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洋新军阀 > 第670章 黄金的诱惑

第670章 黄金的诱惑

 热门推荐:
    什么不长腿却跑的飞快?

    谣言!

    短短几天时间,不大的澎湖就已经传疯了,人人都知道了即将有一支装载满来自新大陆宝藏的西班牙运宝船从马六甲海峡进入东南亚,上面携带的黄金足以令人一夜暴富,酒馆里,几乎所有的话题都是关于这支舰队的,一个个海盗兴奋的老脸通红,说的是唾沫星子飞溅就好像亲眼所见那金山银海一般。

    光说不练假把式,传还不够,每天早晨出海的大明海盗也是络绎不绝,连热兰遮城都不去堵了,大批的海盗沿着中南半岛海岸线向马六甲海峡杀气腾腾的逼了过去。

    既然是海盗,手脚自然不可能老实,大明嘉靖年间的倭寇之祸又在安南,缅甸等中南半岛沿海国上演了一遍,提着燧发枪的海盗潮水一般冲进海防,旧港等城市,将当地抢掠的一塌糊涂,不过大明有戚继光,有俞大猷,安南可没这等人物,连甲都没装备齐,还拎着大刀长矛的安南官军一触即溃,面对大明精锐的武装海盗简直是束手无策。

    而搞笑的一幕发生了,损失惨重后,连吃了几个败仗的安南,缅甸等西南诸国居然是纷纷派遣使节奔赴南京城,要求宗主国的南明为他们主持公道。

    …………

    十二月到开明二年的三月,连续几个月时间,就全都在这等动荡渡了过去,到了三月初,因为黄金而疯狂的大明盗团纷纷扬帆出海,本来热热闹闹的澎湖已经变得冷冷清清了。

    不过出乎人意料的是,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号称海盗中劳动模范的郑森,居然是是安静了下来,足足三个月时间,没有出海港一步。

    安静下来之后,郑森花了千把两银子在澎湖本岛附近的渔翁盗修了个简陋的堡垒宅子,把他的船也停泊在了这儿,不愧是老龙头的长子,这口味也是异常沉重,最里面那间从杭州买的钢筋水泥砌成的密室中,几个火盆噼里啪啦的烧着,几个利比里亚汉子双手吊在手铐中,双脚分开被锁在墙上,把他们娇嫩,额……,满是黑毛的健壮毫无遮拦的袒露出来,耷拉着满头乱发还在那儿呻吟着。

    还是一瓶葡萄酒,郑森是一边小口喝着,一边还抖落着鞭子。

    “少爷!”

    门咯吱一声被推开,进来了个身高不算太高,穿着短褂子,肌肉格外结实的汉子,先是瞄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几个西班牙倒霉鬼,脸皮子激烈的哆嗦了下,这才沉重的一鞠躬。

    “如您所尿!今天凌晨,袁大宝也带着船队出去了,而且在二里岛,他还汇合了些北来的船队,绝不是东印度公司下属的舰船们!看态势,应该是向南去了!”

    一边跟着汇报着,一边这郑军大将甘辉还在心头腹诽,难怪施大轩不来了,要打发自己过来汇报,少爷不愧是在东瀛长大的,竟然对调教汉子有着如此大的兴趣!万一他看上了老子……

    想着,甘辉还赶紧紧了紧短褂子把自己胸肌给藏起来。

    浑然不知道自己部下居然如此腹诽自己,又是闷了口红酒,郑森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果然,这毛蛮子,没让我失望!”

    正常人想到装满财宝的西班牙运宝船,第一印象肯定是去抢,可成大事者,就比如这郑森,则是立马多想了一截,既然他们这些公司麾下的海盗能想到,那么公司上层那些人精一般的股东能想不到?而且论实力,就算把南海海盗加一块去,也未必比得上毛珏的皇家海军一半,这么大一块肉!公司没必要和底下这些当鹰犬养着的海盗船主们分享。

    而且,西班牙运宝船既然如此重要,怎么可能不重兵把守?郑森虽然对自己有信心,他的三条船,招募的几乎都是郑家海盗中的精锐的,可要吃掉十几条西方炮舰组成的护航舰队,也是力有不逮。

    于是乎,他就把这消息给散布了出去,既然不能一家独吞,那么就把水搅浑,引得诸多鲨鱼上去吞饵,到时候,他方才有机会浑水摸鱼,或许能抢夺到一两条的西班牙运宝船。

    这些日子一直在港,也是为了盯着东印度公司的动态,这些大佬们情报肯定比自己一个小海盗来的确切,果不其然,今个,公司直属的舰队提督袁大宝也忍不住了!亲自带队出海,还汇合了大明皇家海军的援军,那就是西班牙人真的要来了,图穷匕见的时候到了!

    东印度公司也准备出手了!

