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西游之火鳞大王 > 第0017章 漂流

第0017章 漂流

 热门推荐:
    大海中,风云变幻莫测,眼下又正是风季,一连八天全是大风大浪。

    哗!

    一个浪头涌来,尚未平歇,另一个浪头便跟着打了过来,就在这一个接一个的巨浪中,鲤鱼身不由己的沉浮着。

    这是自然的伟力,无边而又浩大。

    八天后,风浪停了,海面复又恢复了平静,而此刻,敖睺已经不知道,自己被海浪卷到哪儿去了。

    哗!

    轻轻的破水声响起,鲤鱼自海水中浮起头来。

    天边朝阳初生,阳光洒落,海面上,水波微荡,天蓝中带出一抹碎金,这是大海的美丽。

    但鲤鱼浮出水,却不是为了欣赏这风和日丽下海洋的美丽的。

    东方……

    那里是东边!

    看着太阳升出的地方,他的心中有了计较,在这无边无际的海域中,没有坐标,四下里什么都一样,只有太阳才能指引方向。

    “如果有机会,替我去东海看看吧……”

    耳畔细弱蚊蝇的声音响起,不自觉的敖睺的眼神又是一黯。

    随即——

    “哗”的一声轻响,他又潜进了海水,鱼尾摆动,朝着太阳的方向慢慢的游去,就算大海再广阔,这么一直游下去,也总有一天会到东海的吧。

    他这样想。

    ……

    这想法是没错的,但三天之后,又一场风暴来临了,雷鸣交织着电闪,漫天豪雨下,一浪高过一浪。

    鲤鱼的计划只得被迫搁浅了。

    这场风暴持续的时间更长,整整三个月,黑云遮蔽了天际,没有了太阳的导航,四下里,看什么都是一样的。

    敖睺无法,他只能任凭着风浪将自己卷起,再抛落,在这样的大浪中,他身上的妖气,也仅仅只堪堪能够用来自保。

    漫无目的的漂流……

    ……

    三个月后——

    “哗!”

    猛然间,又是一个巨浪,但这一回,身子被抛落之后,却诡异的陷入了一片平静。

    风停了?

    静默半晌,浑浑噩噩中鲤鱼想到,他睁眼,随后便发现,他竟已被海潮从大海中冲进了一条宽广的大河。

    这足足持续了有三个月的漂游,终于有了结果。

    三个月,季候已经由冬转春了。

    在这条大河的两面,片片嫩绿映入眼帘。

    鲤鱼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依旧波涛怒卷的,无边无际的大海,他在原地想了一会,片刻之后,尾巴一摆,便沿着这条大河向前游去了。

    是的,他想要去东海,但这大海无垠,以他如今的修为,想要从海域中抵达东海实在是太过困难了。

    “万川归海,这些水从南海流出,再汇集的地方必然也是其他的海域,我沿着河水,一路向东,也未尝不能够找到东海。”

    ……

    越往前,这一条大河便越是收窄,游了又三天之后,这条河也走到了尽头,而最初足有千丈宽阔的河面也已经收窄到不足百丈了,前方是三天支脉,每一脉都只有三四十丈宽阔。

    大河变成了小河。

    循着心中所想,敖睺选择了向东的那一条水脉。

    一路往前游着。

    三天后,小河又分成了小溪,溪水潺潺,幸而鲤鱼的体积不大,倒也能随水而下,就这样一路往东游去,一天后,小溪又汇入了另一条河流。

    分分合合……

    十天后,翻过一座山,蓦地,鲤鱼只觉的浑身的精神一阵,游了这么久,他终于又尝了淡水的味道!

    ……

    这是一条二十来丈的宽阔小河,约莫有七八丈深。

    久违的淡水,让在咸涩的海水中泡了许多天的鲤鱼,感觉到十分舒服,难得的,他在这条小河中,暂时停留了一下,微微放松。

    河水两边的岸上,嫩芽新吐,落到眼里格外的让鱼心旷神怡。

    “噗!”

    狠狠的,鲤鱼将肚子里的咸水吐出,又长长的吸进清水,他长尾轻摆,忽然童心一起,蜷着尾巴,在这湖水的中央团团的转起了圈来。

    真是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敖睺想。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百丈之外,一缕妖气慢慢的靠了过来。

    这缕妖气的主人,虽然极力得掩饰着,但对于鲤鱼而言那掩饰的粗糙手法,有和没有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他一下便察觉了。

    敖睺转头。

    百丈之外,长足有数丈,手腕粗细的黑蛇吐着长长的舌头,一双黑豆般的眼睛睁着,见到鲤鱼看来,他微微咧了咧嘴,一对惨白的獠牙显出。

    凶相毕露!

    “啧啧,我看到了什么,一条结丹的鲤鱼精,真是好运气啊!”黑蛇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贪婪,“喂,那鱼精识相的,就把你的内丹叫出来,黑爷心情好说不定可以饶你一条小命。”

    一条阴神圆满的黑蛇。

    鲤鱼不言,他看着黑蛇,这黑蛇的样子,让他想起了当年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在湖泊里遇到的那条大青鱼。

    那一次,他差点送命。

    心底,一丝厌恶的感觉油然而生。

    “看来你是非要让你黑爷亲手来拿内丹了。”

    见到鲤鱼一动不动,黑蛇狞笑一声,下一刻,他长尾一摆,伴着“啪”的一声水响,浑身上下的妖气四溢着。

    径直的,黑蛇已朝着鲤鱼的方向扑来!

    妖族相争,除了修为,更为依赖的是本体。

    在相斗中,本体弱小的妖怪,被修为低上一两个大境界的对手直接杀掉的例子,在妖的世界中不胜枚举。

    黑蛇和鲤鱼的修为想仿,但以本体论,蛇躯无疑是要比鱼体要强出太多。

    在黑蛇的认知里,他赢定了,对面的那只鲤鱼,即将被他撕碎,内丹也将化成他修为前进的养分。

    一只结了内丹的鲤鱼——大补啊!

    黑蛇的心里一片火热!

    “叱!”

    黑蛇张口,嘴巴里一颗黑漆漆的鸡蛋般大小的妖丹被吐出,比他的妖躯更快,这枚内丹径往鲤鱼的脑袋上砸了过去。

    下一刻——

    “叱!”

    敖睺也吐出了妖丹,朝着那枚砸过来的内丹迎去,下一刻——

    咔嚓!

    一大一小,一青一黑,两枚内丹撞在了一起。

    立刻,那枚黑色的妖丹便四分五裂了!

    怎么……

    怎么会?

    前进中黑蛇的瞳孔猛然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