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半兽人 > 第一百七十二章:乱世将出(十二)

第一百七十二章:乱世将出(十二)

 热门推荐:
    顾君兮突然变了样子吓了礼瑜一跳,整个人躲得远远的,警惕的看着这边。

    维祯坐起了身子,他也是第一次见顾君兮这个形态,和她平时偶尔冒出个耳朵尾巴不同,这次倒是装备得满齐全,还……有点可爱!

    当然,如果忽略她那个泛着寒光的爪子。

    礼瑜:“没想到顾师姐如此与众不同,难道你是半妖?”随即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半妖大多身体羸弱,顾君兮怎么看怎么强悍。

    维祯被这话逗乐了,顾君兮这个霸王龙哪里是半妖能比的。

    顾君兮嗤笑一声,“想知道啊!等你死了我就告诉你哦!”语调缠绵,爪子却是不怎么缠绵,凌厉得让人生寒。

    礼瑜得到了力量,修为现如今同顾君兮差不多,可是他不是顾君兮,顾君兮有兽类一样的直觉和敏锐的五感,而且她速度快啊!

    不消一会儿礼瑜就全身挂彩,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猫爪子下的老鼠,任人逗玩,实在是憋屈。

    礼瑜:“你还看着做什么?他们不是祭品吗?若是我死了,他们一定会逃出去,说不定还会抓到你!”

    顾君兮皱了皱眉,她知道礼瑜在对谁说话,但是为什么她就是找不到对方的踪迹,难道是修为差太多,但是若是对方修为高强,怎么会还需要一个礼瑜?

    礼瑜话完,暗处那家伙似乎思考了一下,随即礼瑜灵力暴涨。

    他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就算顾君兮是亲传弟子又如何,如今他得了这力量,她不再是对手。

    顾君兮见礼瑜面露疯狂,看样子已经要失去理智,暗道了一声麻烦,举着爪子迎了上去。

    无论是什么样的凡人之躯,都是抵挡不住顾君兮的爪子的,更何况礼瑜只是一个靠着别人帮助暴增修为的人,他还不是很适应自己这样暴增的修为,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

    结果就是他凶神恶煞的扑过来,顾君兮一爪子轻轻地将他拍飞了过去。

    维祯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他觉得遇上顾君兮这条霸王龙,有时候也是蛮幸运的,都不用自己动手。

    顾君兮趁着礼瑜还不太适应自己的力量,连环攻击,招招致命,身形变幻莫测,看得一旁的维祯啧啧称奇。

    被顾君兮砸晕过去的弟子从一堆木板中爬出来,一抬头就看见顾君兮一爪子将礼瑜的衣服划成布条,留下道道血痕,顿时对顾君兮崇拜不已。

    “君兮师姐真厉害啊!”

    维祯看这小子两眼放光,心道这么炽热的眼神,若是让夕颜看见还不得挖了你的眼。

    某个远在大陆另一边的老陈醋喷嚏不停。

    暗一担忧地看着他家主子,这是近日事务繁忙,积劳成疾?

    夕颜把本子一甩,道:“看着我做什么?蛊老怎么还没好,去问问研究得怎么样了!”

    等暗一走了,夕颜才从怀里摸出那个传音玉,刚刚难道顾君兮骂他了?

    顾君兮无辜躺枪……

    顾君兮的爪子比以往还要锋利,礼瑜无疑是练手的好靶子,修为在那儿,动作还有些生涩,不过正适合顾君兮练手。

    这丫头已经很久没有突破了,《化形录》停滞在第四层止步不前,修为到了筑基初期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感觉到修为有太大的进步,心里也是着急。

    不过现在顾君兮感觉非常不错,在与敌人交手的过程中,她更加游刃有余。

    若不是修为不够,还没有悟到其他灵根特性,她现在可以更强,作为混元灵根,这样的灵根有优势也有劣势,顾君兮的目标是掌握五行灵根,如今她也只是掌握了火灵根,却也只是刚刚会感知和使用而已,连攻击都还不会,这还归功于地狱业火以及她没日没夜地蹲丹房。

    顾君兮最意外的收获就是风灵根,这种变异灵根不同于最原始的五行灵根,它们更难得,顾君兮第一个觉醒的竟会是变异灵根,这就让人意外了,对外她也宣称是风灵根。

    这一次战斗不一样,顾君兮试着用火灵根的招数,不是地狱业火,而是最原始的火元素凝结而成的力量。

    她的手掌悬着三个火球,猛地朝礼瑜飞去,速度不快,礼瑜轻松躲过,却没想到那东西竟然炸开,受到了一点波及。

    他有些紧张,不自主地咽了咽口水,顾君兮一直都是风灵根,他没想到她竟然隐藏了火灵根。

    这事儿还真不怪顾君兮,毕竟她藏的又不止火灵根。

    礼瑜:“顾师姐如此厉害,真是让师弟我刮目相看呐!”

    顾君兮:“呸!我师父就我一个弟子,你算哪门子师弟?”

    礼瑜恼羞成怒,提着武器攻了上去。

    一旁的小师弟焉儿了吧唧的,师姐说礼瑜不是师弟,那他是不是不能叫师姐了?

    维祯瞥这小子一眼,看那木愣愣的样子,应该是个傻的。

    顾君兮是个疯子,当然只要她打起架来就是,没有人能比她更热情了,这样的结果就是礼瑜即使拥有相当的修为,也招架不住。

    “噗——”

    礼瑜猛地吐了一口血,顾君兮实在强悍,不仅是修为上,她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还有那不要命的打法,礼瑜根本只能狼狈抵挡。

    顾君兮提着剑,这东西还是捡的维祯用剩的,虽然不怎么趁手,不过要想宰人,那岂不是要让她的爪子染血,黏糊糊的,还有味儿。

    礼瑜竭力往后缩,他已经力竭了,顾君兮就像个恶魔,在礼瑜看来,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

    顾君兮朝着他邪恶一笑,满满的恶意道:“你是不是在想怎么会有我这样的女人?”

    她把剑一挥,扬起地上的尘土,“没关系的,等我送你上路,你就不用想了,哈哈哈哈!”

    维祯摇摇头,这个女疯子,真是走什么杀戮之道,回头把人都扭曲了。

    顾君兮剑猛地一挥,礼瑜眼睁睁地看着那剑朝他的脖子划来,他的头就要分家了,可是他却吓得动都不能动弹。

    千钧之际,在那剑要划破他的脖子时,礼瑜突然消失了。

    顾君兮的剑扫了个空,瞪着自己前面空空的地一脸不可置信,一声怒吼将手里的剑折了个对折。

    维祯:“我的剑!”

    抱着他的断剑嘤嘤嘤,“这可是钱呐!你个败家玩意儿。”

    顾君兮的怒气已经到达顶点,“那个贱人,又玩这一招,我一定会逮到你的。”

    维祯扶额,这下糟了,这丫头不会善罢甘休的,估计是不宰了礼瑜和他那背后的东西,誓不罢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