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民国奇人 > 第六十八章 绿光

第六十八章 绿光

 热门推荐:
    (为江南燕 嘉庚)

    两人聊妥此事之后,张信灵不再与他多聊,转身离开。

    小木匠能够瞧得出她神情萎靡困顿的样子,知晓她并没有说假话,这几日守灵,当真是辛苦无比。

    等他目送张信灵回了房间之后,这才想起了,忘记跟张信灵聊起屋内那个老鼠洞的事儿来,他想要过去提点一下,但想起刚才张信灵隐隐的威胁之意,突然间又没有了这心思。

    次日望月和善扬果然又来找小木匠,而张信灵这时也在场。

    那善扬显然是很害怕这同门师姐的,瞧见张信灵,脑袋差点儿低到了胸口去,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师姐”之后,却不再多言。

    张信灵对他们两个倒是十分欢迎,问了两句之后,对善扬说道“这位甘墨甘少侠也是江湖上出类拔萃的年轻人,你们常年身居于龙虎秘境之中,别说外面的世界,就连我这天师府也少有过来,与他多接触接触,应该是能够学到一些东西的……”

    望月、善扬听到,唯唯诺诺,不断点头。

    张信灵提点两句之后,便需要去灵堂那边了,交代了小木匠一声,提前走了。

    而小木匠则跟着望月、善扬两人一起出了张信灵的院子,朝着外面走去。

    在此之前,他曾经与顾白果沟通过,按道理讲,昨日房间里多了一个小鼠洞,让小木匠感觉到极度不安全,本来是想要带着顾白果一起离开的,但顾白果却并没有这个意思,不断比划着,甚至还用爪子在地上划拉,跟他说没关系的。

    那就是一个有趣的小东西而已,不会伤害到她的。

    小木匠瞧见她如此笃定,而自己带着顾白果,在这天师府之中行走又着实不太方便,犹豫再三,终于选择相信了顾白果。

    毕竟此刻的她虽然被那驭妖铃给困住,但一身本事还是有的,即便是出了问题,也有应对的空间。

    善扬和望月带着他来到了天师府的讲武堂。

    这儿是平日里天师府属员和道士打坐、修行,以及比试手段的地方,三人找了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坐下来之后,便随意聊起了天来。

    聊天的话题,基本上是由善扬主导的。

    一夜过去,他已经将状态完全调整过来,对待小木匠的态度很是不错,而且还有意聊了小木匠许多感兴趣的点。

    他们几个说的,基本上就是当今的天下大势,江湖上出名的人物,涌动的暗流,以及政坛风云之类的……这两个小道士虽说身居龙虎山中,足不出户,但毕竟是顶尖道门出来的嫡传弟子,眼界和见识,自然不是一般小门小户能够比拟的。

    不过他们擅长的,大多是江湖上的事儿,对于当今天下,以及整个世界,又少了一些了解。

    小木匠活学活用,搬用屈孟虎的那一套,也是将这两人侃得一愣一愣的。

    起初的时候,这两人对小木匠虽说表面上示好,但骨子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傲气的。

    他们龙虎山,毕竟是道庭祖地,而两人又都是后辈弟子之中的佼佼者,天然就有几分傲气,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但等小木匠扯起来的时候,他们虽说不知真假,但总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而小木匠毕竟肚子里的私货不多,聊了一会儿,又转变了话题,聊起了修行之事来。

    他虽说有着诸般离奇际遇,又是好运连连,但说起来,还是少了一个能够言传身教的师父。

    鲁大当年基本上不与他谈修行之事,而后来经过莫道长、鬼王等人的调教,小木匠多多少少入了行,但基础还是有些差,而望月与善扬则不然,两人是名门子弟,又有明师指导,修行的基础十分牢靠,小木匠此刻也是将自己心中积攒许久的问题说出来,询问缘由和解决方法。

    善扬、望月两人本身就是被自家师父派过来,与小木匠亲近的,当下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尽可能地帮着小木匠答疑解难。

    几人当真是“一见如故”,聊了整整一天时间,而这过程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善扬在说,望月在旁边补充着。

    他这人比较跳脱,有时还会问小木匠一些西南的奇闻轶事,以及江湖趣闻的。

    他甚至还有一点儿小八卦。

    差不多到了晚上饭点的时候,有人过来叫两人去吃斋饭了,他们这才告辞。

    而临别前,望月忍不住了,对小木匠说道“甘兄,其实如果你想要夯实基础,在修行之路上有长足进步的话,不如拜入我师父南风真人门下,到时候,他一定会将你培养出来的……”

