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魏紫修仙传 > 第六百八十九章新德城

第六百八十九章新德城

 热门推荐:
    毕竟大千界不像小千界中千界一样封闭,而是十分开放的,修士往来十分自由。

    冥族要成为大千界,当然要积极建设通往它界的传送阵,将自己与其他大千界联系起来。

    不过,按照魏紫得到的记忆,冥界现如今距离成为大千界,应该是还差了那么一点,而在成为正式的大千界,请回自己族中高人前辈之前,冥族是不会让自己的地盘,任人来去的。

    也就是说,传送阵即便搭建好了,也不会随意的启动。

    所以,魏紫就有了两条路,要么,就一直潜伏着等下去,等到冥族正式成为大千界之后,再离开冥界,这条路,除了浪费时间之外,可以说,非常的简单安全。

    另一条,就是想办法找到本来就存在的传送阵,离开冥界。

    而离开一界的传送阵,在照临界是只有元婴以上才会知道的秘密,在冥界,想必也不遑多让。

    当然,如果她有王族,甚至皇族的身份的话,不论是什么修为,想必要知道传送阵的消息,都会容易的多。

    魏紫勾唇一笑,冥族那么多,总会有机会的。

    冥族基本上都是聚族而居,模式与照临界的修仙世家有些相似。

    唯一的不同想必就是冥界是各城池是由皇城统管的。

    皇城是建在魂力灵力都极为浓郁的冥族中心,数不清的天材地宝,洞天福地,都能在皇城找到。

    王族之上,全都住在皇城之中。统治着偌大的冥界。

    当然,除了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外,皇城之中,也生活着另外一些人,比如王族、皇族的追随者,为这些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们服务。

    蓝盈的家乡距离皇城不算近,因为距离皇城越近的城池,魂力就越为的浓郁,皇城附近的城池,自然都被一等贵族占据了。

    蓝盈家身为二等贵族,自然捞不上那样的好地方。

    甚至,就是在二等贵族之中,他们家也不是顶尖的人家。

    不过,蓝盈家族所在的新德城距离最近的一等贵族城池,中间只隔了一座城,这在众多的二等贵族中,已经算是不错了。

    家里甚至还有几个金丹长辈在。

    估计这也是蓝盈家能在新德城站稳脚跟,还成为一个大族的原因。

    魏紫走在新德城的大街上,除了一些穿着显贵,额上长着蓝色命灵的冥族之外,还有许多长着赤橙两色命灵的奴隶,以及黄绿命灵的平民在做着各种的工作。

    这里是二等贵族生活的冥城,这些奴隶和平民在这里讨生活,为贵族们提供服务,获得一点点的生活资源。

    并没有人会去约束轰赶,但是,如果是三等贵族出现在这里,无亲无故,又没有投靠哪一家二等贵族,就想要在这里扎下跟脚的话,绝对比这些普通的平民难得多。

    因为这样的三等贵族,往往会被认为是过来抢夺他们的资源。

    当然,要是三等贵族投靠了哪一家,就另当别论了。

    冥族的城镇,与人族好像差别并不大,除了路上行人每个人额头之上与生俱来的命灵之外,也是要吃饭,也要交际。

    建筑风格更显阴森,或许是受到命灵的影响。

    毕竟墨色命灵与生俱来的尊贵是整个冥族都深深刻在了骨子里的。

    她这么肆无忌惮的观察着新德城的一切,同样的也有许多人在悄悄地留意着她。

    新德城是个还算不错的二等贵族冥城。

    而二等贵族之中,出一位金丹,就能让自己的家族,在这里站稳脚跟,像魏紫这么年轻的,实在是少见。

    怕是在一等贵族之中,都属于佼佼者了。

    所以,即使畏惧与她的修为,不敢明目张胆的直视她,但是,却也都偷偷的用余光打量她。

    魏紫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失踪二十多年,仅凭自己当年的那一点功劳,当然不会让紫幽对自己另眼相看。

    但是,有了金丹修为,还是在这么年轻的年纪,别说紫幽,怕是金炎,想要扒上也不是那么难。

    自己在金丹期时,两人就曾殊死一战,可谓是宿敌。

    如今自己已经结婴,却要反过来想着怎么成为人家的手下,费尽心机的去依附于他,不禁觉得讽刺。

    结丹大典,她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举办,但是宗门长辈,却也不曾对她有一点的怠慢,回宗之后,各种贺礼,源源不断的送过去。

    道喜之人络绎不绝,当时还觉得麻烦需要应酬,可是如今结婴了,却真的只剩自己冷冷清清的时候,魏紫想想就觉得心酸。

    自己真的超过了师父,不满百岁便结婴成功,要是宗门还在,不知道会多高兴。

    魏紫吸了吸发酸的鼻子,既然大家不在,这贺礼,便由她亲自在冥族这边拿好了。

    “敢问大人,你是不是冰凌花家的盈小姐啊?”

    问话之人,是个正在街上采买的橙色命灵的奴隶。

    他所说的冰凌花,是蓝盈家的族花,也是他们家族的象征。

    冥族的家族,不是用姓氏去区分,因为所有人的姓氏,都是根据命灵来决定的。

    而区分各冥族的具体方法,则是他们的族花,每个家族,不管大小,都会选择特定的灵花,作为自己家族的象征。

    当然,奴隶是没有族花的,而平民的族花,则只能是一些凡草。

    魏紫停下闲逛的脚步,施舍般递了个眼神,道:“不错。”

    “果然是盈小姐,刚刚看盈小姐,我还有些不敢认,盈小姐,您可算回来了,您这失踪二十多年,家里面都可惦记您了,我这就回去送信去,太好了,太好了。”

    说着,就往蓝盈家中方向奔去。

    就算被家中的奴仆认出来了,魏紫仍然没有着急,在这街边走走看看,就好像真的是迟归的游子,在细细的回味着每一种风情。

    得到信的蓝盈家人,左等右等,却还是等不到蓝盈回来,最后,还是他们先沉不住气,派了人去请魏紫回来。

    心中多少都生了几丝的怨气,觉得蓝盈这次不知道得了什么狗屎运,小小年纪,就结了丹,连家族都不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