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二十章 我对飞机场一向没什么兴趣

第二十章 我对飞机场一向没什么兴趣

 热门推荐:
    渣打银行大厦,是渣打银行香港有限公司总部。

    也是亚太地区渣打的总部。

    位于香港岛中环德辅道中4-4a号,185米高,共42层。

    上午十点钟。

    渣打亚洲总负责人乔治金站在银行大厦门口。

    在乔治金身边,站着一名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的亚裔女子。

    她五官端正,皮肤白皙,身材纤瘦标准的瓜子脸型。

    年龄约莫二十二岁左右。

    穿着一套银行职业套装,留着一个齐耳短发,颇有几分精干气息。

    只不过,这名看上去有几分精干气息的女子,脸上有几分不情愿的色彩。

    早上开完会后,乔治金找到了她,要她接待银行一名最顶级的客户。

    作为一名银行职员,这是她应尽的工作职责。

    可是在听完乔治金所说的工作内容后,她却很为难。

    乔治金告诉她,这次渣打将和那位最顶级的客户商谈一件重大商业合作。

    总规模可能达到十几亿美金。

    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哪怕是一向在银行上班,她在听到这个数字时也被吓的懵了半天。

    十几亿美金,这种财富的拥有者,按道理来说不是她一个银行新职员可以接触到的层次。

    乔治金告诉了他真正的原因。

    这位拥有巨额财富的人,是一名华国人。

    找到她,是因为她也是一名华国人。

    一是为了方便交流,二也算是打一打感情牌。

    这很正常。

    任何商业都是人与人之间打交道。

    种族以及语言,在很多时候可以拉近亲切感。

    也许一个小小的亲切感,就可以成为促成生意的那一项关键点。

    可是,乔治金却提了一个让她不想接受又无法拒绝的要求。

    乔治金的原话是,要她不惜一切代价让那位客户满意。

    如此规模的商业合作。

    作为一名银行工作人员,不惜一切代价去让客户满意是应该的。

    只不过,乔治金在说不惜一切代价的时候,眼里却闪着异样的色彩。

    那种色彩,让她不知道该拒绝还是该答应。

    银行大厦门口。

    两个人无声的站着。

    忽然,乔治金抬了下手腕看了看表。

    然后他似乎很随意的问。

    “张,你已经到渣打工作了两年吧。”

    她不知道乔治金忽然问这个问题干什么,只能老实回答道。

    “是的。”

    “作为一名银行职员,我想你应该明白这种级别的客户对一家银行到底意味着什么。

    你明白我的意思,对么?”

    张没有说话。

    她明白乔治金的话是什么意思。

    所以她很不情愿。

    可是她又无法拒绝乔治金的安排。

    渣打银行,是全球性的大银行。

    不管是薪酬待遇还是福利体系,都要比很多工作岗位高上很多。

    自从她进入渣打后,不少同学都对她很羡慕妒忌。

    她也一直以进入渣打工作而骄傲。

    只是如果她拒绝了乔治金的安排,那么等待她的后果,她自己都不知道。

    她已经来渣打两年了。

    很清楚这些资本家看上去很低调绅士,但其实一个个都是金钱至上。

    为了利益,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乔治金是渣打最高负责人。

    不听从乔治金的安排,就是违抗上司命令。

    这天上地下都没人救的了她。

    也许被发配到一些贫穷的国家,也许被直接开除,也许……

    在张的胡思乱想中,一辆宾利汽车直接开到了银行大厦门口。

    汽车停稳后,乔治金就微笑着迎了上去。

    “嗨,赵,我可是等候你多时了。”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稍微耽误了一会。”

    “噢,香港什么都好,就是堵车实在是让人讨厌。”

    不得不说,人的皮相确实很占便宜。

    乔治金亲切的微笑,让人一看就很有好感。

    哪怕赵江川很清楚这帮银行家都是什么货色,但他也无法否则这个家伙的外表确实很优秀。

    优秀到连他都自愧不如的地步。

    不过不是这么优秀的基因,怕是也生不出黛儿那样的美女吧。

    赵江川不露声色的报以微笑。

    只是那眼底却有一道无人察觉的古怪和遗憾。

    可惜,现在的黛儿好像才只有十二岁……

    乔治金没有察觉到赵江川的异样,自然也不会知道赵江川心里的想法。

    他微笑着朝赵江川道。

    “赵,我来帮你介绍,这位是我们银行投资部的张小蕾小姐,是我为你挑选的专职服务人员,她也是来自华国。”

