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第九章 矛盾

第九章 矛盾

 热门推荐:
    宁远第四中心医院急诊科中,情况有些混乱。

    刘主任因为疏于管理,同时因为医护人员职业暴露中需要承担的领导责任,而被宋院长直接停职。现在整个第四中心医院急诊科,由新晋的周军说了算。

    医生们对于自己的领导要求颇多。要做好一个科室的领导,除了专业水平过硬以外,还要能够服众,能够让医生们觉得,自己是有靠山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刘堂春确实是个非常合格的科主任,而周军……就显得差了很多底气。

    最重要的一点是,周军来当科主任,显得有些太年轻了。他今年刚刚三十五岁,而且还没结婚。科室里有几个老资格的急诊医生今年都四十多岁了,而且职称也够高。在一线二线的医生们看来,这几个老资格的急诊医生都比周军要更值得信任。

    急诊室之所以还能勉强运行起来,也不是周军的功劳。而是这些急诊医生们觉得,周军的任命估计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宋院长以后还是得把老刘请回来,这才多少给了点面子似的干着活。

    刘堂春虽然在这件事情上几次三番的表态支持周军,但其他医生们却有着自己心里的小算盘。老刘同志四处挖角能够成功,靠的可不只是第四中心医院能提供的优越薪资和福利制度。说白了,做到主治医师以上的层级,大家收入其实都差不多。

    第四中心医院本身的大急诊性质让这些专业的急诊医生有了用武之地,不用和其他临床学科支援来的医生磨合,这让他们觉得舒心了不少。而比起第四中心医院的制度优越性,刘堂春的个人魅力其实才是关键所在。

    老刘虽然平时没个正行,一副大大咧咧胡搞瞎搞的样子,可任何一个了解过老刘的人都得承认,刘堂春身上有着极强的个人魅力。为了护犊子,敢和副院长甚至院长呲牙;有医闹,敢直接上去正面硬刚而不是缩在后面任由事态恶化;为了解决医护人员短缺问题,宁可舍出老脸不要也得挖人才回来;为了培养新人,甚至可以和新人一起跟踪病例并且大胆放权。说实话,当一个科主任很简单,但要当好一个科主任,担当和决断一点都不能少。

    周军有决断,但他还没有展现自己担当的机会。

    周军如今急忙召回孙立恩,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对内的信号——我会继续刘主任任内风格,不对科室运行进行过度干涉和变更的信号。

    ·

    ·

    ·

    “你可算来了。”第二天的下午三点,见到孙立恩的周军脱口而出,话语间竟然有些得救了的放松感觉。

    孙立恩有些不自然的理了理身上的白大褂,“周老师……不用这么着急也可以的吧?”说实话,没人会嫌自己的假期太长。孙立恩拼死拼活忙了一周下来,身心俱疲都算是轻的。昨天和胡佳徐有容等人一起在宁湖玩了一天,这让孙立恩顿时有了活过来的感觉。生活,原来是可以很美好的。

    “人命关天。”周军言简意赅的解释了一下自己紧急召回他的理由,“徐医生呢?”

    “她说先去看看柳院长……”孙立恩摊了摊手,反而问道,“这两天,柳院长没来急诊科盯着?”

    “他要是能过来盯着,他就不是柳平川了。”周军明显对老柳同志消极怠工的行为很不满。“就盯着他那一亩三分地,一天到晚和科里的医生搞什么研究座谈会。学术型的院长毕竟是搞学术的,你让他一门心思扑在临床上,他也不习惯。”说到后面,周军竟然反过头来开始替柳平川说起了好话。

    不过这也能从另一个角度证明周军现在身上的压力究竟有多大。当初宋院长的工作调整,明显已经考虑到了周军年资还不够深,恐怕难以服众。因此才把柳平川从他的神经外科“流放”到了急诊来。只是这个帅气的中老年妇女恐怕没想到,自己忙于各种会议的时候,柳平川这个老小子竟然敢阳奉阴违,死皮赖脸的赖在神外。

    柳平川来了这么一手,其实倒不是对周军有意见。他只是放不下自己一手带起来的科室罢了。可柳平川唱的这出戏,直接后果则是把周军一个人架在火上烤。他倒是痛快了,可周军却急的一把一把往下薅头发。要不是过去几年的成绩打底,再加上有老刘同志的支持,只怕下面的医生们早就准备造反了。

