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钢铁苏联 > 第426章 极寒

第426章 极寒

 热门推荐:
    如果是放在半个月前,霍宁上校肯定会对自己这名贴身副官口中报以的妄自菲薄话语加以不假思索的严词训示,严于律己的霍宁上校一直以来都竭力不让自己的部下中出现随意议论上级的情况。

    但眼下,就在此刻。

    对眼前这无比糟糕的情况同样满腹牢骚的霍宁上校已经没有心思再去顾及那些细枝末节,自入冬后第一场大雪降下以来的各种糟糕情况早已接踵而至。

    冬装匮乏、物资短缺、以至于到现在让一线部队连饭都吃不饱的士气低落。

    每当霍宁上校强调大德意志步兵团是国防军的精锐部队,理应享有装备优先选择和物资优先补给的权力时,与大德意志步兵团对应接口的上一级后勤主管总是会报以千篇一律又颇为无奈的回答。

    “上校先生,我理解你所说的问题现在确实存在并且真的对你和你的部队造成了很大困扰,但也请你理解我真的为你和你的部队做了我力所能及的所有事情!”

    “看看这些,这么一厚摞都是今天刚刚拍发过来的紧急电报,前线上各个部队都有,有些师一天都能给我这里拍来十几封!”

    “这一封,是要求物资和弹药补给的,而这一份,是和你一样找我要冬装的,这个,看看这个,现在连坦克都在找我要,我上哪儿给一个师去找坦克?上帝啊,我是管后勤补给的,不是去分配坦克的,这些事情现在都落到了我的头上!”

    气的两手叉腰中话音未落,满腹牢骚的后勤主管紧接着便向霍宁上校道出了实情。

    “我给你说个实话吧,上校先生。那些我们之前占领区里的俄国佬游击队自从入冬降雪之后就没停过手,就连他们手里的武器相比之前也大为改观,个别规模大一点的游击队甚至还有小口径的反坦克炮,我是指两个人推上就走的那种。”

    “这很显然是俄国佬正规军支援了他们的游击队,又或者是之前被打散留在后方的俄国佬正规军现在又从那个地缝里冒了出来继续战斗。不管真正的原因如何,霍宁上校,现在我们所面对的问题是俄国佬的游击队远比之前还要难以对付。”

    “夏季的时候我能向你保证百分之百的物资补给和后勤保障,秋天雨季的时候我能向你保证百分之七十,等到了冬天第一场雪降下之后我就只能向你保证百分之四十,现在因为那些俄国佬游击队的破坏搅局,我连百分之二十的补给都无法向你按时保证,即便是这样,还请你相信我已经在尽力而为,我这边真的已经到了无可奈何的最后时刻了。”

    脑海中回想起自己之前从后勤主管那里听到的答案之后不禁轻叹一口气,现在看来元首于开战之前制定的在六周到两个月时间之内,通过攻占莫斯科来最终导致苏联灭亡的巴巴罗萨最初行动方案早已彻底宣告流产。

    不光如此,稍早前一些时候召开的第二装甲集群作战会议上更是气氛阴沉。

    主持会议的古德里安在会场上甚至直言不讳地道出了短时间内,还无法给各个部队解决全数冬装的问题,希望第二装甲集群下属各个成建制部队的主官们能够尽力自行想办法克服难题,这是经由中央集团军群司令部向第二装甲集群所传达的柏林命令。

    每每想到这里的霍宁上校就感觉瞬间一肚子火气,天寒地冻的莫斯科城下除了从死去的苏联士兵和战友身上扒死人衣服穿以外,还能有什么办法能做到所谓的“克服难题”?

    作为国防军数一数二精锐之师的大德意志步兵团现在,在有冬装穿的士兵中居然有将近一半的作战部队都穿着从苏军士兵那里扒来死人棉衣。

    德国人穿着苏联人的军服去打苏联人这种极为狗血的事情简直令人无语,但比起这个,不想看到自己的士兵被活活冻死在雪地里的霍宁上校最终还是捏着鼻子默认了这一情况。

    脑海中被己方这糟糕无比的后勤补给线给搅得心烦意乱,尽管皮质风衣在身却好似感觉不到丝毫温暖的霍宁上校紧接着下达了正式命令。

    “通知前锋攻击部队加快攻击速度,图拉市是俄国人的军火库,里面各种后勤补给物资应该应有尽有。攻占图拉市的时候要尤其注意防止那些俄国佬纵火烧了仓库和工厂,那里面的东西都是我们的缴获战利品,就算要销毁也得是我们自己来销毁!”

    尽管在冰天雪地中被冻得够呛但却依旧强打起意志在竭力进行战斗,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前行中的德军士兵跟随着身旁的坦克步步为营稳健推进,在空中战机的配合下将原本据守在图拉市外围的苏军守备部队压缩到了崩溃的边缘。

    所以尽管处境艰难,但总兵力高达14个战斗营的大德意志步兵团却依旧有信心能够在第三装甲师的配合下,赶在苏军反攻部队到来前解决掉包围圈里的图拉市攻城战斗,前提是负责抵挡苏军反扑部队的第四装甲师能够完成古德里安所指派的应尽任务。

    对此,和国防军第四装甲师曾经有过协同战斗经历的霍宁上校对此还是比较抱有信心的,毕竟第四装甲师的确称得上是第二装甲集群当中的一支尖刀主力部队,这一点即便是古德里安自己都多次在公开场合做出过赞许与承认。

    此时此刻正被霍宁上校所心中念叨着的国防军第四装甲师处境却并不是太好。

    自打第四装甲师按照古德里安的命令占领了图拉到谢尔普霍夫公路,切断了南北之间莫斯科与图拉市的陆上交通联系开始。

    从四面八方不断云集过来试图重新打通南北陆上联系的苏军反攻部队,就像是潮水一般不顾巨大的伤亡向着第四装甲师发起了一波接一波的反扑。

    尽管对此情况已经有所预料的古德里安,在对图拉市行动发起之前特意用手中申请到的为数不多补给将第四装甲师恢复到了满编状态,但这比起苏军的大举反扑却依旧是有心无力的杯水车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