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兵 > 第815章、告别过去,迎接未来!

第815章、告别过去,迎接未来!

 热门推荐:
    这又是一场大战。

    浩浩荡荡,声势赫赫。

    惊天动地,波澜壮阔。

    酒店前台打来电话,表示隔壁住客疯狂投诉,请求这场战争的激烈程度要适当。

    秦风没理会。

    然后酒店前台又打来电话,表示隔壁住客是位出差在外的单身狗。

    秋梦蝶让秦风别理会。

    最后酒店前台再次打来电话,表示隔壁住客已经离开,并且给了他们酒店差评。

    秋梦蝶用不可描述的声音回应,酒店前台主动挂了电话……但这一战,秦风同学还是失利了。

    或许是积郁了太久,再度交手,前前后后才不到一个小时,秦风便失了控,宣告了战斗的结束。

    毕竟,和秋梦蝶相识以来,两人似乎还从未有过这么长时间的不见面,不动手……风停雨歇。

    灯火通明的房间中,秦风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习惯性的点了一支烟。

    疲惫不堪的秋梦蝶,慵懒如小猫的趴在秦风胸口上,语气幽怨道:“你把我唯一的裙子搞坏了,明天我穿什么?”

    “酒店附近有很多衣服店,我问过了,两百块钱就能买一套。”

    秦风说道。

    “两百块钱一套?”

    秋梦蝶瞪眼道:“你看我像是穿那种衣服的女人么?”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秦风道:“做我的女人,只能穿那种档次的衣服,除非你自己掏钱。”

    “一个男人不给女人钱花,你还有理了。”

    秋梦蝶鄙夷道:“幸好老娘自己有钱,不然跟了你这种抠门货,还不如一头撞死。”

    “要不是知道你有钱,我也不会乐意来这一趟燕京。”

    秦风没心没肺的说道。

    秋梦蝶吐槽:“你这种男人,不配拥有爱情。”

    “你这种女人,不配得到我这样的奇男子。”

    秦风还击。

    秋梦蝶忽然沉默了。

    感官敏锐的秦风,感觉到了胸口处传来的温热之意。

    那是眼泪。

    秦风心头颤了颤,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默默的紧了紧手臂,将秋梦蝶那柔软的娇躯抱的更紧。

    秋梦蝶咬牙道:“秦风,我恨你。”

    秦风笑着点头:“我知道。”

    秋梦蝶说道:“我不会因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为我受伤而心疼你。”

    秦风:“我知道。”

    秋梦蝶:“我是个没心没肺的狠毒女人。”

    秦风:“我知道。”

    秋梦蝶:“你小心点,搞不好我就是潘金莲,某天悄悄的给你喂毒药。”

    秦风:“我知道。”

    秋梦蝶不再说话了。

    接着,她那羸弱的身躯开始颤抖,颤抖的越来越厉害,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嚎啕大哭。

    哭声惨烈,撕心裂肺。

    仿佛要将这一生所有的委屈和苦水,都以哭的形式宣泄出来。

    秦风仍然没有出声安慰,只是抱着秋梦蝶的手臂越来越紧。

    这是他第一次认识这样的秋梦蝶。

    他知道,这个女人以前的所有妖精,都是伪装出来的,她的纯净,不亚于秦风身边任何一个女人。

    他知道,这么多年以来,宿命的不公,秋梦蝶一个人只身扛着,沿途的心酸和艰难,只有秋梦蝶自己清楚。

    这个世界没有人活的容易,而秋梦蝶,却是比任何人都还要不容易。

    现在好了,她终于脱离苦海,即使之后会迎来更多更可怕的困难,但她起码不再是一个人扛,因为有一个男人,永远都会站在她身前。

    只要这个男人不倒下,她便不会垮。

    雷雨之后的彩虹,令人向往,也令人泪下。

    秋梦蝶这一哭,告别了过去,迎接了未来。

    宛若新生。

    正如世人常说的那句话。

    哭出来,就好了。

    ……燕京的这场雪,真是下的没完没了了。

    翌日,还在下。

    仇家庄园内,仇天玥一如既往的早起,亲自给仇老送早饭。

    一碗清粥,两碟小菜,朴素简单,却是仇老最喜欢的生活。

    吃着这样的早餐,仇老喟然感叹:“像我们这些人,生来就注定,过不了真正悠然自得的生活。”

    “命运天注定。”

    仇天玥浅笑道:“既来之,则安之。”

    “你还小,等你到了一定的年纪,经历的事情多了,见过的事物广了,就会发现,这世上真正幸福的人,只有普通人。”

    仇老说道。

    仇天玥没再说什么。

    爷俩沉默半晌。

    仇老忽然说道:“秦风身在何处?”

    仇天玥回答道:“一家很普通的酒店,据说……昨晚被人投诉了一宿。”

    仇老闻言一愕,继而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秦风才是个自在人啊。”

    仇天玥又不说话了,俏脸微微泛红。

    有些话实在难以启齿,如果成日都沉迷于男女欢愉之中是自在,那她这辈子都不想要自在了。

    秦风那厮也真够奇葩,前不久刚刚大开杀戒,完了就迫不及待的回酒店,做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简直是……人渣,人渣!仇老瞟了仇天玥一眼,似是看出了什么,沉吟片刻,忽的说道:“天玥啊,你也年纪不小了吧?”

    仇天玥微笑:“爷爷,这世上是没有女人愿意承认自己年纪不小的。”

    仇老笑了笑:“你该成家了。”

    仇天玥摇头:“好男人太少,有能力的男人更加少。”

    仇老问:“秦风如何?”

    仇天玥一惊:“他有老婆,而且不是一个!”

    仇老哈哈大笑:“请他来仇家坐坐。”

    仇天玥更惊:“爷爷,您确定?”

    仇老:“有什么不能确定的?”

    仇天玥斟酌道:“他已经和季秋两家结下死仇,还有武林陆家必然也不会放过他,在这种时候,仇家若是请他来做客,间接也等于是在表态。”

    “表态又如何?”

    仇老眯着眼睛笑道:“这桩交易,仇家莫不成还能亏了?”

    仇天玥瞳孔微缩,内心震骇。

    仇老是出了名的求稳,这种时候,竟是做出这样的决定,即便是最了解他的仇天玥,一时半会儿,都感觉极其的不可思议。

    但很快,仇天玥也明白了。

    的确,这桩交易,仇家亏不了。

    说句难听的,仇家其实早已走上绝境,而现在,能够帮助仇家走出绝境的人,唯有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