    “周老师,您昨天电话里说的病人……”这种医院运营上的事情,孙立恩插不上手,他对这些事情也没什么兴趣。只不过,周军是他的带教老师,以后还将是他的直系师兄。于公于私,孙立恩都得替他做点什么才好。而现如今,孙立恩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尽一个医生的本分,好好给病人治病了。

    “这个病人嘛……”周军叹了口气,“很麻烦。”

    “病情很严重?”孙立恩对此倒是有些心理准备,要是病情不严重,周军也不至于急哄哄的把自己从宁湖边上一个电话叫回来。

    “某种意义上来说,很严重。”周军拿出了一个病历夹,递给了孙立恩。“神内那边请黄主任看过了,他也没什么头绪。影像科从昨天到今天,查了两遍ri,没有信号增强,他们也不知道这个病人有什么问题。”

    孙立恩打开了病历夹,内容他昨天晚上大概看过了一遍。

    患者叫杨建强,4岁。两天前因为高热被送入了刚刚重新开始运转的第四中心医院急诊室。经过发热门诊的仔细筛查后,排除了禽流感的嫌疑,随后转入急诊室进行救治。

    患者自述,从一周前开始发烧,期间多次服用退烧药但效果不佳。同时,患者还有乏力和视力模糊超过20天的症状。经过眼科会诊,确认患者眼球结构正常,眼科给出的会诊意见是,考虑神经系统问题。

    急诊科接诊后,首先将患者定为二级病人,并且开始了一些列检查。但血常规和免疫学检查都没有异样。除了肝功略高外,唯一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患者在一年前接受过治疗白血病的骨髓移植术,因此他的d4淋巴细胞含量比正常人低出许多,检查结果为157/ul,提示免疫系统受到了重度压制。

    在确定患者d4淋巴细胞数值低后,急诊科方面立刻对患者进行了hiv抗体检测,结果确定为阴性。周军判断,患者的免疫系统被重度抑制是源于患者服用的抗排异药物所致。

    咨询了血液内科的意见后,急诊将患者原本使用的免疫抑制剂调整为吗替麦考酚酯,甲泼尼龙和巴利昔单抗的三联抑制方案。但调整过的免疫抑制剂方案仅仅是将患者的谷丙转氨酶,谷草转氨酶,碱性磷酸酶等指标降到了正常。患者仍然持续发热,乏力和视力模糊的现象并没有好转。

    而就在周军和孙立恩打过电话之后,患者出现了新的症状——意识模糊。

    “这应该就是神内管的啊。”孙立恩看着厚厚一叠检查单据犯起了愁,“神外不收?”

    “黄主任说,他也没什么头绪。”周军苦着脸摇了摇头,“我们正在考虑,要不要干脆把病人的检查样本送到学院里去,做个ngs检测。”

    ngs检测是现代医学中非影像检查的最后手段。用上了这个手段,基本上等于医生们投降认输——对不起,我实在是不知道你究竟被什么东西感染了,所以我们打算把七千多种已知病原体全部测一遍,看看你究竟中了什么头奖。

    “患者能承担这个费用么?”孙立恩皱了皱眉头,患者一年前刚刚进行了骨髓移植,这治疗一套下来价格可不便宜。一年中持续服用抗排异药物,对不少家庭也是相当沉重的负担。ngs检查成本极高,他们未必承担得起。

    “所以是正在考虑。”周军叹了口气,自从当上这个副主任之后,他过去几天叹气的次数可能比前半辈子加在一起还要多,“刘老师说,你对于这些比较麻烦的疾病有自己的独到看法,所以我想让你先来试一试。”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拥有状态栏的孙立恩确实比ngs好用的多,孙立恩牌检查仪最大的好处主要是便宜。挂个号10块钱,患者只要有医保,那自己承担的部分就只有28元左右。比起ngs一套检查五六万起步,而且医保一分钱都不报的价格,孙立恩可真是便宜多了。

    “我试试看吧。”遇到这种大佬们都搞不定的案例,孙立恩自己心里也很没谱。进入抢救室看病人以前,他还特意问了一句,“袁平安看了没有?他怎么说?”

    “袁医生倒是来看过了。”周军皱了皱眉,“他研究了半天之后,说要去查查资料。结果从昨天晚上查到现在,还是没有个结论。”

    查资料?孙立恩心头微动,估计袁平安已经有了怀疑方向。他准备看过患者之后,再去和袁平安碰个头,看看他有什么看法。

    “杨建强,男,4岁,脑部多发性占位。”孙立恩走进抢救室,发现患者的状态栏上跳出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