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孙立恩的推理(下)【特别加更】

第一百四十二章 孙立恩的推理(下)【特别加更】

 热门推荐:
    “所以……是镰贫?”徐有容听到了孙立恩的解释,她甚至和孙立恩一起说出了疾病的名称。但她很明显对于这个诊断还是有些拿不准,“那他的肺部症状是怎么来的?毛细血管堵塞?”

    孙立恩无奈的看了一眼徐有容,“还能是怎么来的?感冒拖了一个月不吃药,拖出来的呗。”

    一般来说,遇到一个病情非常复杂的病人,孙立恩作为医生,会像个传统物理学家一样,试图去寻找这一堆症状的唯一解释——也就是唯一解。也就是在这种时候,医生们才会表现的像个地道的理科生一样,几乎是死脑筋一般的坚持着简单性原则,也就是说所有的症状都应该是同一个疾病引起的。

    当然,这种情况绝对会有例外。比如同样是肢体末端受伤从而导致的细菌感染,普通人和糖尿病患者表现出的症状很可能就有巨大差别。hv患者和糖尿病人的感染表现又会有不同。同样一种细菌感染,在不同患者身上会表现的天差地别。这也就是所谓的“基础疾病”。这个时候,医生如果还执着于自己的经验,那就必然会造成漏诊误诊,甚至错诊的情况。现代医学,提倡循证医学的理由也和这个有关。

    “他的问题不光只是镰状细胞病。”孙立恩对徐有容解释着自己的看法,“首先,我认为他得的是镰状细胞病,而不是更严重的那种镰状细胞贫血病。如果是镰状细胞贫血病,他的症状早就出现了,而且可能会表现的更加严重。”

    镰刀状细胞贫血病,是预后较差的那一种。患者会在幼年期就表现出比较严重的症状,包括器官的缺血坏死,严重溶血等等。大部分镰刀状细胞贫血病患者会在成年前就病死,能活过成年的,也基本过不了30岁这一关。

    罗尔斯今年21岁。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身体中有这一隐患。这足以证明,他的疾病应该是相对比较轻的镰状细胞病,而非镰刀状细胞贫血病。

    但症状相对比较轻并不代表这种疾病对他没有影响,长期处于贫血状态下,罗尔斯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而当感冒被拖延成肺炎的时候,这种不乐观就迅速转变为了“严重”。镰状细胞病患者原本就容易受到感染的影响——肺炎球菌所释放的溶血素对正常的红细胞都有极大影响,更不用说扭曲易损的镰状细胞了。而因为镰状细胞病导致的长期营养不良,同时也削弱了罗尔斯的免疫系统。

    虚弱的免疫系统,更容易受到感染影响的身体基础,以及对抗生素的不良反应。三者加在一起,才直接把年轻的罗尔斯一闷棍从作训场上砸到躺下,甚至现在需要靠悬浮红细胞和吸氧来维持生命体征稳定。

    “还有抗生素的问题?”徐有容更纳闷了,如果说镰状细胞病加肺炎球菌的诊断正确,那应该就可以解释患者的症状问题了才对。这个抗生素的问题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病程,病程的变化。”孙立恩叹了口气,“罗尔斯的感冒拖了一个月,因为久病不愈所以才进的驻训场医院对吧?”

    徐有容点了点头,她仿佛已经抓到了一些重点。

    “那么对于一个免疫系统虚弱,患有镰状细胞病的患者来说,他的身体情况虽然差,但至少应该是以一个相对平滑的曲线恶化。但罗尔斯在接受了驻训场医院的治疗后,情况快速恶化。”孙立恩说到这里的时候觉得有些别扭,仿佛自己是在说其他医院的坏话一样。

    “快速恶化?”徐有容抓住了一个疑点,“你是怎么作出判断的?”

    孙立恩又拿出了检查报告,“三天之内血红蛋白从118g/dl掉到84g/dl,如果之前他的身体情况也是按照这个速率恶化,他早就死了。”

    “所以你觉得,是因为抗生素的影响?”这个解释就不如之前的那么有说服力了。徐有容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毕竟采血不会导致溶血,而且他也没有接受其他的治疗。”孙立恩挠了挠头,这个判断确实有些不够严谨。也许后面可以通过gg抗体检测进行核实。“不过药物性溶血的治疗手段和原则也和处理镰状细胞病的手段差不多。”

    徐有容勉强接受了孙立恩的理由,她问道,“那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打算去一趟检验科。”孙立恩笑着答道,“之前为了搞明白罗尔斯到底是什么类型的溶血,我让袁平安取了样本,算算看时间,差不多也该有结果了。”

    ·

    ·

    ·

    检验科出具了一份检查报告,并且将血液涂片送到了病理科做进一步检查。不过送病理科只是为了保证不出错的标准流程。在显微镜下,呈镰形的红细胞特征实在是太过明显,甚至已经到了不太可能犯错的地步……只要检验科的医生不是瞎子,就不至于连这都看不出来。

    孙立恩拿着检查报告舒了口气。还好还好,自己这次装逼没有翻车。说真的,要是患者得的是其他病,而且他一时半会还没检查出来,那到时候彭少将把人转院走了,自己倒是没什么可丢脸的——规培生的脸那就是用来丢的。可推荐人家来医院看病的刘主任恐怕是要脸上大大的无光了。自己丢脸不过稍微难受几天,可刘大挖掘机要是丢了脸,自己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

    “我等会就过去,刚刚有个患者。”孙立恩一边往抢救室走着,一边掏出手机来给胡佳打了个电话,“他的问题稍微有一点点麻烦,不过不用担心,我已经解决了。”

    “那我先点菜。”胡佳在电话那边显得很高兴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今天中午过不来了呢。”

    “这倒不至于。”孙立恩看了看附近没人,于是稍微放肆了一点,“也不看看咱是谁!身为小胡护士的男朋友,那肯定得有两把刷子才行啊!”

    胡佳在电话那头笑了好半天才停下来,“你现在这个臭不要脸的样子,真是越来越有急诊科医生的风范了。”

    ·

    ·

    ·

    罗尔斯的疾病诊断还差最后一步,gg测定需要一些时间,不过因为已经确诊了镰状细胞病,接下来的治疗工作就该交给血液内科来处理。黎教授的科室对于罗尔斯这个病人也很有兴趣,毕竟绝大多数的镰形细胞病患者都是黑人或者和黑人有血缘关系的人。国内有极少部分患者可能会出现偶发性镰状细胞病。但毕竟亚洲人不是这种疾病的高发群体,这种在东非地区发病率最高可以到40的血液病,在中国的平均发病率低到连个统计数据都没有。四院的血液内科能遇到这么一个病人,至少三篇中文核心应该是跑不掉了——一篇病例报道,一篇治疗记录,一篇护理内容。

    一个病人,自带三篇论文。血液内科医生们的工作热情空前高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