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从劫仙开始 > 7、财迷?吃货?

7、财迷?吃货?

 热门推荐: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暂不论山门外王文杰等人此时作何感想。山门内,陆离抱着凤无双径直到了凤无双的卧室,一路轻车熟路,让他身后的三小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早就与自家师父有关系。

    “大师姐,这个大叔是谁呀?对我们这里怎么这么熟悉?”在陆离抱着凤无双进入卧室后,三小就停了下来,小正太白羽悄摸摸地拉了拉夏北桐的衣角,小心询问。

    夏北桐眨了眨眼睛,她自然也不认得陆离。

    凤鸣歧却煞有介事道:“以这大叔对我们的熟悉程度来看,他肯定来过,而且次数还不少,所以我认为他一定是咱们师父的相好,不对,应该说是姘头。”

    夏北桐抬手拍了下凤鸣歧,“不许这么说师父。”

    凤鸣歧委屈道:“我又没说错,书里说了相好是光明正大的恋人,偷偷约会来往的是姘头。”

    “……”夏北桐顿时无言以对。

    而在卧室内的陆离自然是能听到这些对话,嘴角微微抽搐。摇摇头,拍了下腰间的酒神葫芦,一枚晶莹玉润的碧色丹药从葫嘴飘出。伸手接住,然后捏开凤无双的嘴,跟着以元气将丹药渡入其口中。

    这丹药叫做六神玉露丹,是一种五品的疗伤神药。此时若是有识丹的人在此,定然要心疼地大骂陆离这个败家子。六神玉露丹号称所受之伤非六品以上的修士所致,不论是多重的伤都能够在短时间内痊愈,另外不仅能够疗伤,对修为也大有裨益。而凤无双的伤其实并不是非常重,寻常的话,昏迷一段时间后就能够自行醒来,之后只要搭配普通丹药自行调息便能够复原。

    而陆离之所以直接就使用六神玉露丹,却并非是他不知道这丹药对于普通修士而言是有多么珍贵,只是因为这丹药对他而言跟普通丹药没区别,毕竟他可是继承了修行界大佬的遗产。

    喂了丹药之后,接下来只要等凤无双醒来就好。而趁着这段时间,陆离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规划一下自己接下来的生活,比如说给自己制定第一个生活小目标和第一个人生大目标。

    就在这时,一个软糯的语声在陆离身后响起,“师……师母,我师父醒了吗?”

    陆离下意识便回道:“还没……”随即便反应过来,转过身瞧着趴着门框上怯怯地瞧着自己的小正太白羽,“不对,你喊我啥来着?”

    白羽挠了挠头道:“师……师母啊,二师姐说你是师父的姘头,我想那也应该叫师母才对。”

    “……”

    陆离眼神飘向了凤鸣歧,后者大眼珠滴溜溜一转,在陆离疑惑的目光下朝他冲了过来,跟着双手张开抱住了他的腰。

    “师母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晚才出现,害的师父被打伤,我和师姐、师弟被人欺负,呜呜呜……”凤鸣歧抱着陆离的腰,眼泪说来就来。

    陆离有点懵逼,试图去将凤鸣歧手从腰上掰开,不想刚碰到她的手,她哭的更大声了,还边哭边叫:“师母肯定是不想要师父和我们了,肯定是嫌弃我们了,所以才故意这么晚才出现,哇哇哇……”

    眼见如此,陆离求助地瞧向了夏北桐,后者却面无表情地避开了他的目光。

    “咳咳,小丫头,不是,你们误会了,我跟你们师父没关系。”陆离有点慌,虽说他现在也算是个五百多岁的老怪物,但他的这五百年就是一个人修炼着度过,心性有所变化,但也不大,此时给凤鸣歧这么一整,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咋整。

    然而,他这么说,凤鸣歧哭声却再次升级,已经是撕心裂肺的地步了,当真是见者流泪闻者伤心,以至于陆离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什么事。

    “那个……丫头,要不这样,只要你不哭了,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情。”思来想去,陆离只能拿出当年对付自家小侄女的招数。

    哭声瞬间止息,凤鸣歧泪眼朦胧地抬头看着陆离,委屈巴巴地问道:“真的吗?”

    因为哭声瞬间止息,陆离忍不住怀疑自己被坑了,但瞧见凤鸣歧可怜兮兮的神态,立时暗自谴责自己怎么可以用肮脏的思想揣测这么可爱的小萝莉。

    “我对天发誓,绝对说到做到,嗯,只要不违背道义和原则!”陆离习惯性地发誓,好在猛地想起如今所处的世界已然不是地球,尤其对于他这样的修士来说,誓言是绝对不可以乱立的。

    说完之后,陆离略有些忐忑地看着凤鸣歧,虽说刚刚加了一句,但天知道凤鸣歧会提出怎样的要求,若是办不到的话,那定然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凤鸣歧眨了眨眼睛,道:“我要礼物,不对,我、师姐还有师弟都要礼物。”

    “唔,就这样?”陆离一愣。

    凤鸣歧小眉头皱了皱,随即伸出两根手指头,道:“不能只有一份礼物,我们每个人都得有两份,一份是补偿礼物,一份是见面礼物。”

    “没问题。”陆离豪气道,心里松了口气,果然只是个小丫头,“那你们想要什么礼物?”

    凤鸣歧立即道:“我要钱,好多好多钱,堆起来比我还要高的那种。”说到这里,她还比划了起来,两只大眼睛更是好似闪烁着光芒一样。

    “呃……”陆离嘴角微微抽搐,他万万想不到眼前这个可爱的小萝莉居然是一个财迷。

    陆离转头瞧向小正太白羽,后者怯生生地问道:“真的可以随便提吗?”

    “嗯。”

    “那……那我要好多好多好吃的……”白羽说着还舔了舔嘴唇。

    “……所以一个财迷,一个吃货,那……”陆离如此想着,瞧向了夏北桐。

    “我不需要。”夏北桐冷冷道。

    “大师姐你不要的话可以给我啊,我可以要更多更多的钱。”凤鸣歧此时再无方才可怜模样,完全开启了财迷模式,“还有小师弟,你真的是笨死了,要吃的干嘛,只要有钱了什么好吃的都可以买得到。”

    白羽挠了挠头,弱弱道:“可是……可是之前师父赚钱的时候,我们不还是没有好吃的嘛。”

    “小羽,不是师父不给你买好吃的,那是因为师父要考虑到我们每天都能够吃饱肚子。”夏北桐道。

    闻言,陆离忍不住回头瞧向床上的凤无双,暗想:这女孩也不过二十岁出头吧?

    “大叔……不,师母,那你什么时候兑现礼物呢?”凤鸣歧叫道。

    “现在,来,你走开一点。”陆离说着自己也稍稍后退一步,随即拍了下酒神葫芦。只见一道华光由酒神葫芦喷涌而出,下一刻便有晶莹剔透的‘玉石’出现在地上,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呼吸间,高度便已经超过了凤鸣歧,陆离也就停了下来。

    这些‘玉石’在九州大陆有一种统一叫法‘元石’,因为其中含有精纯的元气,故而可供修行之人直接吸收。另外还有诸多用法,比如布阵、炼丹、炼器等等,属于九州大陆的战略性物资。而如此多的元石,已经可比普通小宗门一年甚至数年的元石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