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跑腿平台 > 0018 坑熟要趁早,真熟了就不好坑了

0018 坑熟要趁早,真熟了就不好坑了

 热门推荐:
    “你总有一天要跟所有的记忆相安无事握手言和,那里面有他也有你,有他的青春也有你的年华。

    “就这样吧,让他安静的留在那里吧。他不会发福不会大腹便便,你也不会穿得西装革履对着镜子练习应酬时的笑容;他永远在你回忆中的那个篮球场上飞洒着汗水,你也会一直是微笑着为他递上毛巾和水的少年……

    “就这样吧,握不住手中的沙,不如就干脆扬了它……”

    黄贝贝正在为她的公众号新文章而奋笔疾书的时候,微信来了新的消息提示。

    【于宴祖】: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交往,可以吗?

    呵,男人……

    黄贝贝顺手截图发给了了温禾禾。

    对方秒回:“呵,男人……”

    【锄禾要趁早】:我都说了那小子专门找你的公众号留言要加你,肯定没安好心的啦!

    【黄大仙儿】:[捂脸][捂脸][捂脸]

    【锄禾要趁早】:你跟他聊什么了?他一句话都没跟我说。

    【锄禾要趁早】:你输了啊,明天记得请我吃饭!

    【黄大仙儿】:什么都没说啊……

    【黄大仙儿】:我就打了个招呼!

    【黄大仙儿】:然后刚准备开始写文的时候就跟他说了晚安我要睡了。

    【锄禾要趁早】:你的文啥时候写完,等着看呢![递刀片]

    【黄大仙儿】:不吃辣的!

    【黄大仙儿】:被这么一打扰,没心思写了啊[Word你已经是个成熟的软件了应该是时候学会自己码字了]

    【锄禾要趁早】:火锅火锅![宝宝今天就要吃火锅]

    【黄大仙儿】:原本觉得他还有点和别人不一样呢![呵男人]

    【黄大仙儿】:吃饭的时候都没要我微信[宝宝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黄大仙儿】:不吃辣的!不吃辣的!不吃辣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锄禾要趁早】:咦,“不一样呢”,很少听见你对别的男生有这样的评价啊。[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锄禾要趁早】:男人都一样的,你都被求了几千次交往了,还没习惯?[安啦安啦]

    【锄禾要趁早】:好吧好吧,鸳鸯锅就鸳鸯锅[川都人发出了妥协的声音]

    【锄禾要趁早】:你怎么回他的?

    【黄大仙儿】:回个屁咧,我不是睡了吗![女神发出了呵呵我要睡觉了的声音]

    【锄禾要趁早】:这不能怪她,女王大人你虎(划掉)娇躯一震,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弟弟被你吸引了有什么奇怪的。

    【黄大仙儿】:啊啊啊啊啊![宝宝又生气气了快来哄我]

    【锄禾要趁早】:直接删掉他好了,黄大仙儿法力无边,只需一个念头就能让男人陷入想思地狱!

    【锄禾要趁早】:人生中本来就有很多事是无法控制的。

    【黄大仙儿】:[抓狂][抓狂][抓狂]

    【黄大仙儿】答应我,不要再用你的低滥的文字水平来辣本女王的眼睛可好?[我瞎了啊]

    【黄大仙儿】:屁咧,除了大姨妈和你对辣菜的嗜好外,还有什么事是不能控制的?

    【锄禾要趁早】:找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敬个礼,握握手,你是我的好朋友!

    【黄大仙儿】:放屁也可以控制啊!

    【黄大仙儿】:什么意思?

    【锄禾要趁早】:你能控制住自己在读这段歌词的时候不在心里把它唱出来吗?

    【黄大仙儿】:[冷汗][冷汗][冷汗][你赢了]

    【黄大仙儿】:[好有道理无言以对]

    ……

    于宴祖今天一天都处于恍惚之中。

    他理解不了在十年的时间里与外界没有任何接触与社交的日子,即便是囚犯,也有放风,有劳役,有狱警揍你(应该吧?)的时光。

    再不济,还能触碰抚摸到身边的一切东西,墙、马桶、铁杆、狱友……

    白婉儿到现在还未疯掉,已经让他无比的敬佩了——这个可怜的女鬼甚至连用头发来勒他这样无聊的游戏都能玩得津津乐道。

    哦,还有向黄贝贝表白这个恶搞……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事的时候。

    何况人家现在也没回她,而他无论发什么过去都不太合适。

    “不好意思,昨天那句话不是我发的……”

    “我的朋友昨晚用我手机乱开玩笑的……”

    “其实我并没有这么喜欢你……”

    “我不是那种只见了一面就要表白的人啊……”

    怎么说都很尬好吧……

    打住!先不想黄贝贝的事,回到白婉儿上来吧。

    订单上的任务是要让她成为女主角,简单来说就是要凑齐1000个崇敬她的人,满足她生前原本可以文学社、迎新晚会、设计大赛中大放光彩的遗憾。

    可问题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听不到的魂体,又怎样让1000个人崇敬她?

    立个祠?呃……

    至于【位面跑腿平台】的奖励,什么永久性技能,什么晋升跑手等级,于宴祖现在都不去考虑了。

    反正也不知道有什么鬼用。

    他现在是真的想帮白婉儿解除她莫名的束缚,虽然让她成为手机的器灵,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如果暂时做不到,是不是应该每天晚上凌晨十二点后去陪她聊聊天说说话?

    至少让她在这段日子中不要这么孤独?

    要不……于宴祖双眼一亮,想办法帮白婉儿弄一台她可以使用的WM手机?

    或是直接把自己这台WM手机借给她用,让她可以刷刷论坛微博短视频什么的?

    当然最主要的是,要帮白婉儿申请个微信号,不能再让她拿自己微信乱搞!

    不管怎样,那个二手手机店铺怕是还得跑一趟,就算打探不出这台神奇的WM手机来源,王胖子借给他的那台手机的屏幕也得修一下。

    可能还得再弄张卡,放在WM手机之中上网用,顺便帮白婉儿注册个微信号……

    于宴祖认真地规划着今天的行程,完全不顾他囊中羞涩的事实。

    嗯,不过之前起点跑腿平台的两千块押金退了下来,理论上他现在也不算特别穷了。

    下午的课一结束,于宴祖让室友帮他把课本带回寝室,骑着自行车就往昨天那家手机店赶。

    今天这店里倒是有客户,一个身材高挑从背后看来就感觉肯定长得不错的女生在和店主说着什么,而店主一脸的不耐烦。

    现在生意的都这么有原则的吗,美女砍价也不好使了?

    “你就答应我嘛~好不好嘛~小叔~~”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好像昨天才听过来着的……

    于宴祖越看越觉得这女生的背影很是眼熟。

    小叔!

    “温禾禾!这是你家的店!?”

    于宴祖脸都黑了,感情昨天他被坑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