    小木匠并没有给准话,而是含糊地说道“这个,我会考虑的……”

    几人告别,善扬和望月往回走去,等感觉到小木匠离得远了,善扬忍不住批评起了望月来“你太心急了,师父不是说了吗,这几日先与他培养感情,等混熟悉了,再徐徐图之。”

    望月却说道“不会啊,我们聊了一整天,大家都很开心啊,彼此也投契,我觉得时机不错了。”

    善扬摇头,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当真以为他是人畜无害的小白羊么?你之前没有听马师兄聊起过此人么?他千里辗转,杀人越货的事儿干得不算少,年纪不大,心眼挺多,怎么可能与你这么快交心?”

    望月张了张嘴,无从反驳,但眼中却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不相信。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他们又找了小木匠一回,这回他们倒是不了修行之事了,而是纯粹谈天说地。

    望月似乎对湘赣边界的那些人十分感兴趣,知晓小木匠曾经路过,便问起小木匠的观感来。

    小木匠客观评价了一番,总结道“他们才是真正心怀天下之人。”

    望月听了,默默点头。

    到了第六天晚上,小木匠吃过饭之后,在房间里与顾白果玩耍嬉戏,门外却是传来了咳嗽声,紧接着小木匠听到老刘那阴沉的声音传来“得走了。”

    小木匠听了,浑身一震,知道平静的日子终究过去了,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了。

    他推开门,瞧见戴着金色面具的老刘,以及一个相貌平平无奇的汉子站在门口,那老刘瞧见他之后,指着旁边的汉子说道“罗奇,我的副手,他会带你去南桥村的,详细的情况,他到时候也会跟你介绍清楚。”

    小木匠拱手,说“有劳了。”

    那汉子点头,随后说道“时间有限,我们现在就走吧。”

    小木匠将顾白果抱在怀里,准备离去,而老刘则递过来一个材质顺滑的布袋子,说道“这玩意能够藏住它身上的气息,你们一会儿出府的时候,能够用得着。”

    小木匠接了过来,将顾白果装进布袋中,安慰地拍了拍她的后背,随后跟着罗奇离开。

    罗奇带着小木匠出了院子,随后往东边走去,路上尽可能地避开巡逻,走了差不多十分钟,却是来到了一个偏门前。

    他与小木匠上前去,还没有到门口,就有人上前来,低声喊道“罗爷,你怎么才来?”

    罗奇上前,说道“今天人多,绕了点路。”

    那人催促道“再过一会儿,换班的人就来了,你带着人赶紧走。”

    罗奇点头,带着小木匠出了天师府,往前走过一个路口,那儿有马车在等着,上面有一个戴着斗笠的车夫。

    罗奇带着小木匠上了马车,那车夫也不言语,直接甩开鞭子,朝着南边行去。

    这一路上畅通无比,很显然,在此之前,张信灵已经打点好了一切。

    那位龙虎山天师府的大小姐,在此地当真权势极盛。

    路上的时候,罗奇给小木匠介绍了目标,那里有差不多三五人,最多不超过六人,除了目标之外,还有几个,都是丫鬟老妈子之类的。

    那两个目标是姐妹两人,姐姐似乎比较厉害一些,但也有限,而妹子则纯粹是个花瓶。

    倘若不是武丁真人帮忙,她或许都未必能够觉醒成功。

    张信灵的要求,是让小木匠将人给控制住,一个都别跑掉。

    而罗奇,他将人送到之后,就会立刻离开,不会参与进此事之中来。

    所以这一切,都需要小木匠自己把握。

    小木匠听了,心中冷笑,但表面上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沉默地点头。

    南桥村距离天师府这儿有些距离,但离龙虎山倒是很近。

    差不多行了一个多钟头,终于来到了南桥村,罗奇将小木匠送到村外不远的一片竹林前。

    他指着远处那藏于夜色之中的竹堂说道“就在那儿,你加油吧。”

    小木匠下了马车,随后将怀中的顾白果放开,让她自由行动,而自己则朝罗奇挥了挥手,便朝着那竹林旁边的庭院摸去。

    不多时,他来到了庭院边缘处,瞧见这竹堂前后都是药圃和花园,中间的建筑建得十分雅致,着实巧妙。

    他隐于夜色中,打量前方,瞧见那竹堂正屋处,有几个人影。

    小木匠按照路上从罗奇口中得来的信息,一一对应,突然间,他的心中一阵狂跳。

    那屋子里,除了武丁真人的两个小妾之外,居然还有一个男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