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二百六十二章 你究竟有几个好姐姐

二百六十二章 你究竟有几个好姐姐

 热门推荐:
    半个时辰后,宣冷艳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的密密麻麻的伤疤,已恢复如初,五指纤纤如青葱,皓腕欺霜赛雪,满头枯草一般的头发,尽数恢复生机,乌黑有光泽。

    显然,羊脂玉净瓶中的灵液发挥了功效,这在许易预料之中,羊脂玉净瓶中的灵液,恢复伤势,滋补元气,有奇效,神效。

    然而,宣冷艳的脸蛋虽勉强恢复了人形,腐烂也已消失,但上面大块的瘢痕,没有丝毫收敛的迹象。

    怔怔盯着宣冷艳近一个时辰,许易的情绪渐渐安稳,他将所有的怒火深埋心底,只待合适的机会,便一并倾泻而出。

    庞青云,当然是上了必杀名单,阴中民,白梦辉,乃至庞道君,他都不打算放过。

    但,这需要计划,也需要时间。

    现下,他要做的是,先安抚宣冷艳。

    当下,他取出一枚如意珠,半柱香后,禁制牌有了动静儿,拢翠峰山门的禁制玉牌,他制作好后,只给过晏姿。

    果然,不多时,外面有了动静儿。

    许易朗声道,“老童,你先回去,回头我找你,这是烟花指的关窍,你拿去自己领略。”说着,甩出一枚玉牌。

    他玉牌直直顺着通道,往上浮去。

    此番他召回晏姿,是因为将晏姿存放童放处的意义已经不大了,彼时他将晏姿放在童放那边,是为了免后顾之忧,他在外时,不用分心拢翠峰。

    如今,他将宣冷艳接来,拢翠峰是必须要挂心的,不多晏姿一个。

    此外,以宣冷艳的状态,他一个人真的照应不过来,何况,男女有别,很多事,他也不好办。

    很快,那边传来童放告辞的声音,随后,俏美清丽的晏姿行了进来。

    许易冲晏姿招招手,晏姿行到近前,眼睛在宣冷艳脸上凝住,根本拔不出来,她不是震惊宣冷艳的丑陋,而是在心里无数次询问:这又是哪个姐姐?

    许易的过往,她几乎都参与了,又有秋娃这个耳报神,许易有哪些红颜,晏姿其实心中有数,眼前的宣冷艳虽然容颜尽毁,但气质仍在,和她印像中的几个姐姐,都对不上。

    “嘿!”

    许易连唤好几声,晏姿都没有反应,不得已,他只好轻轻在晏姿肩头拍了一记,晏姿才悚然反应过来。

    许易指着宣冷艳道,“这是我在北洲世界教我丹道知识的老师,陷于贼人之手,受了大难,这些日子,得辛苦你照料她了。”

    “那我不用去童先生那儿了?”

    晏姿眼中满是希冀,待得许易点头答应后,她欢喜地跳跃起来,忽又觉得不合适,冲许易吐了吐舌头,在许易身边蹲了下来,小心打量起宣冷艳来。

    “公子,你这样也不是办法,萱姐姐这一睡,不知要多久,你时间宝贵,怎能在此空耗。把萱姐姐交给我,我肯定会照顾好她。”

    晏姿一脸认真地看着许易道,她心中并无半点杂念,只要能待在公子身边就好。

    在她心里已经开始感谢这位可怜的萱姐姐了,若不是这位萱姐姐到来,她还不知道要和公子分开多久呢。

    晏姿取出一把银剪刀,小心地将许易衣衫剪断,连接处正是宣冷艳攥着的青葱玉指。

    剪断后,晏姿取出一个浴桶,随即冲许易眨了眨眼睛,许易罕见老脸一红,在她小脑袋上敲了一记,阔步行出门去,叮嘱道,“当心,别把她弄醒了。”

    晏姿小声道,“看萱姐姐呼吸,应该太久没休息了,这种情况,只要睡过去,没有几天醒不来的,我给她洗漱一番,保管她睡得更舒服。”

    许易头也不回地摇了摇手,拾级而上,忽听晏姿道,“公子,萱姐姐是姐姐还是老师?”

    许易一脚踩空,脑袋撞在石门上,瞪了晏姿一眼,头也不回地去了。

    晏姿噗嗤一声,捂着小嘴,乐不可支。

    …………

    “公子,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阴伯扫视满地狼藉,激动得浑身发抖。

    庞青云咬牙切齿道,“白梦辉和你说了什么,是报怨,还是叫屈?我早就说了,这人是狼崽子,养不熟,你和我父亲偏偏不信,今番若不是他弄鬼,宣萱那贱人怎么会被夺走?若不是他弄鬼,我能将许易拿死。多好的一张牌啊,看看许易对此女的重视,哪里是简单的故人,根本就是心上人,该死白梦辉,我饶不了他……”

    阴伯看着神色疯狂的庞青云,手足冰凉,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道,“公子怀疑白梦辉是内奸?”

    庞青云冷然道,“不是怀疑,而是已经坐实,阴伯你看看这满地狼藉,姓白的竟敢对我出手,这是翻了天了。昭然若揭,昭然若揭。”

    阴伯道,“敢问是公子先动手,还是白梦辉先动手?敢问公子是凭什么断定白梦辉是内鬼?”

    庞青云道,“谁先动手还重要么,重要的是,他白梦辉敢还手。阴伯,白梦辉是内鬼的事儿,还需要断定?抓宣萱来此的事儿,就我们三人知道,我们三人不说,许易是怎么知道的?而且,怎么就那么巧,他许易将白梦辉堵了个正着。”

    “此事,我不会说,阴伯,我信你如信我自己。排除掉你我,就剩了白梦辉,不是他还有谁?此外,我还有佐证,在你领先向春阳楼行去之际,许易曾向白梦辉传音,白梦辉没反应过来,竟脱口问出‘什么’,嘿嘿,他和许易竟然暗里还有联系。事已至此,阴伯,你还要我说什么?”

    “可恨姓白的得我家资源,锻成青灵法宝,否则,我早已令其横尸当场。阴伯,阴伯,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你到底怎么了,解开我体内禁制的办法拿到没,那致命的痛苦,我实在不愿受,也受不起第二回了……”

    阴伯沉默良久,取出许易交给他的玉牌,递给庞青云,“上面的秘法我检查过了,没什么差错,公子按照此方而行,用不了多久,便能复原。我还有些急务,公子先炼化禁制吧。”

    庞青云点点头,挥手道,“你自去忙吧,不必担心我,你也不必气馁,早早晚晚,我要灭了许易这狂撩。”

    阴伯抱拳道,“公子会如愿的。”说完,径自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