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钢铁苏联 > 第74章 收网

第74章 收网

 热门推荐:
    在猝不及防的偷袭之下损失了最前排位置的头车,没等又惊又吓又大为光火中的海泽瑙尔再次开口下令,紧随其后的第二发穿甲弹便在极短的时间内的再度袭来。

    咻——

    轰——

    这一次,调转了炮口的伊乌什金将自己的下一个攻击目标瞄准了位于德军混合编队最末尾的一辆三号突击炮侧面。

    这辆相比三号坦克要更加笨重且转向缓慢的无炮塔战车在眼下这区区数秒的短暂反应时间内根本来不及躲避,经由伊乌什金之手所发射出的BR-350B型风帽穿甲榴弹就像断骨剃刀一般轻松地切开了三号突击炮脆弱的车体侧面装甲。

    强烈的弹药殉爆甚至连这辆三号A型突击炮所装备的那门24倍口径Stuk 37型75毫米榴弹炮,都被直接炸飞出了车体战斗室滚落在一旁的地面。熊熊燃烧中的扭曲变形三号突击炮残骸就像是一口漆黑滚烫的棺材一般不断炙烤着命丧其中的三具德军残骸,发出一阵阵令人作呕的焦味。

    掐头去尾困中间,一场教科书般的黑枪伏击战之后,躲藏在用来喂养牲口干草垛中的伊乌什金少尉终于完成了马拉申科布置给他的任务。

    “好了,同志们!我们的任务完成了,立刻倒车避开这些德军前往预备地点,快!”

    “明白,车长同志!”

    于自己的车长指挥塔观瞄镜内看到了那辆以倒车方式轰鸣着黑烟退出了隐蔽掩体的苏军T34坦克,咬牙切齿中气不打一处来的海泽瑙尔眼下恨不得冲上去撕碎了这些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苏军坦克们。

    “装甲连,掉头转向侧翼!112和113号车两翼包抄追上那辆苏联人的坦克别让他跑了,其他车组立刻火力压制!米歇尔中士,立刻让你的排提供炮火支援迟滞那辆T34坦克,快!”

    同样是从耳边的耳麦通讯器内听到了来自海泽瑙尔中尉口中所下达的命令,不待刚刚损失了一辆下属三号突击炮的魏特曼开口作答,位于魏特曼正前方的炮手克林克却在没有按动喉部通讯器的情况大声开口抱怨。

    “海泽瑙尔这个小混蛋!他把我们的部队指挥的像是一只疯牛,而苏联人就是那些正用标枪收割我们生命的斗牛士!你就这么甘愿听这个无脑的家伙瞎指挥吗?米歇尔!”

    对于炮手克林克的大声抱怨不置可否,自知自己眼下究竟该做些什么的魏特曼却是先行一步朝着海泽瑙尔中尉报以了回复。

    “命令确认,我们这就行动,中尉。”

    “科尔登霍夫,车体转向!把战斗室正面对准那辆伊万的T34坦克准备战斗!”

    话音未落中终于将未尽的话语调转方向指向了炮手克林克这边,很显然,作为一名长官的米歇尔魏特曼对于克林克刚才的话语并不是感到非常满意。

    “海泽瑙尔中尉这么下命令有属于他的理由,克林克。我们都清楚身为一名军人在接到上级命令时究竟该如何去做,这一点还需要我去教你吗?克林克!”

    “切,就是一个蠢货.......”

    嘴里低声念叨着只有自己才能够勉强听到的糟糕咒骂,心中对于海泽瑙尔中尉的指挥艺术颇为不满的炮手克林克却依旧选择听从了车长魏特曼的命令,开始将右眼凑到面前的主炮瞄准镜旁准备将炮口对准目标以开火攻击。

    伴随着回过神来的德军开始掉头转向将炮口对准那辆由伊乌什金少尉指挥已经开始后撤的T34坦克,如雨点般泼水打来的各类型口径穿甲弹开始在伊乌什金少尉座车四周落下爆炸激起一片片尘土,数量不菲的穿甲弹更是直接打在了这辆T34坦克的车体以及炮塔之上发出了一阵阵令人耳颤牙酸的撞击闷响。

    就在眼下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一辆在炮塔侧面以白色油漆印刷着177三个阿拉伯数字的T34坦克,却在那台500马力的柴油发动机轰鸣之中碾碎了一幢位于德军纵队另一侧的木屋后径直猛冲杀出。

    手扶着眼前的主炮观瞄镜看着面前这些只有几十米距离且还把炮塔后脑勺和屁股露出来给自己的德军坦克们,嘴角轻轻向上一扬中不由发出了一抹狞笑的马拉申科当即毫不犹豫地踩下了脚底的发射踏板。

    轰——

    如同切割整块奶油蛋糕般毫不费力的76毫米风帽穿甲榴弹直接从一辆德军三号坦克的车体屁股位置径直射入,这发打穿了车体后部装甲并继续前进钻入了发动机舱内的风帽穿甲榴弹随即便被触发了弹头战斗部碰撞延时引信。

    当足足108克TNT爆炸当量的弹头战斗部于发动机舱内部起爆开来后,挥发在整个发动机舱内的气化汽油以及装载着大半油料的油箱当即便迸发出一阵璀璨的火光与巨响,被直接点炸了整个发动机舱的可怜三号坦克甚至连那块被炸成两截的发动机残骸都被强大的冲击力给抛出了老远。

    在嗡嗡作响的巨大而鸣声中使劲晃了晃脑袋以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的意识,不待从强烈的友军殉爆冲击波中刚刚回过神来的海泽瑙尔完全恢复听力,面目狰狞中正冲着自己大声开口的炮手沃尔夫叫喊在海泽瑙尔中尉听来却是几乎如小鸡叫一般完全听不清楚。

    “海泽瑙尔,我们被包围了!苏联人的T34,他们不是一辆!是四辆!四辆!我们现在腹背受敌,你赶紧想想办法!”

    强撑着自己那几乎快要完全失聪的耳朵而勉强根据沃尔夫脸上那狰狞急促的表情分辨出了其想要表达的意思,晃了晃脑袋之余确认自己视力并未受到影响的海泽瑙尔随即抬起头来将双眼凑到了车长指挥塔观瞄镜旁确认情况,但那犹如地狱之境般可怕的一幕却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便令这位经验还算成熟老道的装甲兵指挥官大惊失色。

    “该死的,被这些伊万给耍了!他们...他们怎么可能在村子里埋伏了这么多的T34坦克!?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