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一百零六章 武田制药

一百零六章 武田制药

 热门推荐:
    小林一家在日本政经两界影响力超群。小林一家的先祖于1781创立了一家名叫“近江屋”的药典,并于1925年注册改名为现在的“武田制药”。武田制药曾经制造出了日本产的第一种退热消炎药。并且在战后得到了极快速发展。日本泡沫经济时期,武田药业非常精明的选择了远离当时最火热的地产行业,专心于药物制造和医疗器械研发。随后泡沫崩溃,武田药业不但没有收到太多冲击,反而依靠着泡沫经济时期的全球化布局进一步发展。并且和众多其他药物公司以及研究机构合作,加大了对于新药的研发力度。

    等到2000年前后,武田制药一路踏上了世界制药企业前20强。并且将这个位置一直咬住了接近20年。尽管由于大量药物专利到期,以及重磅新药艾可拓可能致癌,武田药业一度跌落到了20名的位置。但小林丰却仍然带着整个武田制药挺了过来。

    现在的小林丰已经辞去ceo的职位,仅仅是作为公司董事长以及董事会主席(代表取缔役会长),对这家年销售额高达一百四十亿美元的公司进行遥控操作。

    而现在的武田制药正处在非常时期。一年内,武田制药连续五次向爱尔兰的夏尔制药提出收购要求。收购价格从570亿美金一路飙升到640亿。而一直拒绝的夏尔制药,也在640亿美金的收购报价面前动了心思。

    然而对于武田制药来说,真正的难题在于如何搞到这一笔巨款。虽然武田制药已经算得上是亚洲第一的制药巨头,但公司的现金流量最多只有不超过50亿美金。杯水车薪不说,一旦全部抽走,整个公司都要垮台。为今之计,只有和日本国内乃至各国银行组成的财团进行借贷谈判。凭借市值636亿美金的公司,去贷出至少700亿美金。

    这是一场豪赌。而应该坐镇国内主导谈判的小林丰却忽然出现在了宁远市第四中心医院。能令这位商界巨擘抛下工作的原因只有一个,他的独子小林薰。

    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小林薰幼年丧母,而忙于工作的小林丰虽然没有续弦再娶,但也对小林薰疏于照管。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武田制药的领航人才发现,自己的独生子居然被招聘进了主要竞争对手阿斯特拉斯中。就任于艾斯特拉斯的团体赞助部。

    不光是工作的事情而已。小林丰背在身后的手骤然缩紧,掌心中的黑色小羊皮手套被捏出了一阵嘎嘎吱吱的声音。没有告知,甚至没有一个电话。小林薰就突然娶了妻子。虽然儿媳不是日本人也无所谓,可这也实在是太过分了。

    小林丰原本打算等完成了收购之后,就退位让贤,让小林薰来担任副会长的职务。慢慢的将公司交给自己唯一的继承人。谁知道儿子却忽然跑到了中国,而且还遭受了车祸,甚至有生命危险。

    小林丰越想面色越冷。等到走进第四中心医院急诊大厅时,整张脸已经有些铁青了。

    “小林先生,这边。”滨田副领事并没有直接带着小林丰去病房——他也不知道小林薰目前在医院的什么地方。和外事办的乔主任稍加商讨后,滨田打算先带着小林丰到第四中心医院的会议室去。

    第四中心医院新建不久,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没有足够的指示牌——尤其是带日语的指示牌更是一块都没有。虽然光看汉字也能理解个不离十。但一心想要拉进关系的滨田却决定选择另一种更快的方式。

    他一把拽住了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医生,“这位医生,麻烦你带我们去贵院的会议室。”滨田说的是中国话,而且几乎不带任何口音。

    “会议室?”被拽住的医生有些莫名其妙,他看了看这奇怪的一行人,“我要先去和病人家属谈话……”

    “我们也是病人家属。”滨田有些不满,“我们是来看望小林薰先生的。请你马上带我们去会议室,并且通知贵院的院长,以及小林先生的主治医生来一趟。”

    “小林薰?”被拽住的医生露出了有些奇怪的笑容,“我就是他的主治医生。你们都是他的亲戚么?”

    蹲守在急诊大厅里的林兰老娘舅有些好奇但迟疑的凑了过来。

    “我是小林薰的父亲。”听闻面前的年轻人就是自己儿子的主治医生,小林丰心里忽然涌起了一阵愧疚。自己的儿子受伤严重,可主治医生竟然是这种年轻而且看上去不可靠的家伙……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对儿子的关心太少,这才会让他隐瞒身份来到中国。小林丰弯腰鞠了一躬,“犬子受伤入院,实在是给您添麻烦了。”

    孙立恩连忙试图将小林丰搀扶起来,却被两个穿着黑西装的年轻人用身体隔了开来。结果自然是引来了小林丰的又一阵道歉。

    “您如果要探望小林薰的话,现在就可以去住院部了。”孙立恩对这种事情倒是不以为意,看小林薰痛斥田中的样子,他就能猜得出来,小林一家在日本肯定来头不小。“他在八楼的内分泌科住院部。房间号是0836。”

    “我想先和您,以及贵院院长进行一次谈话。”小林丰认真道,“如果您不方便的话,请您指定一个时间段。”

    孙立恩挠了挠头,却看到拼命朝着自己使眼色的乔主任。小林薰入院的时候,乔主任虽然没来医院,但孙立恩却见过他的同事之一——现在跟在他身后的那个年轻人。

    “额……我现在就有空。”外事办的三人朝着孙立恩一起使起了眼色。孙立恩犹豫再三,点头道,“那我去通知院长。”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后,略带迟疑的走到了一旁。

    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刘堂春。虽然作为规培医,孙立恩的上级医生是周军。但考虑到他正在经历丧亲之痛,孙立恩还是先给刘主任打了电话通报。在得到了“可以带他们去会议室,我去通知宋院长。”的答复后,孙立恩又给徐有容拨了个电话。

    “高严父母那边我没法去了。外事办的人带着几个日本人要和我谈一谈。”孙立恩叹了口气,“要不然你带上周策医生一起去和他们谈谈吧。我现在实在是走不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