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宠天嫡 > 第72章 与他相关

第72章 与他相关

 热门推荐:
    半个时辰后,夜色已深沉得伸手不见五指。

    顾嫣然忍着瞌睡的侵袭,总算是为夜幽冥调配好了新的解药,喂进了他的嘴里。

    “喏,这是新……哈啊~~~”顾嫣然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哈欠,才接着说道。“这是新调配好的解药,吃下去以后再睡个觉,明天一早你体内的毒便可全解了。”

    夜幽冥吞咽下了药丸,凝眸看着顾嫣然。“谢谢。”

    “要是真想谢,就赔一副新的银针给我吧。”顾嫣然指了指圆凳上那数十根黑乎乎的长针。“我已经算是身无分文了。

    若是你不赔给我,那下一次的紧要关头,我可就没银针救你了啊。”

    委托幽冥府寻找南宫玄翊下落的委托金,买下公孙浅墨宝的银钱,她基本已经花光了所有的银钱。

    要是再不为接下来的日子精打细算,那就真的是坐吃山空了。

    “身无分文?”夜幽冥想了想,便朝着一旁的夜忘尘伸出手。

    夜忘尘心领神会,掏出怀中的一叠银票就交给了夜幽冥。“主子,给。”

    夜幽冥接过银票,数也没数,直接就原封不动把手上的银票又递到了顾嫣然面前。“当做是这次你为我解毒的诊金。”

    “额。”顾嫣然错愕了,却没有收下。“不,不用了,我说过,救你只是因为我有求于你而已,又怎么能厚着脸皮收下这个所谓的‘诊金’呢?”

    说是‘诊金’,可她就觉得这些银票像是夜幽冥在施舍她似的,心头难免浮起不悦。

    而且她所看到的银票面额,头一张就是五万两……这一摞,怎么也得有个二、三十张吧?

    夜幽冥倒也不勉强,收回了银票。“那好,就依你所言,我赔银针给你,明日一早派人送到你授课的那间明室。”

    他并非是真的打消了让顾嫣然收下银票的念头,而是决定换个方式送她点儿实质性的东西。

    这样,以后她就可以不用再为银钱方面的事情发愁了。

    翌日,映月府前

    顾嫣然撩起过长的裙摆,抬脚刚准备跨上马车的脚凳。

    忽的,不远处,由远至近传来专属于少女的清脆呼唤声。

    “嫣然姐姐!嫣然姐姐!”

    顾嫣然愣住,左右偏移着视线,赫然发现两辆宫中的马车正朝映月府这边驶来。

    再微虚着双眼眺望……那从第一辆马车的车窗处探出脑袋的,不正是昨晚在君太后寿宴上见过的九公主南宫念妖么?

    “她怎么会来?”顾嫣然茫然不已,却还是放下了高抬的右脚,款款立于地面。

    就算她再怎么不待见南宫念妖,可公主毕竟就是公主,一些场面上的礼仪还得做足才行。

    宫里的两辆马车缓缓在映月府正门前停下,刚一停稳,南宫念妖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身旁立着的宫女见状惊呼。“九公主!”

    “安啦,安啦。”南宫念妖极其随意地摆了摆手,小跑着靠近了顾嫣然。

    顾嫣然见南宫念妖来到,只得向她福了福身。“嫣然见过九公主。”

    “嫣然姐姐快请起。”南宫念妖弯身扶起了顾嫣然,亲切地挽住了她的胳膊。“从今天开始,我也是尚衡学府的学生了。

    而嫣然姐姐您,自然就是传授我琴、棋、书、画四艺的先生。

    所以以后您见着我都不用行礼了,反而我还得向嫣然姐……不对,是向顾先生您行礼呢。

    啊,对了,还有还有,唤我九儿或者妖儿便好。”

    “你说你要入尚衡学府?”顾嫣然稍稍皱起了眉头。

    南宫念妖太过兴奋,哪儿顾得上回答顾嫣然的问题,而是扯着顾嫣然蹦蹦跳跳到了第二辆马车旁。

    南宫念妖拍了拍马车车壁,道。“这里面,是皇祖母赏给你的东西,说是很满意你送给她的那幅墨宝。”

    “……”顾嫣然眨了眨眼,显然是有些懵了。

    紧接着,南宫念妖打开轿帘,探手进去拿出了一个小册子,献宝似的放在顾嫣然手上。“这是赏宝清单,你可以看看,有好多好多价值连城的宝贝呢。”

    顾嫣然接过了赏宝清单,翻开一看……黄金十万,白银百万,夜明珠一颗,千年人参一株,还有珍珠玛瑙翡翠等等等等。

    “我的天。”顾嫣然不由得惊叹了一声,当目光落在了最后两样赏赐的时候,更是瞪大了双眼。

    卿醉轩?!!

    珍宝阁?!!

    什么意思啊?

    卿醉轩和珍宝阁怎么会……

    “啊啊,我要跟你说一下。”南宫念妖想起了君太后叮嘱的一件事,便指着清单最后。“这卿醉轩、珍宝阁,原本是先皇赐给二皇兄的产业。

    二皇兄失踪以来,这两项产业就一直由皇祖母身边的人代为打点。

    可是……五年了。

    二皇兄失踪整整五年了,到现在连个影子都没被人找见过,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

    今日天还未亮,国师就派人传信给皇祖母,让她把卿醉轩、珍宝阁交给你打理,还说你一定会尽心尽力替二皇子打理好这两间店面的。

    国师都打包票了,皇祖母自然也是没意见,就让我转告你,‘哀家相信,凭你的本事绝对将这两间店面发扬光大的’。”

    顾嫣然听到中途,便已经是失魂落魄。

    卿醉轩……

    珍宝阁……

    是南宫玄翊的产业?

    是南宫玄翊……

    并且,是国师大人请君太后将卿醉轩、珍宝阁交给她打点的?

    她没想到,只是编了个蹩脚的理由说她对二皇子一见钟情,竟然还得来了真正与南宫玄翊相关的东西?

    啊,不行,她要哭了,真的要哭了……

    顾嫣然蓦的抬起宽袖掩住已经湿润的双眼,不想让人发现她的眼泪。

    可南宫念妖是多精的人啊,自然就发现顾嫣然哭了的事情。

    “嫣然姐姐,您怎么哭了?!!”南宫念妖搞不明白顾嫣然为什么会哭,只是掏出怀中的丝帕递给顾嫣然。“喏,借给你用的。”

    “嫣然姐姐,您怎么哭了?!!”南宫念妖搞不明白顾嫣然为什么会哭,只是掏出怀中的丝帕递给顾嫣然。“喏,借给你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