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赤骨天梯 > 0013 追逐的脚步(上)

0013 追逐的脚步(上)

 热门推荐:
    赵天宇的表现实在太过反常,赤本以为他应该急急忙忙地冲上前来,大喊着为门派除害然后把自己往死里打,却没想到他竟然处处犹豫,追了一路也没能下死手。

    赤不明白赵天宇这么做的原因,但她也没打算去深究。

    如果放任赵天宇一路骚扰,一旦林方二人腾出手来一起对付她,她将完全失去逃命的机会。

    在最短时间内击倒赵天宇!

    雷旋电蛟!

    赤起手就是两人都无比熟悉的招式。

    赵天宇还在问话呢,从来没有斗法经验的他哪里能想到赤又一次抢了先机。

    让他更没想到这一招的威力会如此巨大,又快又狠!他几乎是刚刚祭出一面龙纹盾牌,就被雷蛟撞个正着!

    汹涌的雷力冲击在龙纹盾牌上,轰得赵天宇连连后退,他甚至感觉到盾面上出现了细微的裂缝。

    一切发生的太快,赵天宇匆忙之下的防守完全达不到效果,再加上他刚刚进入筑基期,哪里来得及去把所有法宝都祭炼一遍?

    这龙纹盾牌还未被祭炼过,和他心意难通!

    法宝和主人磨合的问题在受到突然的猛攻时,立刻无限放大,赵天宇甚至都感觉到一些雷电的余波波及到了自己身上,急忙催动法衣抵挡。

    然而失了先机的赵天宇做梦也没想到,眼前的雷光刚一平静,一片灼热的火海就在一瞬间将他吞没!

    风蚀猛火!

    火风双属性的强攻法术,如果说炼气期的法术在攻击力上有一个威力排行的话,这个法术绝对可以排入前十!

    火属性法术本身就以猛烈的攻击著称,再加上飓风的加持,火势之凶猛,连筑基修士也要避其锋芒!

    但是这个法术的缺点也同样明显,它的释放速度较慢,而且声势浩大,容易被人提前感知而避开,再加上变异属性——风属性本身难以施展,还要和火灵气融合在一起,炼气修士本身就难以做到,即便是学会了,也可能会施展失败。

    所很少有人会在激烈的斗法中使用风蚀猛火。

    然而赤十分狡猾,她根本没有指望雷旋电蛟能伤到赵天宇,雷旋电蛟浩大的声势只是一个幌子,当赵天宇的精力都集中在雷蛟上时,她趁机施展风蚀猛火。

    为了弥补法术速度慢的缺点,她甚至脚踩着日木风生亲自扑向赵天宇。

    风蚀猛火出手时,两人的距离仅仅只有不到两丈,这才造成了赵天宇刚出雷笼又入火窟的状况。

    赵天宇被火海吞没,四面八方均是高热,他不得不催动灵气激起身上的极品法衣拼命防御。

    二十张增强符加持下的极品法术威力有多大?赵天宇已经亲身体会到了!

    但这绝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他几乎快要抵抗不住猛火的灼烧。

    观看前辈打斗时,这些法术最高的持续时间也就几息罢了,那时候他还嫌法术不够持久,可此时被猛火灼烧,他却感觉度日如年,只盼火焰能快些消失。

    更让他难受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赤是何时发动的风蚀猛火,赤又在哪个方位!

    情况万分紧急,没有经验的缺陷在此刻完全暴露,赵天宇慌了神,他一边拼命抵抗火法,一边催动自己的攻击法宝——双剑在火海中穿梭,企图刺中近身的赤。

    然而,赤根本没有真的逼近赵天宇,在释放了风蚀猛火后,赤立刻后跳。

    赤不知道赵天宇有没有近身攻击手段,但是她毕竟是炼气期,也没有强大的防御法宝,能依靠的只是双手上贴的增强符。

    她只有攻击能力大幅提高,而别的方面则完全没有,她十分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大炎爆!”赵天宇的飞剑像无头苍蝇一般在火焰中穿梭,在赤看来是十分可笑的,她毫不理会赵天宇拙劣的表现,顺势施展出火属性的变异法术——炎系法术。

    大炎爆是炎系的基础法术,可是对点的破坏力却一点都不差,如果在火焰环境下施展,爆炸的威力更上一层楼,大炎爆正中赵天宇!

    轰!

