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特种兵王在校园 > 第1124章:看破不说破

第1124章:看破不说破

 热门推荐:
    张凡在说完自己的猜想之后,包括林牧在内其余特行小组的全部看向了他。

    不得不说,这家伙虽然平时不是怎么靠谱,但作为第一射手的他,观察力绝对是胜他人一等的。

    况且史文等人和唐琦认识的时间与张凡相同,在听完他的这些猜想的言论之后,不免心中也起了疑心。

    因为按照常理来说,展开营救行动最好的方式从来都是越秘密进行,参与人数越少越好,这样才更能保证被绑架人员的人身安全。

    只有极个别的情况下,才会采取“大张旗鼓”的大规模人员参与行动。

    ——这种情况的先决条件,就是根本不在乎人质的死活。

    而这次任务,唐琦一开始就想着采取总攻营救的方式,在林牧极力反对,甚至翻了脸,才勉强同意先进行营救行动,再采取最后的总攻。

    再有,就是在任务开始之前,特行小组成员第一次看到唐琦在江宁军区带来的特战人员之后,都不免感觉数量未免太多了一些。

    由此可见,唐琦这家伙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单纯的救人,而是另有他意。

    此刻,张凡根本不理睬其他人的眼光,只看着林牧说道。

    “老大,您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

    所以在江宁市说都那句‘计划就是作战’的话并不是因为情绪所致,而是故意说给唐琦听的。

    而且,之前您在房间里宣布作战计划的时候始终都没把唐琦和那个殷特工算进去,要不是那家伙在旁边大吵大闹,可能连后面的总攻行动都不会有了吧。”

    这一次张凡说完之后,林牧又笑了一下,摇了摇说道。

    “我看,以后要是我离开了特行小组,下一任头目不应该是恶魔,而应该是你嘴炮才对。”

    林牧在夸张凡,而且从他的神情看出,这句夸词也并不是和平常一样的调侃。

    这便说明张凡的猜想确实正中林牧下怀。

    而且这“下怀”也不是现在才被中的。

    一开始,林牧在江宁军区机场见到殷子琪与唐琦同时而来的时候,心里早就有了可疑的想法。

    并且猜到唐琦应该早就知道自己活得消息。

    要知道当时林牧因为季林乔被抓的事情早已经急的不成样子,哪里还有心情装鬼吓唬唐琦,他那样做完全是想试探一下。

    结果,唐琦犯了和殷子琪同样的错误。

    那就是把戏演的太过逼真。

    逼真到有些假了。

    林牧才不相信一个在硝烟战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而且杀了那么多人的家伙会怕鬼?

    明显一开始所表现出来的恐惧就是做给他来看的。

    而在车上所说的那两个猜想,无非也是在试探而已。

    最后的结果,唐琦对两个猜想都是敷衍了事,所有关注点都在殷子琪提出的那个“校外之人”身上。

    再次证明,这家伙前来的真正目的并非单纯只为了营救人质。

    却是带着另外的任务而来。

    这任务,就像刚刚张凡所说。

    她是来打仗的!至于人质的死活,并不在这真正的目的之中。

    而最终妥协了林牧的作战计划。

    中间的原因可以细想,也可以不细想。

    细想的话,是林牧之前做的戏份很足,多次翻脸让唐琦也不得不顾及一些,再加上整个特行小组只听林牧的指挥,她也无法从中作梗。

    不细想的话,这家伙的功利心比任何人都大,林牧的作战计划已经算是照顾到了所有的方面。

    不影响救人,也不影响总攻。

    要是结果最后把人救了,对方也抓了或者消灭了。

    这对唐琦来说,也是一件何乐而不为的事情。

    不过在林牧的心里,唐琦终究是忽略了一点。

    这一点也是让唐琦曾经吃了大亏,还差点死在战场的重要因素。

    那就是……“老大,我等您这句话可是等了整整两年了。

    没想到在今天这个时候就说了出来。

    没错,要论心机胆魄除了你我之外,整个特行小组根本找不出来第三个人。

    所以,如果哪天您要是光荣退休了,我才是接班的不二人选。”

    狗永远改不了吃屎。

    林牧这才夸了张凡一句,这家伙就开始原形毕露、洋洋得意起来,又开始胡说八道。

    史文根本懒得理他,只看着林牧说道。

    “圣人,嘴炮的话是不是……”“虽然我不确定,但嘴炮的话确实说到了我的心里。”

    得嘞。

    再次得到林牧肯定与“赞许”的张凡,整个人开始嘚瑟上了天,眼睛看着史文,身体一个劲儿摇晃不定。

    “那我们怎么办?”

    史文问道。

    “不怎么办,现在既然已经顺着唐琦将计就计,就没有什么回头路了。

    我这次行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人救出来。

    至于后面的总攻,咱们离得越远越好。”

    史文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又说道。

    “圣人,要不咱们现在就开始分开搜寻吧,找到人以后再汇合开始营救。

    以免唐琦因为等的时间太久而有变故。”

    史文在说完建议之后,林牧还没回答,张凡那边有开始嘚瑟起来。

    因为史文所说的这些不就是刚刚他所提议的么。

    “老大老大,您看行尸走肉都同意了我的想法,咱们分开去找吧,那样也快一些。”

    “不。”

    林牧一口拒绝。

    但他并没有阐述拒绝的原因,而是说道。

    “老杨的药都分好了吗?”

    史文不像张凡一样多嘴去问,只回答林牧问题。

    “分好了,除了您,我们每个人都有包括许文军。

    至于剩下的,也按照您的吩咐给了唐琦和殷子琪他们。”

    “那就行了。

    现在休息结束马上出发。”

    “是。”

    听到林牧的命令,众人抛开刚才所有的话题,心无旁骛地投身于行动之中。

    林牧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月光,心中暗忖。

    ——但愿一切都是我的多想。

    ————“大小姐……”听到云崖的喊声,望着窗外月光的慕嫣然头也不回的说道。

    “我知道了,车云杰已经发来了消息。”

    云崖站在后面,小心说道。

    “那我们……”慕嫣然依然望着窗外的月光,像是是在思考着什么。

    忽然,她的手才伸进口袋之中,拿出一条洁白无瑕的白布。

    一边回头,一边将白布戴在脸上。

    双手在后面一系,低声说道。

    “那就让他们有来无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