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第五章 小林一家

第五章 小林一家

 热门推荐:
    孙立恩原本有心拒绝,但孙宏斌却悄悄冲着他点了点头。虽然自家老爹平时不怎么吭声,可一旦他说了话,基本就是家里的最高指示。孙立恩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跟着沈轻眉一起出了房间。

    “里面的……是你父母?”走在走廊里,沈轻眉和孙立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来我的店里吃饭,怎么也不和我先说一声?”

    孙立恩笑道,“这地方应该是我爸妈订的,他们两个没怎么来过宁远,也不知道怎么就选了这个地方……”他忽然一顿,有些为难道,“沈总,今天这顿饭多少钱啊?你给我报个数,我给吧……”

    沈轻眉停下了脚步,饶有兴致的看着身后的这个年轻医生,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反问道,“你觉得这顿饭要多少钱?”

    在她想来,身为常宁中富理所应当的继承人,孙立恩绝对不应该是囊中羞涩之辈。而他今天能说出替父母出钱这个话,就显得有些没来由了。

    “怎么……也得三四千吧?”孙立恩壮着胆子往大处估了估,他叹了口气,“他们应该也不知道这顿饭有多少花销,这顿饭钱,我能分两个……”他猛地摇了摇头,“我现在给您吧。”

    “既然只要三四千,那就当我请客好了。”沈轻眉觉得自己身旁这个小医生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她推开了自己请客所在的房间“守虚”,轻声道,“请吧。”

    房间里坐着五个人,正位空出,想来这应该就是沈轻眉的位置。小林丰坐在沈轻眉的右手边,而剩下的四人孙立恩竟然都见过。除了市外事办的乔树主任以外,小林薰,矢富教授和副领事滨田雅功都在桌上。

    小林薰很激动的站了起来,他绕过桌子,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孙立恩面前,一把握住了孙立恩的手,上下摇动着。半天之后憋出来一句还算标准的“谢谢”。

    小林丰也推开凳子站了起来,隔着桌子,朝着孙立恩鞠了一躬,“孙医生,感谢您对犬子的帮助。”

    孙立恩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他刚刚瞥了一眼小林薰的状态,除了还留有“失忆”和“颅底骨折”两个负面状态之外,现在的小林薰可以说是身体健康,无病无灾。

    说起来也有些怪,小林薰的失忆症状似乎并不是车祸的后遗症……孙立恩微微皱眉,后来住院的时候,小林薰是做过脑部ri检查的。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失忆是由车祸引起的。

    小林丰大概认为儿子仍然在和自己斗气,所以才硬说不认识自己。但这小一周的时间观察下来,他不仅有些担心。一个人也许可以短暂的装作自己失忆,但在日常相处中,他总会露出一些马脚来。可小林薰的样子……真不像是在假装。

    他顺从的接受了小林丰提供的生活,对一切都表现的似乎非常好奇,但他仍然不记得自己的父亲,甚至在看到小时候家人的合照后,难过的哭了出来。

    “这种任何人都会觉得珍贵的记忆,我却一点都没有。哪怕我看到了家人的照片,都无法回忆起任何一丝过去的事情……”小林薰看着合照,沮丧了很久。“实在是抱歉……小林先生,我真的想不起来。”

    小林丰从桌后直起身来,看到了孙立恩微微皱眉的样子,心里一动。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两人。

    沈轻眉站在孙立恩身后,正在考虑要不要提醒一下孙立恩,却看到了小林丰的表情。她仿佛明白了些什么,也保持起了沉默。

    “失忆……如果不是症状,而是原因呢?”孙立恩的大脑正在快速运转,既然失忆无法用已知疾病来解释,那它会不会是真正的元凶?大部分人出现甲亢是因为弥漫性毒性甲状腺肿,也就是graves病。这一部分患者大概占到甲亢患者的六成以上,而且这一部分患者会合并graves眼病,也就是常说的“眼睛外凸”。虽然有些其他类型的甲亢患者也会产生类似症状,但几率并不算大。

    graves病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疾病的启动原因仍然不明确,但精神状态不稳定,确实是有可能引发疾病的。

    顺着这个思路分析,孙立恩终于明白了小林薰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和父亲长期关系不和,导致小林薰精神压抑。而从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阿斯特拉斯工作,而非回到武田制药,恐怕就是他为此做出的抗争。但这种抗争并没有改善小林薰的精神状况,恰恰相反,巨大的工作压力和生活上的一些不顺心,让小林薰的压力越来越大。直到这种压力引发了graves病。