    对于乔治金的安排,赵江川也不以为意。

    以他现在的地位,渣打就是有再高的服务态度。

    在乔治金的介绍下,赵江川轻轻扫了一眼张小蕾。

    这一扫,让赵江川眉毛扬了扬。

    这个张小蕾,他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字,他好像也听过。

    但那种感觉很模糊,模糊到赵江川根本记不起来。

    可赵江川不知道,他的眼神太富有侵略性。

    那不由自主闪烁的侵略目光,把张小蕾吓了一跳。

    “扑通扑通…”

    张小蕾的一颗心在不由自主狂跳着。

    赵江川很年轻。

    年轻到张小蕾不敢相信的地步。

    张小蕾从来没想到,乔治金嘴里的顶级客户会是这么一个年轻人。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赵江川那富有侵略性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

    可怕到张小蕾根本不敢去直视的地步。

    仅仅是被赵江川看了一眼,张小蕾就感觉自己的秘密全暴露在别人面前一样。

    那种压力,要比她面对乔治金时还要庞大无数倍。

    幸好,赵江川仅仅只是盯了一秒不到就露出了微笑。

    他主动伸出手朝着张小蕾打招呼。

    “张小姐,你好。”

    张小蕾慌忙伸出手,跟赵江川握到了一起。

    她脸上挤出一个笑容道。

    “对不起,赵先生,我刚才失态了。”

    “没关系。”

    “听乔治说你是大陆人?”

    “是的,我是湖南人。”

    “难怪张小姐这么漂亮,原来是湖南人啊,咱们华国湖南和四川,可是盛产美女啊。”

    对于赵江川而言,他这一番话无法是客套罢了。

    作为一个在外混迹多年的老油条,这厮也多少学了一点绅士风度。

    赞美一个女人的美丽,那是一种男士修养。

    真要说漂亮,在他眼里的张小蕾,也就那样。

    见过了形形色色的美女。

    张小蕾这种小美女,在赵江川眼里最多就是七分。

    可赵江川不知道。

    他这随意的一句赞美,让张小蕾纠结万分。

    作为一个华国人,张小蕾还没有完全融入到西方人的生活方式。

    赵江川这一夸。

    让张小蕾不由自主就想到了登徒子。

    他是不是看上我了,他要是提什么非分的要求怎么办。

    可惜,赵江川不知道张小蕾的想法。

    否则这厮一定会毫不客气的讽刺她想的真多。

    一番互相介绍后。

    三人往银行大厦里面走去。

    作为一个精明的银行家,乔治金可是深知女人在交流方面更具有优势。

    否则也不会故意安排张小蕾来接待赵江川了。

    所以乔治金有意无意的走在前面,不动声色间就和后面两人拉开了几步距离。

    赵江川倒是无所谓。

    跟一个女人一起,总比跟一个男人一起要让人更愉快。

    更何况,这个张小蕾他还似乎有那么一丢丢印象。

    “叮”…

    电梯来了。

    乔治金朝着赵江川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赵,大堂有点事需要我处理,你跟张先上去,我稍后就来。”

    这么巧!

    赵江川似笑非笑的望着乔治金,直把乔治金看的有些心虚时。

    他才开口道。

    “没关系,有这么一位美女作陪,我巴不得你今天不要过来呢。”

    “哈哈…赵,你是在太风趣。稍后见。”

    “好的,稍后见。”

    乔治金走后。

    张小蕾赶紧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

    面对着乔治金都需要恭敬的客户,她不敢有任何大意。

    “赵先生,那我们先到楼上办公室好么?”

