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三十一章:吾乃华丽无双的疏楼龙宿

第三十一章:吾乃华丽无双的疏楼龙宿

 热门推荐:
    无月的黑夜,神秘的闍城,诡异的马车,吊桥的缓缓垂落,象征着命运的轨迹仍旧是不可阻挡的向前。一路急追柳湘音,一为爱女,一为爱妻,纵是面对实力强悍,不死不灭的嗜血者,蜀道行、聂求刑二人仍是无所畏惧,奋力而战。

    就在蜀道行急出战圈,和聂求刑分离的瞬间,希恩暗袭出手,聂求刑一时间难以应对,登时重创。就在希恩欲再接攻势,彻底了结聂求刑性命时,一掌落下,隔离战局。

    “来迟了一步啊……”

    远望闍城,马车已离长桥越来越近,聂求刑重伤,蜀道行为冷艳色、痴怪二人所纠缠,以上无一不表明着,他还是来迟了一步。

    太阳地动符炽阳之能不断刺激着希恩,虽无日光之炽烈,但极阳的符咒,还是让希恩下意识的退避“来者何人。”

    嗯?血琴希恩,也许我可以……如果能让嗜血族和龙宿提前对上的话……

    心念一转,洛云襄轻摇纸扇,口诵诗号,缓缓而降“华阳初上鸿门红,疏楼更迭,龙麟不减风采;紫金箫,白玉琴,宫灯夜明昙华正盛,共饮逍遥一世悠然。”

    纸扇生风,洛云襄双足落地,扇面轻掩一半面孔,缓缓道“吾乃,华丽无双的疏楼龙宿。”

    “疏楼龙宿?!”希恩方自嗜血一族无尽沉眠中苏醒,自然不可能听闻过儒门龙首的大名,只见希恩看了眼洛云襄一身素雅的掌柜服饰,冷笑了一声,并未开口。

    这般寒酸,也算华丽吗……

    而不远处陷入纠缠的蜀道行听闻洛云襄之言,眼中则是闪过一道异光,他认识剑子仙迹,疏楼龙宿也见过几面,他当然知道洛云襄不是疏楼龙宿,但对方分明是出手相助,他又怎么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揭穿。

    “汝可见识过吾华丽无双的一剑?!”

    “就汝这身打扮,也配得上华丽二字吗?双眼可见的寒酸,大言不惭,可笑。”

    一声嘲讽,血琴希恩尽展嗜血邪能,冲杀而上,凭峙着不死之躯全然不见守势,嗜血杀相加持之下攻击更显凌厉非常!

    打不过九幽,我还解决不了你么……

    洛云襄瘪了瘪嘴,心知不可缠战,手一伸,昂然说道“系统,剑来!”

    “……提醒宿主,装逼易遭天谴。”

    系统虽是吐槽,但一道白光之后,洛云襄手中还是出现了一把长剑,平平无奇的长剑,在苦境任何一个铁匠铺都能买到的那一种。

    却见洛云襄手持平凡铁剑,口中念念有词,白衣飘荡间,倒更是和华丽不沾半点关系,直向希恩。

    “一举惊涛快哉风!”

    诗句起,爪、剑碰撞,交击出万千星火,刹刹映眼,洛云襄巧踏云踪步,身若矫龙翻风云,剑锋挥转与希恩恰恰擦身而过。

    “世浪翻袖中!”

    身影交错,剑急舞、爪狂乱,交手的双方再过数招,战得黄尘翻、百树乱,各退三步。

    “古今谁人堪伯仲!”

    诗号声传,洛云襄快剑点落七处,快若星火;血琴希恩邪能再提,爪带阴风;二人碰撞,快得不及眨眼,再度错身而过,但见一抹血污猩红。

    “啊!”

    最普通的铁剑,造成的伤势,嗜血者之躯却是全无效用,嗜血者之血顿时洒落大地。

    “千秋雪,半夕蝶梦!”

    最后一招,剑锋贯穿希恩之躯,希恩再添重创,洛云襄紧接着再跟一掌,希恩登时倒飞而出;一人倒,一人立,胜败谁属,尘埃落定。

    虽胜希恩,洛云襄面上仍是不见喜色,聂求刑重伤,蜀道行一路追踪,又几经缠战,多半也是精疲力尽,现在不过全凭着心中执念强撑罢了,在望了眼已然渐渐远去的马车,洛云襄只能心内一叹。

    剑锋再转,化作三道剑气各自削向三名嗜血者,洛云襄背上重伤的聂求刑,转瞬已来到蜀道行身旁。

    “离开吧,蜀道行,聂求刑的伤势,不容拖延。”

    “这……”

    挟女远去的马车,重伤在身的聂求刑,虽有意再追下,但蜀道行心知,再战下去也无益处,终究只能无奈的长叹一声。

    “系统,炉石,带我们回去。”

    “扣除一百江湖点。”

    “奸商!”

    充满了西方玄幻色彩的湛蓝色法阵在三人脚下升起,随后三人消失无踪。

    “追……呜啊!”

    希恩有意下令三人追下,奈何伤势沉重,话未说完就已倒地,嗜血者不死之躯至今仍未发挥效用,三人相视一眼,带着希恩往闍城回返而去。

    高峰上,一把提琴悠悠奏响暗夜招魂曲,身着黑色大衣的人,缓缓停下了拉着提琴的动作,看着洛云襄三人消失的地方,眼中若有所思。

    除了驱魔人一族,竟然还有可以克制嗜血者的兵器存在吗?疏楼龙宿……

    神秘的驱魔人放下手中的小提琴,带着心中疑惑,转身消失在高崖之上。

    而在另一边,树林深处,无形的杀网,无形的争夺,叶口月人、中原正道,四曲狭道的烽烟方才平息,战火又再度重燃。

    叶口月人大将,騠骑司狩猎者巽命正于武林中搜寻情报,殊料已入卧江子杀网之中。

    “小蜘蛛,好久不见!”剑锋出,少年轻狂;剑盟少主任飞扬为师尊三人之伤讨债而来,巽命欲走却已被术法围困,难以脱身。

    “中原正道,你们找死!”

    欲退无路,更激发巽命之凶性,快攻连环欲速取任飞扬。

    任飞扬年少轻狂,长剑出处若天马行空,尽显剑盟上乘剑招,数招过后已稳占上风。

    “破命·怒向天!”落入下风,处处见红,巽命极招上手欲夺生路。

    “一剑任平生!”任飞扬同出剑招,剑气浩荡,横扫八荒四野,巽命虽强,终是招弱半筹。

    巨剑嚣狂斩落,巽命首级腾空而起,无首的尸体颓然倒落尘埃……

    “计划,功成。”

    卧江子再展兵略奇谋,敌进我退,敌退我进,针对叶口月人的游击杀网悄然展开。巽命的首级,只是苦境中原战火重燃的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