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世天劫 > 第二百二十章 血腥紫丹

第二百二十章 血腥紫丹

 热门推荐:
    突如其来的爆炸,整个楼顶似乎被掀起来,艾米莉被震得摔倒在楼顶。她一翻身跃起,直扑浓烟翻滚的楼道,从楼顶窜下去到了五楼。

    整个五楼楼面全是火光浓烟,空气令人窒息,辣得她睁不开眼。她就地翻滚,直到撞到了一具尸体上。

    “易如!”她嘶声喊着,立刻招来一阵枪击。她对着枪口闪光方向急速反击,打哑了袭击者:“易如!”

    没人回答。紧跟着她冲下来的梁晶晶,冲到楼梯口,对着楼下正往上冲的反叛军猛烈射击,把她们打了下去。等跟上来的士兵到了,她命令她们守住楼梯,转身回来:“找到没?”

    “找到了!”艾米莉答应着,突然惊叫:“天啊!”

    梁晶晶急忙冲过去,她们的头盔照明灯的光柱,照在几具血肉模糊的身躯上,两人都呆若木鸡。

    易如倒在控制中心的门槛上,她的血糊糊的脑袋侧着,嘴里紧紧咬着俯卧在她身边也是血肉模糊的沙丽平的耳朵!

    “易如!”艾米莉抱起易如的身体,易如的右臂已经没有了:“易如,你醒醒啊!”

    “别喊了,艾米莉……”梁晶晶呜咽着说:“她……死了……”

    “还有个活的!”一名士兵发现尸体堆里有个人动了,就把她拖到旁边。艾米莉一抹这个人黑糊糊的脸,发现是凯瑟琳!

    “救我……”凯瑟琳呻 吟着求救。

    “救你?……”艾米莉咬牙切齿:“你还有脸让我救你?”

    暴怒的艾米莉举起手中的枪,手起枪落,狠狠砸在凯瑟琳的脸上……凯瑟琳的身体痛苦地扭动着,但艾米莉毫无怜悯之心,一下又一下,枪 托狠狠砸在凯瑟琳的脸上,血肉飞溅,凯瑟琳的惨叫声和艾米莉的怒骂声,令人心悸……

    “艾米莉……”梁晶晶一把拉住几近疯狂的艾米莉:“快把易如送上船去啊!”

    她一边喊,一边对着凯瑟琳的脸开了一枪……

    太空船上,项紫丹跪在易如残缺不全的尸体跟前,呆呆地看着,轻轻地用湿毛巾擦拭着。艾米莉和梁晶晶泪眼模糊的蹲在旁边……

    “我怎么向哥交代……”

    项紫丹哭着哭着,突然站了起来:“易如,我要给你报仇!”

    她转身走到驾驶座,把替她操纵飞船的士兵拉开,坐了上去:“梁晶晶,立刻联系贞姐,告诉她们,三十分钟内往山洞深处躲得越深越好,过时不候!艾米莉,离子炮准备!”

    没有人反对,没有人出声,一切在沉默中准备就绪。令人焦急令人窒息的三十分钟,飞船上每个人都屏息静气。

    项紫丹的眼睛里,泪水已经干了,她乌黑的眼珠透出一股冷森森的杀气,望之令人不寒而栗。贞姐曾经说过,除了秦怀玉,就是项紫丹心肠软了,但如果贞姐能看到现在的项紫丹,她一定会改变自己的看法的。

    “时间到!”项紫丹严厉地喊道:“准备发射!”

    刹那间,整个情侣堡垒上空,刚才还是艳阳高照,此刻阴云密布电闪雷鸣,如同一场暴风雨将至。紧接着,一束似有若无的闪光,整个情侣堡垒已笼罩在一片火焰与浓烟之中……

    等火焰浓烟散后,情侣堡垒的大楼已经消失,成了一堆碎块,情侣堡垒周围,包括整个连接山洞区的种植园,已经成为一片焦土!

    “易如妹妹,”项紫丹心中默念:“我让整个情侣堡垒和围攻你的反叛军给你陪葬!”

    她默念着,拉起太空船升上高空,沿着残余反叛军溃逃方向继续追踪,她要彻底消灭她们!

    “紫丹姐,我们先把易如送回去吧?”梁晶晶建议:“让她早点回家……”

    “不!”她断然拒绝:“易如要和我们一起杀敌!”

    她让舒医生将易如的遗体整理干净,送进了冷冻室,自己亲自驾驶着太空船继续追赶,紧紧咬住反叛军不放。一路上,只要看到大股反叛军,她二话不说,就命令艾米莉用离子炮攻击。

    “紫丹姐,易千雅派来的两艘太空巡洋舰道到情侣堡垒了,她们问我们的方位,”梁晶晶报告。

    “把我们的所处的位置发给她们,告诉她们,我们正在追击反叛军。你叫她们跟上来,收拾那些漏网者,一个也别放过!”

