你,同样向龙宿说谢。”

    三教顶峰,从来都是风雨同路共进退,岂有让一人置身事外之理。

    佛剑分说明了,道“佛剑分说再次说谢,请。”

    话语落,会谈终,佛剑分说化光而去,转瞬只留下了剑子一人。

    “武林,真是多造悲剧的地方啊。不知蜀道行追踪嗜血者安危如何,前往一观。”

    剑子仙迹长叹一声,也随之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