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九百八十四章 还记得十六年前的夏……

第九百八十四章 还记得十六年前的夏……

 热门推荐:
    绕过了山涧的小路,很快便绕到了后山。绿荫的芬芳沁人心鼻,水流瀑布的哗哗声不绝于耳,舒爽凉快的感觉充盈在四周,完全便掩盖住了烈火熊熊燃烧的刺耳“咯吱”炸裂声。

    沐浴在阳光、水花和绿荫的包围之中,整个人的身心都仿佛得到了治愈和升华,倒的确是一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如果不是那浓浓的黑烟依旧在跃过了郁郁葱葱的绿林,直上云霄,陆希差一点就要信了。

    当然了,树叶、泥土和泉水夹杂在一起大自然气息也是相当让人心旷神怡的,说不定都能达到陶冶情操的地步,要不是因为自己的灵觉太高,陆希甚至能轻而易举地从那树叶缝隙之间的阴影中闻到淡淡的血腥味,他的心情同样也会更加舒畅。

    “某种意义上,无面者那群装逼犯老是觉得黑暗兄弟会们太粗暴太狂野太没有爱,我姑且也是可以理解的。”陆希打量着在道路尽头的两个人,视线在那位徐良半老风韵犹存的熟女姐姐身上多停留了数秒钟,随即又在心中叹息了一声:“虽然我个人对他们领袖颜值的评价还是很高的,如果能再年轻个十岁左右,应该就会进入本风流才子的撩妹范围了。”

    这其实只是口胡。要知道,阿斯莎德女士的成名时日已经有超过30年了,而她本人也以不同的身份和外貌出现过。谁都无法肯定,对方表现出来的外貌、体型、年纪甚至于性别,就是其本来的形态……

    除了某开挂的陆希。

    “我倒是听说过,阿斯莎德女士是一个很为他人考虑的优秀商人,往往会根据会面者的喜爱和偏好来调整自己的外貌,无论对方是顾客,亦或是目标……”陆希用有些不礼貌,甚至显得轻浮而放荡的目光打量着这位迎向自己的熟女阿姨,抄着手不冷不热地道:“在三个小时之前,我还是后者,现在,我应该是前者了吧?”

    “当然是前者,而且鄙人还希望一直都是前者。”她真不愧是一个“上了些年纪很有经验”的熟女阿姨啊,果然能笑得风情万种韵味十足。然后,紧接着,就在陆希的视线范围之中,她整个人的身姿出现了细微地波动,显得变得更加挺拔、苗条和健美,眼角和额头的皱纹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翼而飞,脸色上更是出现了充满韵律感的弹性光泽,仿佛少女一般。这就仿佛一次返老还童的梦幻逆生长,而且仅仅只花了五秒钟不到的时间而已。那个上了年纪的熟女阿姨,就这样真的忽然变年轻了二十岁,化作了那种陆希最喜欢的,很健美很妖娆也很有活力还有三分母性,并且应该也很会玩的漂亮大姐姐类型。

    好吧,我们的主角陆希大人,确实是个没救了的御姐年上控。目前的水晶宫成员,除了莉姆年纪未知而且是三无洋娃娃,其他的妹纸年纪都比他大,要么是一两岁要么是月份,包括走没心没肺的元气天然萝莉路线的妮可……话说妮可的年纪才是最大的吧?

    当着陆希的面玩了一次返老还童大变活人,一方面是在展示自己的诚意,另外一方面,说不定还有展示实力敲山震虎的成分(虽然对方肯定不会承认),不得不说,黑暗兄弟会的领袖阿斯莎德女士的确是个很会玩的。

    “名不虚传啊,您真的是一个优秀的商人!”陆希毫不吝啬地表示了自己的叹服,露出了诚意满满的笑:“我不可能真的信任您,但也必须得说,和我做过生意的人之中,您是我最看得顺眼的人之一,至少能排进前五位。”

    “那可是太好了!希望黑暗兄弟会以后的服务,也会得到您这么高的评价。”女士,或者说已经变成二十岁御姐的阿斯莎德小姐笑道,随后让开了一个身位,将旁边的大众脸死鱼眼青年让到了更加显眼的位置上:“这位会是兄弟会以后的耳语者七先生,之后的交接,就只能由您们来进行了。”

