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第十三章 救援队

第十三章 救援队

 热门推荐:
    “好了,别动哦。”光头钱主任顺手从桌子上拿了个带真空吸盘的小花,往自己脑袋上一贴。真空吸盘在他光溜溜的脑袋上贴了个结结实实。钱主任试着抖了抖脑袋,用头上不停晃动着的玩具吸引住了小孩子的注意力。自己则趁机抄起手术钳,小心翼翼的探入了小朋友的鼻孔里。轻轻夹住了什么东西,慢慢往外一抽。一辆大约半个指甲盖大小的金属玩具消防车,被他从鼻孔里夹了出来。

    “一辆消防车。”他挑了挑眉毛,看着消防车感叹道,“你可真是胆子大,什么都敢往鼻子里塞呀。”

    李嵩昭歪着头,全神贯注的看着面前那朵还在不断晃悠的向日葵。鼻孔里冒出一个巨大的鼻涕泡。

    钱主任准备收拾东西了,孙立恩却有些欲言又止。他视野里的状态栏仍然保持着“李嵩昭,男,一岁零四个月,左侧鼻孔异物堵塞。”的提示。

    “哇!”孙立恩还没说话,刚刚笑的一脸灿烂的小朋友忽然又哭了起来。他不断抓挠着自己的小脸,左右挣扎着,看上去非常难受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光头钱主任也被吓了一跳,连忙又抖了抖头顶上的小花,“不哭不哭……”

    可惜,他原本百试百灵的方法在此刻彻底失效。仍然在苦恼不已的小李嵩昭鼻子里,吹出了一个又一个青黄色的鼻涕泡。

    “是不是里面还有东西啊?”抱着孩子的家长担心的问道,他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有些恨铁不成钢,“多大个孩子了,怎么还这么笨呢?这些东西往鼻子里塞个什么劲?”

    钱主任挠了挠自己的光头,重新附身凑到了小朋友的鼻子底下,手术钳再次夹出了一个小人……那是个大约两厘米高,但做工精美的消防员模型。

    “我是职业模型师。”孩子家长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些都是我工作中需要用到的东西……”

    “你们看护的时候怎么没注意呢?”钱主任有些生气,“还丢了什么玩具?”

    “不知道。”家长不好意思道,“这些小配件家里实在是太多了……”

    “至少丢了三个。”钱主任从小朋友的鼻孔里夹出了第三个模型,这次的模型是一个警察小人。

    “消防车,消防员,警察……”孙立恩看着那个还没有消除的“左侧鼻孔异物堵塞”标志,忽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推测。他走到钱主任身边低声道,“里面可能还有东西。”

    “我觉得应该也有。”钱主任明显也从这些玩具的组成中看出了些端倪。他从抽屉里摸出了一个更细更小的手术钳,通过扩鼻器仔细看了看,“你看,果然是有东西在。”

    这次被夹出来的,是一直银色的小猫模型。

    “消防车,消防员和警察。”钱主任松了一口气,看着自己桌上沾着鼻涕的四个模型,朝着家长笑道,“这孩子一点都不笨。他为了救这只塞在鼻子里的小猫,派出了一整只救援队伍。”

    顶着油腻头发的中年主治医生接替了钱主任的位置,开始给小朋友开了些消炎的药物。而钱主任则跟着孙立恩,急急忙忙的朝着抢救室走去。

    “十岁的心梗?”钱主任也被这个病情描述吓了一跳,“川崎病?”

    “院前通报说是在做早操的时候晕过去了。”孙立恩努力回想着自己听到的预报,“川崎病要有五天以上高烧。如果高烧的话,我想孩子家长应该不会还让她去上学的。”

    “那就很麻烦啦。”钱主任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叹气道,“儿科遇到心脏问题,基本都是大事。不像成年人,心梗做介入就能恢复——如果不能找出造成心梗的原因,后面麻烦的事情多着呢。”

    两人互相沟通着情况,没过多久,就重新走进了抢救室里。曹严华正在抢救室里紧张指挥着各路人马配合工作。那个一开始躺在转运床上的小姑娘,已经被几个身强力壮的男护士一起合力,抱到了平板床上。

    “钱主任您也来啦。”曹严华一看孙立恩机灵的叫来了儿科的主任,当下欣喜道,“儿童用药的减量原则,还要您来把把关才行。”

    钱主任皱了皱眉头,“什么情况?”

    “早操的时候晕过去了。”曹严华指了指床上的小姑娘,“学校的保健医生给做了十来分钟的心肺复苏,恢复了一次意识。等救护直升机到了操场准备转运的时候,她又发了室颤。除颤两次后恢复正常。”

    “确认是心梗?”钱主任还是有些不放心,“不是骤停?”

    “飞机上做了十二导联心电图,st段抬高。肯定是心梗。”曹严华耸了耸肩膀,“我们也做了一次,院前急救没搞错,她确实是心梗。”

    旁边的小护士插话了,“现在的家长,生怕孩子吃亏。什么好吃给吃什么,你看看,十岁的小姑娘,给喂到70多公斤了。刚才我们三个男护士差点没搬动她……”

    “不应该是高血脂引起的动脉硬化心梗。”早就前来参加会诊的心内科值班副主任罗一平摇了摇头,“她的年纪还是太小。就算有动脉硬化,也不至于影响这么严重。”

    逃岗去探望恩师的周军很快就重新出现在了抢救室里。并且对于这个小姑娘的情况表示了高度关心。

    “你就是陈雯的老师?”他找到了那个和小姑娘一起从直升机上下来的年轻女人。“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她……没事吧?”那个年轻女人一脸的六神无主,“我……我去年才接手这个班……”

    “如果她没事的话,就不会被直升飞机空运送到抢救室里了。”周军面无表情的答道,“陈雯在过去有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她有没有说过自己身体容易不舒服?眼前发黑,头疼,精力不足,任何表现都行。”

    “她……”年轻女人努力想着,“她经常说自己会觉得肌肉疼痛。无法集中注意力……”她忽然一抬头,“对了,陈雯是说过自己容易觉得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