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第四十一章 宋文

第四十一章 宋文

 热门推荐:
    如果说孙立恩现在有什么想法的话,那这个想法一定是一幅名为“黑人问号jpg”的常用表情。

    虽然一晚上看了不少病人,但赵梦黎这个病人,孙立恩肯定是不会忘掉的——想忘掉也不太可能。怕针扎,不要住院,还朝着医生拍桌子的患者虽然每年都有,但三样聚合在一起出现的还真没几个。

    在诊疗过程中……孙立恩要说没有问题那也是胡扯。毕竟用患者以前的就诊记录来威胁对方,其实真要拿出来说事儿的话,孙立恩一个处分肯定是跑不掉的。

    不过,就算是这个事情,也扯不到性别歧视上去吧?

    虽然有心把事情说清楚,但看着外面那群气势汹汹朝着保安们扔石头的女人,孙立恩估摸着自己就算打算出去露个脸,也得被瞬间打进iu里躺着。更何况根据规定,医生遭遇到任何形式的“医患冲突”时,都必须主动离开现场避免进一步激化矛盾,孙立恩只能先找其他地方躲一躲。

    既然要躲,那就躲个清净。孙立恩想了想,给周军发了条微信,汇报了自己的去向后,把手机揣进裤兜里,转身往食堂走去。

    对一个上了通宵夜班的急诊科医生来说,两块巧克力和半只鸽子可是远远不够的。

    孙立恩潇洒的跑去吃早餐了,而这个巨大的麻烦,则被推到了第四中心医院的保卫部门头上。

    和其他医院一样,原本作为“内部场所”定位的第四中心医院并不算是公共场所。因此,根据《企事业单位内部治安保卫工作条例》规定,第四中心医院下设有保卫机构。而且因为属于医院“治安保卫重点单位”,同时院内有“放射性”和“传染性”物质,因此保卫等级实际上相当高。而“保安梁哥”等人,实际上并不只是普通的保安。他们实际上都是有正式编制的“保卫干部”。而保安队伍中的合同工们,才是真正的保安。

    就在孙立恩往食堂走的时候,梁哥等人已经带好了透明防爆盾牌,以标准的防暴队形向那四五十号还在叫骂的妇女集团紧逼了过去。虽然按照预案,他们在完成了近逼后,就应该进行冲击驱散,或者使用防暴钢叉等工具,对对方进行驱离和抓捕。但这群五大三粗的汉子们逼近现场后却实在是有些下不去手。虽然这群人骂的难听,而且手里的石头块也正使劲往外扔着。可这些小石头……别说砸坏盾牌了,甚至连砸出大点的声音都难。

    事实上,这群人能弄出的最大声响,就是从她们嘴里冒出来的污言秽语。而这群人骂人的本事确实不错。高声叫喊下,每个字都能清清楚楚的送到逼近的保安们耳中。并且使劲撩拨着他们心底的火气。

    “宋院长……要不然还是等警察到了您再过去吧?”保卫处处长面色难看的站在宋文身旁,那些女人骂的话也实在是太难听了一点。“她们这个骂法也太过分了……”

    “就这样你们就受不了了?”宋院长现在倒是完全冷静了下来,她看着那群骂骂咧咧的女人,从嘴角缝里挤出了一声轻蔑的冷哼,“要是她们手里有键盘,现在就能骂哭你。”

    宋院长对于这些人的判断非常准确,她们确实是一群能在社交网站上通过留言就“引领节奏”的人。女权这门生意,时下正是大热门。可生意再热门,不能抓住机遇掀起一波又一波骂战和冲突的人,没有资格来做这门生意。按照战斗力来分类的话,她们可不是一般的“键盘侠”,这群人个顶个的都是“键盘战争领主”。平时一个人在网上喷两三百号人跟玩一样,而她们做不了赵梦黎这种“高端”生意。所以,她们的工作,就是整日游荡在网络上,抓住一些刚开始搞社交营销的商业品牌账号痛脚。然后将对方的举动扣上“性别歧视”的大帽子。再呼朋唤友,叫上一群人来一起通打落水狗。

    被围攻的公司大部分都是没怎么见过这种阵仗的。其中很大一部分账号会自乱阵脚,四处寻找“删帖控评”的手段试图扭回局面。等到联系上了自称可以“消除影响”的机构,被围攻的公司乖乖交上保护费,而这些机构,则转手把拿到的保护费分个三成左右出去,交给领头围攻的“键盘战争领主”们。

    女权是一门好生意。

    只可惜,这些战争领主最擅长的战斗领域并非现实,而且她们也根本没有和公立机构打交道的经验。

    最重要的是,她们并不知道,宋文院长是这个世界上最酷的中老年妇女。

    “他们到了?”在旁边看着热闹的宋院长忽然看向了远处,一只伸缩不锈钢管正在远处升起。上面还顶着一个摄像头。

    “应该是。”保卫处处长点了点头,随后道,“宋院长,我觉得还是把当时医生叫过来……”

    “叫个毛。”宋院长冷哼一声,“有派出所那边送来的视频就够了。信息科那边准备好了播放了没有?”