    大众脸的死鱼眼翻起了双眼,用几乎毫无焦距和波动的视线注视着陆希,用同样无热情无顿挫的公事公办的口吻,慢吞吞地道:“我是七,尊敬的陆希?贝伦卡斯特大师,根据您的委托,我们现在已经基本上肃清了达勒斯特家族的重要成员和抵抗力量,若是有外逃的家族成员,我们也会在之后一年的时间内持续追杀。至于老维克多?达勒斯特爵士,目前也安然无恙,就在那边,等候您的发落。”

    陆希的视线在远处湖心亭上的老人身上扫了一眼,点了点头。他的手腕一抖,一柄连鞘匕首就如同变戏法似的翻了出来,递到了七先生的眼前。

    “那么,也就如委托所说的那样,枯萎匕首的真品,是你们的了。”

    这两位淡定如同枯井深潭,仿佛山崩地裂都不能让他们有所动摇的超神级专业刺客,在这一刻终于流露出了明显的情绪不懂。两人面面相觑,用无声的方式对视交流了一下,紧接着,死鱼眼路人脸的七先生沉吟了片刻,然后伸出双手,低下了头,以几乎奉迎御赐品的姿态毕恭毕敬地接过了这不起眼的连鞘短刃。

    “是真品!”七先生的声音依然沉着,但其间终于多了一丝狂喜:“我能够感受到阴影之主和长眠之母的气息和灵魂碎片的共鸣,这的确是真品!”

    当然是真品咯,本主角再怎么没节操也不至于用家伙来骗人。陆希想到,这东西再怎么说也不过就是一个“区区”的暗金,同样品质的匕首我已经有了,就算是留下来也没什么意义,还不如送出来做人情呢。

    不过,虽然只是“区区”的暗金,但这柄枯萎匕首的历史却是相当地久远,甚至还在陆希的世界树权杖之上。据说是远古的神话时代,由长眠之母打造,阴影之主附魔,赠给自己追随者的兵器。这两位远古神祗并非那种拥有强大神力,存在感也特别强烈的著名神祗,属于典型的神秘主义者。然而,喜欢装逼的神秘主义者的粉丝绝对数量不会太多,但脑残粉所占据的绝对比例却是很高的,便有了死忠的秘密结社和教团,也就是黑暗兄弟会的前身。于是乎,这柄枯萎匕首也就成了黑暗兄弟会的领袖,耳语者的信物,其代价就相当于打狗棒之于丐帮,倚天剑之于峨眉,真武剑之于武当云云,绫波的微笑那一帧的原始胶片之于脑残eva厨……

    呃,好像有什么画风不搭的东西混进去了,不过还是那句话,大家领会精神就好了。

    然而,也就和上述的那些东西一样,这种代表某个势力的信物却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失落,就从来就没有安全过。于是,在两千年前的某次战斗中,当代的耳语者死于非命,枯萎匕首也随即失踪了。在随后漫长的岁月中,世上出现了无数柄“枯萎匕首”,但事实证明,却没有一件是真货,便是黑暗兄弟会自己,也渐渐失去了将其带回家的信心。

    然而,我们必须要承认的是,命运对主角往往是无比青睐的。他偶尔一次参加拍卖会,便运气爆棚地看到了真品,还被没见过世面的拍卖行当做了某个时代的古董仿品,直接当做了某件藏品的添头。这已经不能用买椟还珠来形容了,分明就是卖椟送珠。

    当然,我们真的不能怪对方不识货。这件远古的宝物失落得太久了,考古界都基本上认为其已经被消灭,历史上出现的仿品也太多,各个时代的都有,客观上也大大增加了鉴定难度。更重要的是,这件真品的枯萎匕首是被某种非常隐蔽却精妙的远古魔咒给禁锢着,整体上感觉不到任何的超自然魔力波动,甚至也没有神圣合金应有的美妙韵律感,就只是一柄单纯用凡铁制造的兵刃罢了。

    是的,禁锢这匕首的远古魔咒确实相当厉害,就连疾风,以及一大票鉴定师都没有发现端倪。如果没有系统酱赐予的氪金狗眼,就连陆希都差点以为这就是一柄普普通通的仿品古董,而且品相材质都一般,还没有来历,确实只配做添头。

    既然确定这上面是被加了魔咒,那就开始开始着手处理了。作用在器物死物上的禁锢魔咒,再精妙也不会复杂坚固到哪里去。若是没有被发现,自然是能瞒天过海,但若是被确定了存在,自然也就毫无抵抗之力了。陆希和疾风联手,只花了十二个小时就完全破解了禁锢咒的术式结构。这柄已经失落在历史上两千年的宝刃,就这样恢复了他往日的光泽,当然,也成了陆希让黑暗兄弟会临阵倒戈的最重要筹码。话说,人家当然是不会承认自己是在临阵倒戈的,只是单纯正直而正派的生意人而已。只不过做业务的方式太超前了一点,什么按时计费之类的,所有大家都有点不适应而已。