    “没问题。”

    渣打大厦的电梯质量很好,哪怕是上升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声音。

    整个电梯间内,针落可闻。

    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在电梯快速上升时气压突然转变。

    张小蕾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紧张。

    面对着赵江川这种人,那巨额财富给张小蕾带来一种心理上的压迫感。

    “呼呼…”

    张小蕾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尽量不让赵江川发现她的异常。

    可是没过多久,张小蕾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剧烈。

    “扑通…扑通…”

    剧烈的心跳,让张小蕾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她好像有一种错觉。

    一种在被人窥视的错觉。

    张小蕾感觉,站在她背后的赵江川正在看她。

    男人看女人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所以张小蕾的感觉并没错。

    赵江川站在她的背后,正在打量着她。

    这一路上,赵江川都在想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张小蕾。

    可是他想了半天,也没想起到底在哪听过这么名字。

    那种朦胧的感觉就像是一层迷糊,让赵江川总想把它拨开。

    电梯间里。

    张小蕾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顺着电梯门看到赵江川那双眼睛后,张小蕾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和呼吸。

    她知道,站在她背后的赵江川,正在默默注视着她。

    那种不同与陌生人之间的注视,让张小蕾又紧张又担心。

    可能是乔治金之前的暗示,张小蕾总觉得赵江川不是个好东西。

    不然,乔治金为什么要那样暗示她。

    有钱人,都不是好东西。

    这句话自古流传,自然是有其意义。

    莫名其妙的,张小蕾就想到了那些传闻中有钱人干过的荒唐事。

    要是他非礼我怎么办?

    “呼呼…”

    张小蕾努力的调整着呼吸,可怎么也无法控制那种呼吸的频率。

    在乔治金的暗示下,在赵江川那双眼睛的注视下。

    张小蕾的一颗心,不由自主就提到了嗓子眼。

    赵江川是何许人也。

    在张小蕾第一次呼吸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张小蕾的反应不对。

    不过他也没往别的地方想。

    一般人跟陌生人呆在一起,都会多少有几分不自在,何况现在电梯间里就他们两个人,一个女人心里有些紧张也是难免的。

    可没过多久,赵江川就发现不对了。

    张小蕾那努力压制的呼吸越来越不对,喘息的声音大到赵江川想听不到都不行的地步。

    不会有哮喘病吧?

    还是高压敏感症?

    赵江川真担心张小蕾会忽然抱着胸口蹲下去。

    还好。

    赵江川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叮”的一声响。

    二十八楼到了。

    张小蕾像是逃命一样赶紧从电梯间里跑出去。

    不过接着她就意识到了她的工作职责。

    张小蕾强行控制住自己想跑的那种冲动,她鼓足勇气转过身朝赵江川露出一个微笑。

    “赵…赵先生,请跟我来。”

    张小蕾的紧张,赵江川看在眼里。

    在联系到乔治金巧合的离开后,赵江川大致就猜到了真相。

    资本主义这套,他实在是太清楚了。

    在张小蕾无法掩饰的紧张中,赵江川似笑非笑道。

    “张小姐,你好像很怕我。”

    “没…没有。”

    真是个不诚实的姑娘啊。

    这说谎的水平,还有待锻炼。

    赵江川笑下,也没去拆穿人小姑娘的谎言。

    二十八楼。

    是渣打最高级别的接待中心。

    里面装修风格独树一帜,既奢华却不庸俗,古典中透漏张扬,雅致却不失高贵。

    完全是欧美顶级会所的装修风格。

    “赵先生,不知道您想喝点什么。”

    “咖啡吧。”

    “好的,您稍等。”

    几分钟之后。

    张小蕾小心翼翼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过来。

    那谨慎的样子,似乎生怕咖啡撒到地毯上。

    可惜,最终还是发生了意外。

    当张小蕾把咖啡递给赵江川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不小心手晃了一下,杯子里的咖啡贱到了赵江川裤子上。

    “啊…”

    刚冲出来的咖啡,温度极高。

    又是正直夏天,赵江川只穿了一件长裤。

    现在被突然烫了下,痛的他惨叫一声。

    这下,张小蕾慌了。

    她连声道。

    “对不起,对不起…”

