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命道尊 > 第98章 冰冷的杀气

第98章 冰冷的杀气

 热门推荐:
    “我说紫烟掌柜,你怎么看上去比我还要着急啊,这被血杀门盯上的又不是你,你是不是怕我被人暗杀了,就没人帮你炼丹了啊,那样你就通不过你家族的考核。”

    李傲天神色古怪的问道。

    “你你将我紫烟当什么人了,没错,我是想让你帮我炼丹,助我通过家族的考核,可现在这事关你的身家性命啊,你怎么还有心思开玩笑!”

    紫烟被李傲天气的不轻,她刻意强调道。

    “说白了还是为了炼丹的事,你放心好了,就算血杀门要派杀手来杀我,也没有这么快,我现在伤势已经痊愈,我会尽量赶在血杀门杀手到来之前,完成咱们之间约定。”

    李傲天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你难道听不出来,我关心你的老命,要比关心你帮我炼丹之事要多嘛!”紫烟气的翻了翻白眼道。

    “是嘛,那这么看来,你还是将我李傲天当朋友的,我真是万分感激啊。”

    李傲天先是愣了愣,随后笑着说道。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重点,那可是血杀门,他们要你和你父亲的命啊!”

    “你居然还能如此淡定,你要知道,血杀门可不比罗家南宫家这些势力,他们只要派出个神轮境界的杀手,那要你的性命,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现在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出手!”

    紫烟没兴趣和李傲天瞎扯,她再次强调道。

    “随时都有可能出手?有这么快吗?我太一城地处偏僻,又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城,要杀我的人就算是从最近的血杀门分舵赶来,那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啊。”

    李傲天终于凝重了起来,他刚才之所以那么淡定,主要是觉得自己还有时间。

    只要有时间,李傲天便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将自身的修为再提升几个小境界,到时候就能一举灭掉南宫家和陈家。

    一旦南宫家和陈家被灭了,那血杀门的杀手就算是再怎么想杀自己,那也肯定会放弃。

    毕竟雇主都死了,血杀门的人也不是闲着没事做,肯定这暗杀一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当然有这么快,据我所知,南宫家和陈家请的杀手,是白荒城血杀门分舵的,白荒城是一座二流修炼之城,离你太一城虽说不算近,但也不算太远。”

    “不说神轮境界的修炼者能御空飞行,便是一般的炼气期修炼者,只要有头速度够快的坐骑,那花个几天的时间也能赶到。”

    紫烟十分肯定的说道。

    “我真的很好奇,你怎么对此事知道的这么清楚啊,搞得好像你是血杀门的人一样,连他们多长时间能赶到太一城你都知道。”

    李傲天很是奇怪的问道。

    “这我也不瞒你,这些消息呢,是我从天兵阁得到的,天兵阁你有印象吧,当日在拍卖会上,你为了那块黑寒重金,还得罪了他们的一位炼器师齐老。”

    紫烟开口提醒道。

    “有印象,不过天兵阁又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呢,天兵阁以炼器闻名,这事和他们扯不上什么关系吧。”

    李傲天还是有些不解。

    “天兵阁是以炼器闻名没错,但外人不知道的是,他天兵阁其实暗中和血杀门有生意往来,这种生意并非寻常的生意,说白了就是天兵阁为血杀门揽杀人的生意,而他们也能从中获得好处。”

    “正是因为有天兵阁在暗中牵线,所以南宫家和陈家才能联系上血杀门的,我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自天兵阁掌柜那里得到了这个消息,这不,第一时间就赶来告诉你了,也好让你早做准备。”

    紫烟郑重其事的解释道。

    “特殊原因?我猜你肯定是在天兵阁安插有眼线吧,否则你不可能知道的这么详细。”李傲天面露狐疑的问道。

    “你怎么跟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什么都瞒不过你啊,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办?”紫烟关心道。

    李傲天无奈的摇了摇头:“还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你莫非还想让我望风而逃啊,我要是逃了,我的族人怎么办,我李家在太一城的基业怎么办。”

    “其实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我建议你还是以退为进的好,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以你的能力,即便是让你李家迁移太一城,另寻一处容身之地从头开始,那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要你们李家撤出了太一城,那南宫家和陈家也就没有再要你性命的理由了,你大可日后再杀回来嘛。”

    紫烟在想了想后,开口提议道。

    “以退为进?哈哈哈哈,你是让我躲起来当缩头乌龟嘛,抱歉,我没有这个习惯,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也很感谢你特意前来告诉我这个消息,若没有其它的事情了,你请回吧。”

    李傲天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你怎么这么犟呢,我这可都是为你好啊!”

    见李傲天非但不听自己的劝,还催着自己离开,紫烟顿时气的玉脸通红。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不是已经谢过你了嘛,赶紧回去吧,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你要是再这么劝我,让我李家迁移出太一城,那我可就要怀疑你和陈家南宫家勾结,给我下套了。”李傲天继续催促道。

    “你居然怀疑我!我好心来给你报信,你竟然好很好,你就当我今天没来过,也没有和你说过这些话!”

    “李傲天,我知道你不怕死,不过你之前答应了帮我炼丹,而那些炼丹材料我也早就准备好了,现在就走吧!”