    是的,仅仅是如此而已……你看,那位不适应的老爷子,在一天前还是这座全世界最大都市的地下霸主,现在就这样坐在那里,面容枯槁,颓败麻木,和那些所有失去了精气神,行将就木的老朽都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当他看到陆希出现在自己视线中的时候,确实抬起了眼睑,竟然莫名地恢复了一点点精神。

    “你是来宣示胜利的吗?陆希?贝伦卡斯特大师!所以才没有让那两个刺客动手?”他的语气森然,却毫无魄力。在失去了所有的权利和财富之后,所谓的黑(喵)道皇帝,也不过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罢了。陆希想要干掉他,最多也就是一根手指头的事情。

    “您是以个人的名义向黑暗兄弟会发布的刺杀委托,所以便是他们的客户。按照行规,是不允许向您出手的。”陆希道:“他们不是杀人狂,只是从事特殊业务的商人,而且做事确实非常讲究,您没办法否认。”

    好吧,陆希很坦然地向女神发誓,他就是来恶心对方的。有些时候,他其实也是很有恶趣味的。

    好在对方毕竟是纵横驰骋几十年的老江湖,哪怕已经是个输光了一切的糟老头,但还不至于真的那么简单就被陆希撩拨到失了气度和分寸。他只是用非常隐蔽的动作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了头,似乎是想尽量平视着陆希。可惜,他是老人,而且是坐着的,根本没办法动弹一步,完全站不起身来;而对方则是长身玉立。维克多老人无论如何努力,都不可能改变对方居高临下的态度。

    三分钟后,陆希终于过足了俯视对方的瘾,这才慢吞吞地坐了下来。

    “黑暗兄弟会不能亲自动手,但却可以将您交到我手里。到了这个地步,您自然是死定了。不过,我可以给您三分钟时间交代遗言,也会尽量满足您的好奇心的。”

    “为什么一定要做到这个地步?尊敬的大师,仅仅只是为了宣示您的力量吗?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就算是您刚来涅奥思菲亚的时候发生的小摩擦,你也不过是一种下意识的试探罢了,这无伤大雅不是吗?您应该明白,达勒斯特家族在这个七海之都生根百年,触角涉及到各行各业。无论是想要经营什么样的产业,只要和达勒斯特家族合作,就一定会是事半功倍的。对抗毫无意义,合作却是双赢的。我以为,一个成熟的商人应该懂得这么简单的道理。”这的确是老维克多爵士到现在都想不明白的事情之一,如果不得到一个答案,他死不瞑目。

    陆希平视着对方,眼神中莫名地多了一是怜悯。到了这把年纪,还要承受从极盛到灭亡的大起大落,以及家破人亡的灭族之哀,也确实是够凄惨的,最关键的是,就算是全家死光光了,他也完全没搞明白原因在哪里。

    陆希觉得自己现在确实有义务用眼神可怜对方一下,但却绝不会后悔。

    “现在,您就算动用了雷霆之力将我们灭族,却也只会让七海之都其余的豪商兔死狐悲,人人自危。是的,我当然明白,像您这样的天纵奇才的施法者,战争英雄,对抗魔神的超凡实力者,或许会真的高高在上视我们这些营营苟且的凡人为蝼蚁吧?可是,强者有强者的世界,我们这些弱者也有弱者的门路。即便是你们联邦那些赫赫有名的奥法豪门,不也同样也在同我合作吗?他们当然可以看不起我,但是却不可能看不起我能带给他们的利益。可是,你,你……”

    “可是我做事却一点都不讲究大局,上来就当场掀掉了桌子,毫不留情地斩尽杀绝,简直就是一个粗暴没神经的野蛮人,是这样吗?”陆希冷笑了一声:“您真的很有手腕呢,或者说,你们达勒斯特家能存活到今日,也的确是弄明白了一件事——只有共同的联盟,才是最牢不可破的联盟。你有信心,无论是任何对你和你的家族存有敌意的人,都有办法拉拢对方,让其加入了自己的利益联盟中,包括鄙人。而且你也很清楚,传闻中的陆希?贝伦卡斯特,可并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同样也有自己的利益诉求。”

    “那你为什么……”

    陆希直接打断了对方:“你还记得十六年前,一个叫做黑手莱曼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