    一声巨响,赵天宇整个人被炸飞出去,龙纹盾牌根本没防御到大炎爆的一点边角,毫无悬念地被爆炸的气浪吹飞老远。

    再看赵天宇,身上的法衣被炸出一个大洞,腹部和胸口血肉模糊,七窍同样被震裂开来,血流不止。

    为了尽快击倒赵天宇,赤这一下根本没管赵天宇的死活,她确实是尽了全力,却甚至没能将赵天宇弄昏过去。

    修士到了筑基期果然要强大得多,无论是灵气,法宝还是身体素质……

    这家伙,该不会还要爬起来追自己吧?赤心里咯哒一下。

    趁他病要他命!

    冷酷的念头在赤脑海中一转而过,她正想抬手,却突然脸色一变,转身就逃。

    “等……等……”赵天宇满嘴是血,意识也十分模糊,看见赤不甚清晰的背影,却还是下意识地叫出了声。

    只是这声音实在太过微弱,他都怀疑能不能传进赤的耳朵。

    望着赤渐行渐远的背影,赵天宇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两年前,那个孤独的孩童时代。

    曾经,他和母亲相依为命生活在一个小县城里,他身体瘦弱,总是生病,家境也贫寒,经常被镇上强壮的少年们欺负。

    后来母亲病逝,他只能和远房亲戚们住在一起——以下人的身份。

    终于,奇迹发生了,天奕门的前辈路过小镇,收他为天奕门弟子,他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中随前辈离开。

    可是,这些年的生活,几乎将懦弱刻进他的骨髓。

    看着那些衣着华丽的大个子同门,他甚至不自觉地发抖。

    作威作福惯了的富家子弟立刻发现了这个好欺负的穷小子,于是赵天宇又开始了他以为已经摆脱了的生活。

    来到天奕门,赵天宇的人生好像没有任何改变,只是换了个地方继续做别人家的下人,任由公子小姐打骂也不敢反抗。

    直到那一天,他看见一个比他还要矮一点的小女孩,竟然和一群少年厮打在一起。

    那个小女孩又是抓又是咬,尽管鼻青脸肿,完全不是对手,还是死不认输地做着完全没有胜算的反击。

    终于,一群人把小女孩打瘫在地,骂骂咧咧离开的同时,还揪着看热闹的赵天宇的头发,在他肚子上来了一脚。

    赵天宇疼得捂住肚子趴到地上,不一会儿,却听到旁边一个声音兴奋地对他道:“诶?你啥时候冲进来的?早知道你也要跟他们干架,我们就背靠背打嘛!这样就可以少防守一点地方了。”

    “我……我不是……”我才不打架!只是被你连累了!

    看到这个女孩满不在乎受伤的模样,赵天宇真想愤怒地叫出来,可是他不敢,只能低声哼哼。

    “?”小赤擦了擦鼻血,奇怪地看着赵天宇。

    赵天宇真想给这个完全没有自觉,浑身是土的笨蛋一拳,不过当然只能想想,现实里,他还是唯唯诺诺地应到:“我……我不打架的。”

    “不打架你捂着肚子趴这儿干嘛?”小赤的眼神瞬间变成了鄙夷。

    她撇了撇嘴,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闹肚子的话去百草堂啊,我常受伤,所以经常去那里,和那里的刘师叔很熟,他可温柔了,而且一下子就能把你的伤啊病啊治好。对了,你走不动的话,我送你过去吧?”

    “不用不用!”开玩笑,这一看就是个天天惹事打架的主,还是特别不自量力,不知死活的那种!

    和这个家伙一起自己从此以后被当成她一伙的,那岂不是要被连累无数次?

    “哦,那我先去了,你一会儿过来吧。”小赤倒是一脸无所谓,拍拍裤子上的灰,转过身走了。

    这丫头,伤这么重还要独自走去百草堂,甚至还想送自己去?

    赵天宇愣愣地看着那个一摇一晃瘦小背影渐渐远去,原本像一潭死水的内心竟然泛起了一丝涟漪。

    我也可以像她一样勇敢吗?

    下一瞬,赵天宇就被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给吓住了,他连忙使劲摇头,想将这个可怕的念头排除掉。

    他可不想每天都被人打得头破血流的!

    现在在天奕门内虽然依然要挨打,不过大都是外表看不出来的小伤,哪像这丫头这样夸张?

    “嘻嘻,你看那小鬼趴在地上起不来呢!”

    周围的嘲笑声把赵天宇拉回现实。

    他一下子羞红了脸,赶紧爬起来,心里把小赤骂了十几遍,然后跟着赤离开的方向,踩着她走过的浅浅的脚印,一步步向百草堂走去。

    那时的他从未想过,自己会从此开始追逐那个人的脚步,甚至到了今天,也没能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