    甲状腺激素的过量分泌开始反向影响起了小林薰的记忆,他的失忆症状事实上改善了他的精神状况。而长期处于碘泄露的环境中,过量碘摄入事实上等于遏制了小林薰的甲亢。精神状况的改善,加上过量碘摄入,小林薰奇迹般的恢复了表面上的正常。

    孙立恩忽然舒展了眉毛,对小林丰道,“小林先生,我想和您谈谈。”

    ·

    ·

    ·

    “孙医生,您是认真的?”小林丰听完了孙立恩的推论,他显得有些不敢置信。“这……这……”

    孙立恩和小林丰被沈轻眉带到了一个专门的茶室中。房间里摆设古朴,茶杯中香茗轻浮,但两人都没心思去享受这些东西。孙立恩在说完了自己的判断之后,也觉得这一系列理论虽然从逻辑上没有问题,但仍然缺乏一些根本性的证据。

    “虽然我很认真,但我必须承认,这还只是我的推测。”孙立恩叹了口气,他很同情小林丰。亲生儿子如今根本不认识自己,这种巨大的冲击和挫折恐怕对任何人来说都会是一个打击。小林丰虽然是个了不起的商人,但和上次见面比起来,他看上去明显憔悴了不少。“如果需要证明这个理论,您需要寻找的就不是医生了,而是侦探或者心理学专家。”

    小林丰缓缓靠在红木沙发上,他有些无措的左右扫视着自己的脚下,右手在腿上拍了又拍。而在抬手拍腿的间隙中,孙立恩能够看出,小林丰的手有些发抖。

    “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小林丰沉默了很久后,从口袋里摸出两根雪茄,也不问孙立恩到底会不会抽烟,直接扔了一根过去。他自己点着雪茄后,狠狠抽了一口,“熏的病……竟然是因为我?”

    “这还只是我的推测。”孙立恩在心里叹了口气,好言相劝道“作为一个外人,我对您和小林薰的相处模式没有任何了解,也不会有任何看法。只是我觉得……既然您一开始会认为小林薰不认识您,是在和您置气,那就意味着您和他之间的交流模式存在一些问题。”

    小林丰挥了挥手,烟气弥漫在茶室中,“正如您所见,孙医生。”他用夹着雪茄的右手点了点自己的胸口,“我是一个商人。说句狂妄一点的话,我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商人。”

    孙立恩学着小林丰的样子点燃了雪茄,点头道,“连我这种人都听说过武田制药,您确实有很了不起的成就。”

    “但这份成就是有代价的。”小林丰的眼睛有些红,房间里只有自己和孙立恩,这让他显得有些不设防。“代价……是我妻子过世的时候,我在英国耽误了整整半个月才回到国内。代价是我的儿子,我唯一的孩子从小开始就记恨于我,代价是……我最重视的家人。”他望向孙立恩,有些褶皱的脸上已经流下了两行老泪,他随后狠狠的摇了摇头,咬牙道,“但我不能停下来,绝对不能!”

    孙立恩一愣,他本以为听小林丰自我忏悔一会就能完事。却没想到,这老狐狸最后居然不按常理出牌。

    “孙医生,我已经听说了医院里发生的事情。”小林丰猛一挥手,“我希望您不要因此而感到不安。您要锐意进取,也必须奋力向前。这关系到……关系到武田药业的未来。”

    孙立恩再楞。这已经不是按不按常理出牌的问题了。一局斗地主打到最后,对面的地主忽然大喊一声“胡了!”然后扔出三个军长,在场的两个农民大概也会和孙立恩一样愣住。

    “我和宋院长,打成了一个交易。”小林丰看着孙立恩沉声道,“而孙医生您,是这个交易的核心内容。”

    ·

    ·

    ·

    小林丰和宋文达成的一系列协议中,最关键的内容有三个。

    第一,武田药业赠送给第四中心医院的诊断中心是完全免费的,而设备后续的升级和维护,武田药业将承担50的费用。

    第二,作为回报,第四中心医院每年将以免费的方式诊断不超过一万名疑难杂症患者。而武田药业将在患者同意的情况下,获得这些患者的详细病例和治疗过程以及结果。

    第三,孙立恩和徐有容的治疗团队应该作为诊断中心的主力诊断团队,并且以“孙-徐治疗组”的模式,推广这种多科室多专业的诊疗团队模式。

    小林丰决定透露这一交易方案的理由很简单,他希望孙立恩振作起来,他希望孙立恩能够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医生,他希望孙立恩能够让夏尔药业屈服。

    把整个武田药业都押在了这次交易上的小林丰,不能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