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钢铁苏联 > 第46章 长剑交戈(下)

第46章 长剑交戈(下)

 热门推荐:
    叮咣——

    巨大且清脆的穿甲弹头与装甲板碰撞声就像是来自地狱的丧钟般在车体空间不大的T34坦克内猛然奏响,面对着这发再次被自己座车成功抵挡住的炮弹,身先士卒中冲在了苏军第20坦克师队伍最前方的马拉申科随即晃动着自己那几乎被眼角伤口染红了大半的脸庞,向着位于自己右手边的基里尔大声开口。

    “穿甲弹,基里尔!快!”

    “是!”

    趁着基里尔弯腰去车体底盘弹药架内再取出一发穿甲弹的数秒钟时机,将被血痂糊满的右眼强挣扎着睁至最大程度凑到了自己面前的主炮观瞄镜之上,感觉自己的右眼就像是被撒上了火药后又被点燃正在熊熊燃烧中的马拉申科当即咬牙踩动了脚下的发射踏板。

    砰——

    伴随着一发早已在炮膛内处在待发状态的BR-350B型风帽穿甲榴弹瞬间脱膛而出,仅仅片刻之前还在向马拉申科座车开火射击的这辆德军三号坦克,紧接着便被在车体首上装甲部位打出了一个拳头般大小的击穿孔。

    穿甲延时引信顺利启动触发后的BR-350B型风帽穿甲榴弹当即便在三号坦克那脆弱的车体底盘内炸裂开来,76毫米穿甲弹爆炸后产生的破坏尽管没能殉爆这辆三号坦克内携带不多的剩余弹药。

    但那些四散飞溅的弹片却依旧在狭窄的车体内瞬间杀死了几乎所有的车组成员,灼热高温的弹片在击穿了坦克底盘内的油箱之后直接引燃了其中储存的汽油,从油箱击穿孔内直窜而出的火舌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便将整辆坦克化作了一只熊熊燃烧中的钢铁棺材。

    伤势过重中却仍旧勉强保持着模糊的意识,这位五人车组成员内仅剩最后一人幸存的德军三号坦克车长在火焰的炙烤中拼尽最后的力气,试图抬起被弹片击伤的胳膊来打开头顶之上的舱盖逃脱。

    “该死的混蛋,打开,快给我打.......”

    轰——

    话音未落中伴随着一声耀眼的巨响直冲天际,被车体弹药在火焰炙烤导致的殉爆后远远击飞的三号坦克炮塔甚至冲上了半空中十余米的高度才开始堪堪落下。

    裹挟着残余汽油燃烧烈焰与乌黑焦灼痕迹的炮塔内,仅仅只剩下那一片大坨猩红的痕迹能勉强证明这里曾经有过一位试图为自己生命做出最后努力的人存在过。

    如此这般的景象在战场之上绝非个例。

    伴随着一路轰满油门向前全速猛冲中的苏军先头T34坦克群在广阔草原之上的纵横驰骋,部分冲在最前面的苏军T34坦克车组们已经开始像马拉申科眼下所做的事情一样,在将黑洞洞的主炮炮口套准在那些目所能及范围内的德军坦克上之后开始了第一波的开火攻击。

    德军一方在苏德战争早期大量装备的三号及四号坦克不单单在火力上和T34坦克存在着质的差距,缺乏像苏军T34坦克那样系统性布置倾斜装甲的德军三号四号坦克不但装甲贫弱且均为90度的垂直装甲布置。

    如此这般贫弱的坦克防御力,在遭遇到苏军T34坦克以76.2毫米主炮的开火直射后会造成怎样可怕的结果自然也就不言而喻。

    至于那些不论是装甲防护亦或是火力输出上都已经严重落后于时代的德军35T、38T及一二号轻型坦克,指望这些小不点能在苏军强大的装甲部队面前有所作用简直是连德国人自己都不敢去奢望的天方夜谭事情,将这些搞个侦查任务还勉强凑合的轻型坦克送上这种集团规模的装甲对抗前线根本就是一种自杀行为。

    面对苏军前锋T34坦克群的凶猛直射火力逐渐有些支撑不住濒临崩溃,但这些时打时停的苏军T34坦克们却依旧在给德军装甲部队予沉重打击的同时继续向前匀速推进。

    穿甲火力上已经是严重不足且攻防不平衡的德军装甲部队眼看就要无法阻挡住这些滚滚向前中的苏军坦克,意识到眼下的情况可能要比自己预想中更加糟糕的迪特里希随即眉头一皱。

    “这帮苏联混蛋,空有这么好的坦克在手简直是暴殄天物!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要是被这些苏联坦克冲上来打近战那我们的装甲部队可就全完了!”

    心中默默念叨着自己眼下所得出的结论之余随即眼珠一转,向来不缺乏一位合格指挥官应有决断和勇气的迪特里希随之便在深吸一口气后朝着自己身旁的副官再度开口下令。

    “联络天上的费尔南多,让他们朝着那些苏联人的装甲部队把剩下的所有弹药全都用上!哪怕是那些50公斤级的小玩意儿,只要能炸断苏联人坦克的履带让它们停止前进,任他费尔南多想怎么干我都不反对!”

    手执着钢笔飞速在自己面前的记事板便签之上记录下迪特里希口中的每一道命令,年轻的副官在将之全部记录完毕并确认无误之后,当即便向着那距离其不远处的通讯参谋快步跑去。

    事实上,在明知苏联人手中那些T34坦克与KV系列重型坦克那强大战斗效能的前提下,却依旧派出自己麾下的装甲部队与其正面硬肛并非是迪特里希脑子进水或是陷入疯狂。

    追根溯源来说,造成迪特里希下达如此这般看似疯狂命令的原因,终究还是其身为元首御林军部队的使命荣耀感所导致的。

    在整个武装党卫军体制内挂着天字第一号招牌的元首警卫旗队师,在反攻时甚至连装甲部队都不敢出动去和苏联人的坦克来一场真正的较量,只因害怕那些苏联人的装甲部队太过强大所致。

    这样的流言蜚语别说是身为一师之长兼元首挚友心腹的迪特里希本人脸上挂不住,警卫旗队师麾下那些摩拳擦掌中早已准备和苏联装甲部队正面硬碰硬过过招,且部队荣誉感极强的党卫军装甲兵们自然也是心里一百个不愿意。

    但即便如此,满足了自己麾下那些斗志昂扬的装甲兵小伙子们请战愿望的迪特里希,却终究再一次被无情的现实所直接打脸。

    苏联人手中那些强大的T34坦克与KV系列重型坦克的作战效能可不是以人的意志力为转移而事实存在的,德军装甲部队的官兵们即便是有着再丰富的作战经验与精湛的战术技巧,却也依旧无法在这种方面军级的大型会战当中,去凭个人能力来弥补整体装备质量上的不足。

    尽管有些颇为无奈中又觉得脸上无光,但事到如今却已是无可奈何的迪特里希,最终还是只得求助于那些依旧盘旋在战场上空的德意志战鹰们来结束掉这场已经被注定了结果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