    处长点了点头,“他们接到文件了,看了几遍,确认没问题。”

    “那就放吧。”宋院长低头点燃一根香烟,青烟伴着寒风从她的脸庞掠过,然后消散的无影无踪。“对于这些在网上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的白痴,社会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方法教育她们。不过,我也不想下太重的手。”她冷冷一笑,“毕竟我也是女人嘛!”

    第四中心医院大门口的两处led大屏幕忽然同时亮了起来。上面露出了一个面色颓唐的男人,一道黑色的马赛克从他的鼻梁处横贯过去,而他的身上,穿着醒目的橘红色马甲,整个人坐在不锈钢焊成的凳子上。而他的面前,则是一块平放下来的小桌板。他的双手中间挂着一副手铐,手铐穿过了小桌板上的o形铁环,将他牢牢的铐在了原地。

    “姓名?”视频开始播放,画面外,一个声音问道。

    “林禾。”

    “年龄?”

    “29岁。”

    一开始的一问一答的部分显得有些没头脑。站在队伍最前方的赵梦黎已经如坠冰窟,浑身颤抖了起来。这和她预想的情况不一样,难道医院不应该息事宁人,把自己等人好生劝入会议室,奉上香茗一盏,研讨书几张,并且全盘同意自己的所有要求么?为什么林禾的视频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视频还在继续播放。高音喇叭还在继续用大到有些失真的音量继续播放着,“你和赵梦黎的关系?”

    “男女朋友。”林禾顿了顿,摇头补充道,“前男友。”

    “什么时候分手的?”画面外问话的人突然变得八卦了起来,开始问起了细节。

    “昨晚……今天凌晨吧。”他答道,“从我知道她出轨,到凌晨闯到入院部,冲她脸上吐了口痰开始就算分手了。”

    视频播放还在继续,那些一开始一头雾水的女人们听到这里,也没了声音。

    稍微一顿之后,她们重新开始高喊起了口号,“拒绝荡妇羞辱,我们有追求真爱的自由!”

    宋文再次点燃了一根香烟,忽然朝着一旁的保卫处长道,“去拿个麦克风过来。”

    ·

    ·

    ·

    口号这种东西,在证据面前没有任何战斗力。等那段楼道内的热吻视频以画中画的形式开始播放起来后,整个抗议现场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ike在这个圈子里也是名人,至少他抛出的“女性是弱势群体,所以男人赚钱女人花天经地义”这种说法很有市场。而在场的人们也知道,ike马上就要和圈子里的另一个“领军者”结婚了。婚礼就定在今天下午——她们从全国各地赶到宁远,本来是为了出席这一场婚礼的。

    “好了,闹剧差不多可以结束了。”宋院长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赵女士,还是……”她清了清嗓子,用任何一个耳朵没聋的人都能听出的讽刺声调道,“斗士?”

    门外看热闹的普通人被慢慢劝离到了远处,而那些穿着防爆服的警察同志们则以一脸奇怪的神情开始列队。他们也实在搞不清楚,为什么这次的医闹团体组成都是女性,而且看起来年纪也都不大。

    “刚才的视频你也看到了。”宋院长的话还在继续,“你男朋友要和你分手,主要是因为抓到了你出轨的证据。和孙医生明知你有严重医闹历史,却仍然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收你入院没有任何关系。你们的行为已经严重扰乱了本院的秩序,请马上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并且接受警方询问。”

    赵梦黎低下头,借着身前人的遮挡,开始打电话。

    “我并没有打算对你们进行劝说。”宋院长继续道,“因为在我看来,没有脑子的人是不会听人劝的。”

    “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我们的传统是,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牲口用。”宋文冷笑了一声,“如果要在这里喊女权,那就得把我们女医生也当成牲口用——对此我有一句话想说。”她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凑在嘴边点燃后,嘴唇轻启,对着麦克风吐出两个字,“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