    强行压制住了心中的怒火,紫烟面露冷笑道。

    “现在就走?”李傲天微微一愣。

    “废话,你要是等下就被血杀门的杀手给暗杀了,那我找谁帮我炼丹去,你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紫烟冷哼道,显然心中正生着闷气。

    “到底是生意人啊,考虑事情就是周祥,你这是想榨干我在被暗杀前的最后一点价值啊,行,我李傲天答应了的事从不反悔,现在就和你去。”

    李傲天说着,直接便朝着门外走去,紫烟见状立马跟了上去。

    出了房门后,李傲天很快便来到了一楼的门口。

    此刻在傲天居的门前,张三李四连带着八名李家护卫正把守着大门。

    见李傲天出来了,张三李四等人连忙恭敬的行了一礼,尤其是那八名李家护卫,看向李傲天的眼神中,露出了毫不掩饰的崇敬之意。

    并没有急着离开,李傲天自储物袋内取出了一枚空白玉简,随后将之贴在了眉心,开始以神识之力刻录了起来。

    前后也就数息的功夫,李傲天便将玉简取下交给了李四。

    “将这枚玉简交给家主,让他按我在玉简内所说的去做,记住了!”

    神色凝重的嘱咐了李四一句,随后李傲天便带着身后一脸疑惑的紫烟离开了傲天居。

    “我还以为你真的不在意呢,没想到你对血杀门还是忌惮的嘛,否则也不会特意留下玉简给你父亲了。”

    和李傲天一前一后走在下山的小路上,紫烟突然开口道,语气有些冷淡。

    “谁说我忌惮血杀门了,我只是担心我父亲而已,你不是说了嘛,他血杀门的目标是我和我父亲两个人。”

    李傲天语气淡漠的说道。

    “那不一样是忌惮嘛,其实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我给你的建议,现在就带着你李家的人撤出太一城,这样虽然在颜面上有些不好看,但至少能保全性命。”

    紫烟在略微犹豫了一下后,再次开口劝道。

    “不要再提此事,还是说说别的吧,对了,那一批聚灵丹卖的如何?”李傲天转移了话题。

    “唉聚灵丹卖的很好,三天不到就全卖光了,价格一连上调了好几次,赚了不少,这还得多谢你啊。”

    见李傲天如此坚持,紫烟长叹了口气,随后说了一下聚灵丹售卖的情况。

    “那还不错,我再帮你炼制几批丹药,只要你王家的考核公平公正,我想让你通过考核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紫烟聊着,很快李傲天两人便出了李府,来到了太一城的街道上。

    虽然罗家这样一个大家族被灭了,但这对太一城内的居民来说,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傲天,听说再过一段时间,真雷宗就要来你太一城选拔弟子了,你到时候会不会参加?”

    正走着,紫烟突然开口问道。

    “我对真雷宗没什么兴趣,对了,你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还莫名其妙的直呼我名,你不是一直都叫我李道友和李二少爷嘛。”

    李傲天有些奇怪,他潜意识感觉紫烟有什么话想和自己说,但又不好开口。

    紫烟闻言撇了撇嘴:“本掌柜高兴怎么称呼你就怎么称呼,这是我的自由,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叫我紫烟啊,我又不介意。”

    “我可不敢,你是王家的小姐,我不过是太一城一个小家族的少爷,而且还是二少爷,咱俩的身份不对等。”

    “再说了,我没觉得咱两的关系有那么好,可以亲密的直呼其名,我还是叫你紫烟掌柜比较好。”

    李傲天摸了摸鼻子,脸色略显尴尬。

    “你爱怎么叫怎么叫,随你便,不过你为什么会对真雷宗没兴趣呢,要知道真雷宗虽然算不上顶级宗门,但在这古华大陆也是颇有名气的,有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往里钻,还钻不进去呢。”

    “以你的修炼天赋,就是直接入选真雷宗内门弟子,那也不是什么难事,我知道你天资卓越心比天高,可这太一城毕竟是座资源贫瘠的偏僻小城,你便是成为了此城的第一强者那又能怎么样,人还是得将目光往长远看。”

    紫烟善意的提醒道。

    “我说紫烟掌柜,你今天的话有点多啊,从你来找我的那一刻起到现在,你对我的关心就没停过,这好像有些过头了吧,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

    李傲天突然转头盯着紫烟道。

    “我我没什么话要说啊这不是朋友之间正常的聊天嘛。”

    被李傲天直勾勾的盯着,紫烟玉脸一红,随后语气吞吐的说道。

    “你真没话要说?”李傲天再次确认道。

    紫烟闻言,神色有些紧张:“没有!我有”

    “有话也别说了,没想到他们真的来了,速度还真够快的!”

    李傲天突然打断了紫烟,同时转头朝着身后看去。

    顺着李傲天的目光望去,紫烟当即脸色一变,只见三个身穿黑衣戴着黑纱斗篷的人,正朝着他们两人走过来,

    随着三个黑衣人的靠近,一股无形且冰冷的肃杀之气,顿时逼近到了紫烟两人的身前。

    街道上的行人感受到这股肃杀之气后,全都自主退到了街道两侧,显然都知道这是要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