    也忍不住多了一股子兴奋来,撂下酒杯,郑森愉悦的低声喝道“让施大轩集合弟兄们,咱们也该活动活动手脚了!”

    “小的遵命!”

    能下去,对于甘辉来说,还真是如蒙大赦了,三步并作两步急促的向外走着,冷不丁回头一眼,看着郑森对着一个伊比利亚汉子那健壮的又是沉醉般的走过去,看的这位郑军勇将再一次情不自禁的恶寒了下。

    真是满是迷醉,在那个倒霉的西班牙人恐惧的眼神中,郑森撂下了鞭子,伸手把扔在炉子里烧的通红的烙铁给拎了出来,狞笑着晃悠起了手腕来。

    “夏洛特爵士是吧?关于运宝船,还有什么是本少应该知道的?”

    宗教裁判所里,这大烙活人见多了,可轮到自己却还是第一次,这位西班牙征服者立马是脸上流露出来满满的恐惧,惊骇的大声叫嚷着。

    “哦!卖狗的!先生,我知道的已经全都告诉你了!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嘶嘶的声音中,整个囚牢弥漫起了股怪异的烤肉味道来。

    半个时辰后,一条东江出产的五桅战列舰,两条三桅大帆船也是扯满了风帆,冲出了澎湖平静的海湾。

    …………

    海上无岁月,一眨眼的功夫,十几天日子就在漫无尽头的航行中渡了过去,算是跟随着最后一波大明海盗的尾牙,沿着漫长的海岸线,郑森的舰队足足跨越了大半个东南亚,抵达了马来半岛的尽头。

    后世赫赫有名的亚洲四小龙之一的新加坡,此时却还是一片蛮荒之地,四十六年前,葡萄牙人的舰队与这儿的满剌加王国爆发了一边倒的战争,掠夺了满剌加之后,葡萄牙人放火毁城,自此,这扇东南亚大门荒废了一个多世纪,直到十九世纪,英国人的到来,才让此地重新恢复生机。

    虽然这儿荒废了,却也是出东南亚的必经之处,此时已经是三月,根据俘获的西班牙商船以及被攻破的菲律宾殖民据点的俘虏招供,从南美西海岸出发前往亚洲贸易的西班牙运宝船已经从马尼拉出发,打算经过这里,再到印度贩一批胡椒,然后绕过非洲经好望角返回西班牙,在这儿蹲伏,正好可以等着对方自投罗网。

    此时的新加坡算是彻底成为了海盗之城,靠着马六甲海峡的深水港中,大大小小一百九十多条帆船停泊在这里,除了毛珏自丹东等船厂调拨过来给这些海盗船主增加战斗力的东江炮舰之外,还有着旧式的福船,广船九十多条,这些船只有船头船尾有着几门炮,口径还偏小,战斗力实在是弱小的很,不过就像是后世抢马桶垫那样,眼看着大家伙都来此打劫宝船,这部分船主也是抱着侥幸心理来跟着捡便宜。

    就算是很看不起自己父亲郑芝龙,可是郑森依旧还是深深承受着郑芝龙的遗泽,他的舰队在新加坡城的北角登陆之后,立马是有着二十几个海盗船长找上了门来,都是郑芝龙的老部下。

    “少爷!”

    高居在自己的旗舰黑岛号的中桅杆之下,看着过来拜见的郭义,黄昌等人,郑森却是高兴不起来,反而阴沉着脸急促的站起来,猛地对着诸人拱手抱拳道。

    “大家如今都是公司麾下的船长,诸位都是森的前辈,有何少爷不少爷的?公司提督袁大人在此,汝等不去拜见袁大人,来拜我作甚?”

    “速速下船!速速下船!”

    俗话说得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还有句话叫枪打出头鸟!平日里他郑森可以浪!可以争夺这个好勇斗狠的名声,让其他海盗去畏惧他!可是这时候,东印度公司都出面了,他再搞这个小团体,拉帮结伙,那么不就明显有野心,对抗公司的统领吗?甚至都有可能引起公司董事与他父亲郑芝龙的冲突,而在自己这个长子以及整个郑家安稳中做选择,郑森能肯定,郑芝龙会毫不犹豫舍弃自己选择后者。

    如果不是怕太折这些郑芝龙老部下的面子,这些人郑森连船都不会让他们上。

    然而,听着郑森往下撵,一群老海盗却是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差异的神情,其中郭义满是愕然的又重重抱了抱拳头“少爷何来此言?袁大人不是好好的在澎湖待着吗?”

    “是啊!少爷!公司根本没插手这次围堵西班牙夷,这儿只有咱们,还有些不长眼的后生而已!少爷让我等怎么去拜见袁大人?”

    “公司的舰队没来!!!”

    惊愕不下于他们,一张脸迅速的涨红,满是不可思议,郑森差不点没蹦起来。

    机关算尽,还是棋差一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