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你连当炮灰都不够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你连当炮灰都不够

 热门推荐:
    对于安溪的称呼,顾剑生倒是挺意外的。

    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一开始安溪就挺敬畏破晓的。

    安溪跟顾剑生不同,安溪够强,她虽然没有恢复修为,但是对于破晓,她感知出来了一些情况。

    这个人又变强了,而强大了很多。

    就是现在的她,都不一定是对方对手了。

    上一次见面,看起来明明还算弱小的(表明上),可是现在已经不弱她了。

    这,让她有点难以置信。

    一个人的修为,真的可以提升这么快吗?

    所以她下意识改了称呼。

    当然,这样的修为,对天碑神战来说,只是炮灰。

    不过安溪并不敢小看对方,也不会去想天碑神战的后果。

    不管人族有没有胜利的可能,她都不再想跟人族为敌了。

    以前是没的选,现在她想要让自己有个选择。

    至少选一条,不会被厌弃的道路。

    想到这些的时候,她看了眼顾剑生。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看过去,大概是顺便吧。

    江左并不在意对方在想什么,他只是来问几个问题的。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江左开口说道。

    “您说。”安溪一副等待问话的摸样。

    态度非常端正。

    就是想杀她,也可能没好意思下手。

    江左想了想道:“关于至高的一些问题,你对至高有什么了解吗?”

    安溪有些为难,摇头道:“那种境界太高了,对我们来说也是传说中的,所以基本不会有关于他们的情报。”

    安溪担心破晓不满,又立即道:“不过我可以试着帮忙打听一下,不知道您要知道什么?”

    江左直接问出的目的:“我想知道,那些至高有没有道侣,或者子嗣。

    当然,我的意思是成为至高之前。”

    安溪摇头:“从未听说过,至高对我们来说,就是高高在上的神,其他不知道,但是如果有子嗣应该是可以知道的。

    因为神的子嗣绝对不会默默无闻。”

    真的没有吗?

    江左有些皱眉,天眷难道真的不能有子嗣?

    谁规定的?

    如果这规定是真的,他就得尽快升大道了,这样才能有办法搞定。

    半年时间,不能让苏琪为这件事苦恼。

    如果是真的,苏琪得多难过啊。

    不过在决定怎么做前,他需要去一趟幽冥河。

    因为幽冥河有关于天眷的记载,或许可以得到全新的答案。

    而且还能去见见幽司。

    看来年后事情很多啊。

    不过江左并不在意,因为他要做的事,多麻烦都不能阻止,尤其是跟苏琪有关。

    之后江左就打算离开了,不过离开前江左还是对安溪道:“两个月,天碑神战就要开启了,你想好站哪里了吗?”

    听到江左的质问,安溪心里有些慌。

    这是在让她为人族效力吗?

    这时候顾剑生问道:“一定要选吗?”

    江左摇头:“不,只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死的时候也瞑目一点。”

    顾剑生无语,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安溪就立即道:“我不会伤害他的。”

    随后安溪觉得这句话不对,又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在这里住的挺好的,并不想参与神战。

    但如果一定要帮助人族的话,我会试着帮助。”

    江左摇头:“帮人族?不,你只要不帮那些人捣乱就行,尤其是在江城。”

    这个很重要,如果江城被毁,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家要没了,苏琪得多难过。

    所以江左不得不问一句。

    安溪有些不解,顾剑生也不懂。

    不过天碑神战事关重大,顾剑生觉得自己也无法置身事外,随后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江左看了顾剑生许久,问道:“当拉拉队吗?”

    “……”

    顾剑生懵逼了一会,才咬牙道:“我五阶。”

    江左道:“远古时期天碑神战,炮灰的级别是八阶左右,你呢?”

    顾剑生:“……”

    破晓就这点不好,拽,狂,目中无人,不给人丝毫颜面。

    重点是你还无话可说。

    最后破晓离开了,等破晓离开后,顾剑生才问安溪:“前辈,我很菜吗?”

    安溪坐了回去,然后用腹语正色道:“我饿了。”

    顾剑生:“……”

    顾剑生很难受,最后开口道:“吃什么?不能要太油腻的,因为你吃不完。”

    ————

    离开了顾剑生家,江左就打算去谈市场二部,顺便打个卡,表示自己还活着。

    没办法,自己跟市场二部的人不熟,那些人也没办法证明他还活着。

    所以还是偶尔过去打个卡适合,省的到时候办公桌都没了。

    这种事也是发生过的。

    毕竟几个月不回去,谁知道你是不是还活着。

    不过有些人会特地挂个单子,就是告诉主管长时间不会来。

    不说长时间不会来,不是太急就是发生了意外。

    江左重新来到市场二部,这里依然没什么变化,除了某些部门的人,大部分都不在意过年。

    要不就是孤家寡人,要不就是家里长辈闭关中。

    只有极少数人已经放假回家了。

    江左回来,并没有引起任何波澜,以前他还算个名人,但是最近他基本没声音了。

    所以,一个个也没怎么感觉破晓有什么特殊的。

    顶多是修炼了七情六欲诀。

    当然,现在江左可是六阶修为,这要是被这些人知道了,大概江左就出名了。

    因为市场部,没有六阶。

    不,应该说五阶之后,就不会有人留在市场二部了。

    身份已经远远超越了市场二部。

    五阶,有钱都可以开山门了。

    而且五阶的价格太贵,很少有让五阶心动的单子。

    当然,江左没有这种概念,他回到自己的位置,打开了电脑,然后开始查阅委托。

    看看有没有什么普通的委托,可以打发打发时间。

    他现在的委托依然停留在二阶,不过他也不介意。

    钱不在多,简单就好。

    毕竟家里有人等。

    挺好的。

    不过看了下,虽然有几个适合的,但是都要改天。

    很遗憾,改天他没空。

    之后江左没再查看委托,而是打算打电话给唐水,让他这两天过来,省的之后放假没时间,年后太忙又给忘了。

    只是江左刚刚拿出手机,刚刚找到联系人,手机就响了。

    不巧的是,来电的,刚刚好是唐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