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第一百零五章 来客

第一百零五章 来客

 热门推荐:
    后手不只是为了拯救高严的性命而准备的。实际上,一旦高严出现了肾衰竭。那么紧跟着发生全身多器官衰竭几乎是必然结局。更何况使用了纳洛酮后,高严的身体将无法被临床常用的麻醉剂抑制——他甚至连上手术台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后手看似没有存在意义,但实际上却是重要的策略。如果真的不幸发生了肾衰竭,那么高严的死亡就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被归咎为家属配型不合,或者没有及时移植肾脏。而真要万一配型成功了,无法接受麻醉也是因为高严处于甲基苯丙胺影响。

    医生们不傻,高考六百多分的人里没有几个是蠢货。在治疗的过程中设置一些后手,看似居心不良,却也是被现实所迫。尽管绝大部分的患者及其家属对于医生都是感激涕零的,但偶尔出现的那么几个医闹和奇葩,也足以对医生们造成巨大的伤害了——自己用健康甚至生命为代价和赌注去拼回来的希望,却还要被患者家属当成骗子以及居心不良。这种委屈远比拮据的生活以及超长时间的工作更让医生们难以接受。

    周策提出了这一建议后,并没有立刻继续说什么其他的,而是靠在墙边,接着余光仔细看着孙立恩的反应。

    孙立恩有些苦恼。他也明白这样做似乎是最合适的——这样既能让家属对高严的病情有更直接的了解和反应,同时也能将家属迁怒的风险降到最低。但这么做让他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大不了把房子卖了!”高父的话让孙立恩有些不忍。这个家庭的经济状况可能也不算太好。谁知道高严在外面搞出了多大的烂摊子呢?看着老两口砸锅卖铁的把儿子救回来,结果可能换来的仍然是死亡,或者植物人状态,这样对他们真的好么?

    沉默了好一阵子后,孙立恩无力的摆了摆手,“我去和他们谈吧。把配型先做掉。”他深深的叹了口气,“这种东西有百害而无一利,为什么要沾它呢!”

    周策忽然道,“其实,可以考虑直接放弃肾脏的。”他提议道,“就把他的肾脏当做是已经彻底衰竭了,别管会有什么其他损伤。该上的治疗全都给他上去。这样还能搏到一线生机。”

    孙立恩摇头道,“那不行,肾脏也得保,否则上了纳洛酮以后不能做手术,两颗彻底衰竭的肾脏留在他体内,那就是两颗不定时炸弹,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炸开。万一在使用纳洛酮期间就炸了,那就只能看着他活活疼死。”

    左也不行,右也不行。现在的高严绝对是孙立恩见过的最棘手的病人。权衡各种治疗方案,同时还要顾及到他的多个器官损伤程度。孙立恩简直觉得自己是在钢丝上玩着杂耍。只要一个不小心,高严就会从钢丝绳上摔下去,直接摔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坚硬水泥地上。

    柳平川朝着门外的众多民众深鞠一躬。慢慢抬起头来的时候,眼中泪滴已经顺着脸庞滑落了下来。

    稍远处,三辆黑色的丰田皇冠正在缓慢驶入第四中心医院的大门。三辆汽车全都挂着黑色的牌照。红色的“使”字后面跟着三个数字,081。而这三辆皇冠与其他路上常跑的车辆最大的不同,是车头前面的旗杆,以及旗杆上面的日之丸旗。

    这是日本使馆的车辆。

    距离宁远最近的日本领事馆位于上海。开车过来怎么也要十来个小时才能抵达。所以对于宁远的老百姓来说,这样的车辆简直显眼到了极点。

    三辆车停在了大门口,随后在宁远市外事办的车辆引导下,停在了稍远的停车场里。五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人从车里走出。互相点头示意后,朝着宁远外事办的工作人员走了过去。

    “这次真是给大家添麻烦了。”穿着黑色西装,银白色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中年人率先朝着众人鞠躬道,“犬子在中国遭遇事故,听滨田副领事先生说,宁远政府的各位给予了大力支持。真是太感谢诸位了。”中年人说完,又重新朝着众人鞠躬了一次。他虽然说话语调有些怪异,但中文说的却是熟练无比。

    “小林先生。”带头的市外事办乔副主任上来和他握了握手,“客气的话先不用说了,咱们先到医院里和医生沟通一下吧。”握手后,乔副主任从口袋里摸出手绢,擦了擦头上冒出的汗水——虽然下着雪,可他仍然忙出了一头的汗水。

    乔主任往后退了几步,用本地话朝着同事们抱怨道,“这帮家伙真不是玩意。凭什么大使不能随便跑,领事就可以坐着车往咱们这儿开?”

    后面的同事看起来也累的够呛,“人家说是执行领事保护。大使活动得提前报给咱们外交部审核等待安排。可领事真要闷着头往咱们这儿跑,那可是真没办法。”他也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就是这帮家伙太不是玩意了。提前二十分钟才通知到达,这不是诚心添乱么?”

    和小林先生说了几句话后,日本驻上海副领事滨田雅功稍微走慢了几步,让自己的身形和乔主任等人平齐后问道,“请问一下,这家医院的诊疗技术水平怎么样?”

    “滨田副领事。”乔主任有些不满意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不告自来的家伙,“第四中心医院是我省目前唯一的一所大型急救综合医院。除非去北京或者上海,广州,成都。否则不会有比我们更好的医院了。”

    滨田雅功今年50多岁了。看上去比走在前面的那个“小林先生”年轻不了几岁。他朝着几人客气的点了点头,“这次小林丰先生来华,还专门邀请了顺天堂的矢富教授一起为他的公子诊病。还希望贵方能够为矢富教授的诊治提供协助。”

    乔主任虽然不太清楚顺天堂到底是个什么医院,但想来能被专程请到宁远来,也是因为小林丰下了大功夫的。但这种行为到底合不合法,肖主任可真不知道。他只能模棱两可的点点头道,“我们一定会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帮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