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驭兽农女:庄稼汉子宠媳妇 > 第69章 凭什么跟他姓

第69章 凭什么跟他姓

 热门推荐:
    渠开远道:“没说什么,就是问一下房子花多少钱买的,告诉我那边有活儿,让开立和开来去帮我干,收拾屋子什么的,燕春也可以去,别把你累着。”

    王心巧嘴角都快撇到后脑勺上去了,还有比这更假的假话么?渠立德会怕自己累着?他巴不得自己死呢,这话骗三岁小子都不信,还来骗自己。

    她没兴趣问下去,把脸转回来说道:“我饿了,我不会做扁豆。”

    渠开远说道:“没关系,我来做,你把我把扁豆摘出来就行。”

    “怎么摘?”

    “把尖和蒂掐掉,如果老的边上有丝,再扯下去就好了。”

    说完他从桌上拿过一个给王心巧做示范。

    王心巧看着还挺好玩的,点头说道:“行,我来。”

    渠开远把扁豆拿到她手边,又到厨房去拿了个小木盆过来,放在凳子上,让她把摘好的扁豆拿放在盆子里,然后出屋点火去了。

    说实话渠开远做菜也不怎么好吃,一个大男人,从来没做过,上手就开到能吃的地步已经不错了。

    吃饭的时候王心巧一边咬着水煮熟的扁豆一边想,看来自己真得好好学学做饭了,不然一直吃这没味儿的东西没食欲,连肚子里的孩子都跟着挨饿。只是跟谁学去啊,回娘家不敢问,怕娘看出破绽,又不想问渠家人,找别人的话,还谁都不认识,难道要自学成才?

    饭后休息的时候,她又有点想回娘家,可是想想才回来两天,要是自己一个人回去也就算了,渠开远跟着,他去了爹娘像招待客人似的,实在太麻烦了,所以还是算了吧。

    于是她忍住没说。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后,王心巧在屋里收拾,渠开远便到外面找了镰刀锄头和铁锹之类的工具,全都收拾好了,磨快了,然后进屋里说道:“巧儿,你在家里歇着吧,我到那边收拾一下。”

    王心巧忙道:“不行,我也去,你等我一会儿,我怕你弄的和我想的不一样。”

    “好吧,那要不要我给你帮忙?”

    “不要,马上弄完了。”

    王心巧匆匆把洗完的碗放进简陋的厨柜里,擦了擦手,跟着他从屋里出来。

    两人出来的时候,渠开来已经在院里等着,把渠开远收拾好的工具都抱在怀里,说道:“大哥,我跟你们一起去。”

    渠开远知道他什么没什么活儿,说道:“好吧,那就去吧。”

    这时渠燕春也从屋出来,说道:“大哥大嫂,我也去。”

    渠开远却道:“燕春还是不要去了,一会儿爹要出去,你二哥二嫂没回来,你走了家里剩娘一个人了。”

    渠燕春有点失望,说道:“那好吧,等二嫂回来我再去。”

    王心巧对渠开远拒绝渠燕春有点高兴,不知从什么时候想,她连渠燕春也排斥了,不过渠开来倒还可以,关键这小子从来没惹过自己,也比渠开立容易接近。

    三人一起来到村边的小院,进来之后渠开远在院中走来走去地比划:“我想弄这么大个院子,这边还要盖着下屋,只是要等庄稼收完才行,现在先把院子上的杂草铲掉,回头我们买砖回来全都铺上。”

    渠开来问道:“那路边这两垄菇茑留么?”

    渠开远看了看,说道:“还是留着吧,都结这么多了,回头熟了给你嫂子吃。”

    渠开来道:“是啊,这里真多,不像咱家,咱娘都不让种,到时候嫂子要是吃不完的话,我也来给我姐捡点儿。”

    渠开远道:“嗯,等熟了你来捡吧,你嫂子肯定吃不完……”

    兄弟俩一边说话一边干起活来。

    王心巧进屋转了一圈儿,见屋里的东西不是自己能收拾的,从屋里出来说道:“开远,我想把房子周围的一圈杂草也铲掉,全都用砖铺上,边上种花,做成甬路好不好?”

    渠开远点头:“好,你说铺哪里就铺哪里。”

    王心巧见他们干活儿自己插不上手,便又向园中走去,沿着篱笆边上往前围,一边走一边想,如果把这一圈也都铺成路,种上花儿就好了,到园里摘菜心情也好,只果那样要用的砖就更多了,别再真把自己这点钱花光……

    她正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叫她:“渠家嫂子,你是渠大嫂吧?”

    王心巧抬头看去,见与西院相隔的篱笆处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一身粗布衣裳,微红的脸膛儿,黑黑的眉毛大眼睛,长得挺精神。

    她问道:“你是谁啊?别叫我渠大嫂,我有姓的,我姓王,我叫王心巧。”

    少女笑了,说道:“原来你也姓王啊,我也姓王,我叫王淑贞,咱老王家是大姓,到哪里都有‘一家子’。”

    王心巧不喜欢与人交往,上辈子和别人格格不入,这辈子也是,虽然被硬塞在渠家,但却和谁都处不来,除去对爹娘有亲切感,对别人都隐约提防,这少女跟她套近乎她也没多大反应,问道:“你叫我干什么?”

    “我娘让我问问你,能不能给我家掐几根葱叶儿,中午做葱花儿,我家的葱刚换完垄儿,没缓过苗儿来,叶子都干了。”

    王心巧只是不喜欢和人交往,却不是抠门儿,听说不过要几根葱叶子,说道:“可以,我家那么多呢,还掐什么葱叶子,整棵拔就行了。”

    “那可不行,整棵拔就没有了,掐了叶子还可以再长,葱还在那里。”

    王心巧这才知道,原来还可以这样。

    “那你等着,我过去给你掐。”

    王淑贞说道:“不用了,你家葱地在那边呢,太远了,你掐完再给我送过来不好意思,我自己过去吧。”

    说着她一片腿儿,就从篱笆空中迈过来了。

    王心巧见这丫头还挺豪爽的,不像这个时代其他女人一样扭扭捏捏,对她多了几分好感,跟她一起向那边的葱地走去,问道:“淑贞,你多大了?”

    “十七。”

    “咦,跟我同岁啊,那还真没准谁大呢。”

    “我十月的。”

    “我六月,那还是我大,以后叫我姐吧。”

    王心巧非常不喜欢渠大嫂这个称呼,叫老了不说,把自己的姓都叫没了,自己又不是渠开远什么人,干什么要跟他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