    慌乱之中,张小蕾抓起随身携带的纸巾就去帮赵江川擦拭裤子上的污渍。

    可是擦着擦着,张小蕾就擦不下去了。

    那咖啡撒的太不是地方。

    一部分洒在赵江川大腿上,一部分撒在男人的那个重要位置。

    张小蕾在帮赵江川擦掉了大腿上的污渍后,连忙又要去擦那个地方。

    可她的手刚碰到哪里,就忽然想起来这个地方不能乱擦。

    这下,张小蕾傻眼了。

    擦还是不擦……

    因为紧张,张小蕾并没有注意到赵江川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他在判断张小蕾的失手是真的还是故意的。

    可惜,赵江川无法做出判断。

    张小蕾眼里的那种慌张,脸上的那种害怕,都不像是装的。

    但事情又太巧合了。

    巧合到赵江川都不相信会这么巧合。

    难道她也认识我?

    还是这都是乔治金安排的?

    赵江川不知道。

    所以他立马决定自己寻找答案。

    在张小蕾的惊魂不定中,赵江川突然动了。

    他一把将张小蕾扯到了怀里。

    这一扯之下,把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张小蕾吓了一跳,连忙拼命的挣扎起来。

    终于,赵江川做出了判断。

    纯属误会。

    不然,张小蕾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在张小蕾的挣扎中,赵江川自然而然的松开了手。

    赵江川松开手后。

    张小蕾一张脸时而红,时而白。

    有吓得,有气的,有怒的,也有羞的。

    她想质问赵江川的无礼行为,可在乔治金之前的暗示下,却唯唯诺诺不敢开口。

    乔治金可是说了。

    要她不惜一切代价让赵江川满意。

    可现在,她却先是把咖啡撒到了赵江川身上,又拒绝了赵江川的无礼行为。

    这样,赵江川会满意才见鬼了。

    女人的尊严,让张小蕾想上去给赵江川一个耳光。

    可是身份让她又不敢动手。

    张小蕾只能咬着牙,含着泪,怒视着赵江川。

    那嗔怒的样子,让赵江川想发笑。

    他恬不知耻的问道。

    “张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张小蕾不答。

    除了这一次外,她从来就没见过赵江川。

    这些有钱人真无耻。

    是不是在哪见过?有没有见过你会不知道。

    可恶。

    下一句是不是又要说跟你的前女友很像。

    张小蕾一句话都不说。

    不过那瞪着眼的样子已经说明了一切。

    可惜,张小蕾是真误会赵江川了。

    这一次,赵江川说的都是真的,他是真感觉听过张小蕾的名字,也见过这个女人。

    在张小蕾的怒视中,赵江川仍然带着微笑。

    他在想到底是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女人。

    记忆在赵江川的意识中快速的翻滚着,从今生到前世,那些见过的人一个个在他脑子里滑过。

    终于,赵江川锁定了目标。

    然后…

    这家伙很没风度的笑出了声。

    他终于想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张小蕾了。

    赵江川认真的打量着张小蕾,还很青涩的容貌跟后来那个女强人差距很大。

    不过五官上,到底还是相差不大。

    电光火石之间,赵江川基本上就猜到了全部。

    他开口道。

    “我为刚才的事情道歉,我之前没有确定在什么地方见过你,不过我现想起来了。”

    赵江川一番没头没尾的话,让张小蕾愣了下。

    明显,赵江川的意思是他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张小蕾。

    可张小蕾自己清楚,她从来就没有见过赵江川。

    好烂的泡妞借口。

    用强不成就想用这种办法。

    无耻、下流胚、流氓。

    张小蕾不敢反驳,只敢在心里骂着,一双杏眼仍然怒视着赵江川。

    只不过,那眼神里少了一丝害怕,多了一丝鄙视。

    赵江川无奈的扬了扬眉毛。

    他很认真的看着张小蕾胸口,直把张小蕾看到毛骨悚然不由之主护住胸口时。

    这厮终于开口了。

    “张小姐,这是个误会,有些事我没法跟你解释,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对飞机场一向没什么兴趣的。”

    飞机场…

    对飞机场没兴趣。

    赵江川的话让张小蕾就像是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她不由之主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平平无奇的胸部。

    可不就是平的能停飞机么。

    这一刻,张小蕾忽然有了一种杀人的心。

    她很想大骂一声你眼瞎是不是。

    可是那平平无奇的事实,让张小蕾怎么也无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