    她确实一个也不放过了。她们一路追杀中,有好几次,她们轰击以后再下地,给那些没有在离子炮轰击之下丧命的反叛军补枪。那些在躺地下已经被火烧伤反叛军官兵,翻滚求饶哀求饶命,都没有得到回应。项紫丹命令艾米莉、梁晶晶及八十名士兵,但凡是反叛军,一律击毙,不留俘虏。

    “紫丹姐,饶了她们吧!”梁晶晶看着心中不忍,劝道:“就让她们自生自灭得了。”

    “不!”项紫丹斩钉截铁地拒绝:“这些人你别看她们现在可怜兮兮的,一旦有机会脱身,绝对是些凶神恶煞的狂徒,一个也不能留!”

    “你还怀着孕呢,”舒医生也劝她:“别让你的情绪影响了孩子。”

    “谢谢你,舒医生,”她坚定地回答:“如果这影响了孩子,他长大后成为一个毫无怜悯之心的恶人,那也比心怀仁慈总是被人欺负要好!”

    也许,下令用离子炮轰击情侣堡垒时,她是满腔愤怒,只想着为易如报仇。但现在的她,已经冷静下来,并不是头脑发热一时冲动了。

    她回想着这一路走来,她跟着舒云鹏,经过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斗。每一次,总是因为太仁慈,自找麻烦,以至于总是损失惨重。从秦怀玉战死开始,已经死了不少朋友了,卡拉死了,丽贝卡死了,现在连易如也战死了,干嘛还心存仁善?

    她几近疯狂地带着艾米莉等人追杀反叛军。这一路下来她们不知道自己已经亲手杀死了多少反叛军官兵。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如同杀神转世,带着一群杀红了眼的战士,日夜追杀着反叛军的残余。她横眉怒目,炮轰枪击,不留俘虏,以至于在反叛军中获得了“血腥紫丹”的外号。一见到她的太空船的影子,反叛军无不闻风丧胆,争相抱头鼠窜。

    于此同时,张静怡搜索了被攻陷的阿尔卑斯山基地,果然没找到丽达和黛米。她炸毁了阿尔卑斯山基地,没有回军,而是指挥军队转过头来开始剿杀剩余的反叛力量。两个月后,全球范围内的反叛军,几近覆灭了。

    但是,丽达和黛米还是没有找到。

    “她们去哪了呢?”张静怡会合了项紫丹她们:“你们这一路上,也没见过她们?”

    “没有!”项紫丹说:“我们追问过一些人,她们说,在阿尔卑斯山主基地,很久没见过丽达和黛米了。我估计,她们知道基地很难保住,应该早就留了后路,躲起来了。”

    “好吧!我们继续搜索,你们还是先回趟中央城吧!”张静怡说:“你都快临产了,不能再拖延了。”

    项紫丹不想回去,元凶未除,她不想就此罢手。但是,易如的遗体还在太空船上。时间太久了,终归不能总是带着到处跑,她不得不回去了。

    “好吧,张司令官,”她答应了张静怡:“我们先送易如回家,然后再来继续追踪!”

    她们开始返航,太空船接近中央城太空港时,远远的就看到太空港里人头簇拥……

    “哥,对不起,我把易如妹妹丢了……”一看到舒云鹏,项紫丹跪倒在地,泣不成声。

    旁边的舒医生、艾米莉等,连忙把项紫丹拉起来:“不能怪紫丹,她已经尽力了……”

    “我知道,该怪我……”舒云鹏胸口还扎着绷带,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但他的脸色是平静的,平静得让人望而生畏。他默默地看着易如的遗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他俯下身去,在易如的额头吻了一下:“送她去科学院吧,她妈妈在那里等她!”

    装着易如遗体的登陆艇还没起飞,被一大群人拦下了。她们是来自情侣堡垒的人,太空港里顿时哭声震天。

    情侣堡垒不复存在了!情侣堡垒的人被反叛军围攻,伤亡惨重,也只剩下不足五千人了!易如十六岁就到了情侣堡垒,那时的易如,还是个半大孩子,可以说是她们看着长大的。这些从死亡边缘走过来的人,看到易如的遗体,自然悲从中来。

    “你们是特地赶过来的?”艾米莉问。

    “不是,”贞姐坐在轮椅上,抹着眼泪说:“情侣堡垒彻底毁了,易如妈妈看到情侣堡垒此次损失惨重,就把我们全接到中央城来了!”

    “你还好吧,哥?”艾米莉摸摸舒云鹏胸口的绷带,轻声问道。

    “就那样……”舒云鹏答道:“事情还没完,我不会死的!……把紫丹送回家吧!”

    当天晚上,项紫丹生了一个儿子。这孩子的啼声特别响亮,听起来还似乎带着一种怒意,彷佛是在为自己在娘胎里就颠沛流离而十分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