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策长安 > 461、功败垂成

461、功败垂成

 热门推荐:
    沧云城外五十里的北晋大营中,副将有些焦急地看着看着躺在床上已经陷入了昏迷的拓跋胤忍不住在大帐中来回踱步。明明都只差一点点了,却还是因为沧云城主赶到而功败垂成,让副将感到分外的挫败和暴躁。再看看被他们拼尽了全力抢救回来却一直陷入昏睡中的沈王,副将有些担心起来了。如今晏凤霄回来了,沈王殿下却重伤昏迷,他知道他们已经失去了进攻沧云城最好的时机。但是到底是继续守着等待援兵还是就此撤兵却不是他一个副将能够做得了决定的。

    想起昨天一早就派人快马加鞭送入京城的信函,希望大皇子能够稳住朝中局势才行啊。否则,今日之败…沈王殿下只怕是难辞其咎。

    至于眼前的局面,看了一眼拓跋胤副将心中暗道:“如果明早沈王殿下还不醒来,就先撤兵吧。”

    床上的人闷哼了一声,慢慢睁开了眼睛。副将连忙上前,“王爷,你怎么样了?”拓跋胤一言不发地从床上坐起身来,低头看了看自己肩头的伤方才问道:“我睡了多久了?”副将道:“王爷已经昏睡了一天多了。”说话间,副将心中又是一紧忍不住看向拓跋胤的肩头。拓跋胤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将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肩上道:“说罢,我的伤怎么样了?”

    副将在心中叹了口气,低声道:“大夫说,王爷肩头的伤有些严重,已经伤了筋骨。以后…左臂只怕是有些使不上力,就算、就算好了,阴天雨天的也可能会发痛。”

    拓跋胤却并没有因此而变色,仿佛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一般。只是轻叹了口气道:“知道了。”

    副将看着他平淡的神色,也不知道是应该松了口气还是应该痛惜。只得问道:“王爷,昨日末将下令全军后撤五十里扎营,如今我们是……”

    拓跋胤淡淡道:“等着吧,这里…没我们什么事了。”副将一愣,“就在这里等着?是不是再退一些,万一晏凤霄率兵来袭……”

    拓跋胤道:“晏凤霄根本没带多少兵马回来,昨日若是硬撑着再杀一场倒也可以。如今既然退了再进攻也没什么意思了,不过他应当也分不出多少兵力来偷袭我们。我们在这里…等陛下的旨意吧。”副将心中已经,“王爷,我们……”拓跋胤有些无奈地苦笑,摆摆手道:“人算不如天算,命该如此,你去休息吧。”

    副将见他一副不想再说话的模样,只得轻叹了口气拱手告退出去了。

    大帐中只剩下拓跋胤一人,拓跋胤沉默了半晌方才抬头扯开了肩头已经包扎好的纱布。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天多,但上了药的伤口看上去依然狰狞可怖。之前楚凌那一刀并不算多厉害,而且在后面拓跋胤自己并不能看得那么清楚。但是昨天君无欢那一枪却真的实打实在拓跋胤的肩部捅了一个血洞。更不用说,银枪旋转产生的力道,更是将伤口扩大了许多。其实不用副将告知,在被一枪刺中肩膀的时候,拓跋胤就已经知道了这一枪的后果到底会有多严重了。

    看着那伤口处微微皱眉,拓跋胤面无表情地重新将伤又裹了回去。那看起来血肉狰狞的伤口仿佛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

    沧云城中,如今虽然算不上是百废待兴却也差不太多了。为了坑北晋大军那一次,楚凌几乎耗光了整个沧云城储备的各种能够助燃的油料和各种药材。还有因为这次打仗伤亡的将士更是数不胜数。战死的将士需要安置抚恤,重伤的更需要治疗。还要防备几十里外的北晋大军,整个沧云城也是一团忙忙碌碌的模样。也是因此,君无欢从回来沧云城几乎就没有沾过床好好睡上一觉。

    楚凌走进书房的时候君无欢正在跟明诺吩咐事情,见她进来立刻起身,“阿凌,你怎么来了?”楚凌道:“没事干就过来看看,怎么?打扰你们了?”君无欢拉着楚凌走到一边坐了下来笑道:“怎么会?只是云行月说你要好好休息。”楚凌有些无奈地道:“我躺的快要浑身无力了。”

    楚凌看向站在一边的明诺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呢?不用管我,继续吧。”明诺恭敬地道:“回夫人,城主是在说安置军中伤员以及抚恤阵亡将士的事情。”楚凌点点头,抬头看向君无欢。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阿凌不用担心,这些事情……沧云城其实都是做惯了的。”的确,沧云城屹立北方十几年,被北晋人围攻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这些年不知道战死了多少将士才能守得住这一方宁静。

    君无欢看向明诺道:“事情就先这样,你去办吧。另外…听贞娘说这次明萱也帮了不少忙?忙不过来就让她跟着你打下手吧。”

    明诺大喜,连忙拱手道:“是,城主。”前几年因为明萱冲撞夫人的事情,明诺知道城主一直看自家妹子不太顺眼。如今城主肯这么说,显然是不再计较当年的事情了,明诺怎么能不欢喜?虽然说城主并不是公报私仇的人,但若是城主不喜欢一个人的话,那个人在沧云城中的日子也绝不会太好过。

    看着明诺退出去,楚凌饶有兴致地:“一转眼几年过去了,明诺倒是沉稳了许多。”

    君无欢轻哼一声,低声打量了一番楚凌的气色微微蹙眉道:“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楚凌无奈地道:“这才几天,云行月再厉害也不是神仙还能让我一下子就恢复过来不成?”君无欢沉默了片刻,轻轻将她拉入自己怀中。楚凌没好气地道:“我都没什么事了,你也别再想这事了。”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苦笑,怎么能不想?

    “这次是我的失误,若不是我急于求成……也不至于将沧云城陷入险地。”君无欢道。

    楚凌微微挑眉道:“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问你,你这次到底是怎么想的?虽然说…谢老将军能力不俗,但是你未免也太过冒险了一些。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谢老将军的年纪,即便是不出什么事,也有可能……”这确实是君无欢疏忽的地方,哪怕百里轻鸿没有杀谢廷泽,以谢廷泽的年纪上战场也难保万无一失。君无欢可以竭尽全力做到保护谢廷泽的安危,但是却不能不提前设想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改怎么办。而这次,君无欢明显就没有考虑这一点。这种失误,对君无欢来说是相当低级也绝不该出现的。

    君无欢靠着楚凌,有些疲惫地道:“是我太心急了,如今是拿下西北边陲最好的时机,趁着北晋人的注意力都被西秦边境和润州吸引的时候。我原本想着,即便是发生什么意外,我或者在润州的韩天宁和余泛舟总有一边能赶得及回来。”这一次,虽然君无欢确实是赶回来了,但实在是太危险了。只差一点,他几乎就要跟阿凌天人永隔了。想到此处,君无欢的手都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见他如此,楚凌倒是有些不忍苛责了。沉默了片刻方才低声道:“你不是性急的人,这次又是为何?”

    君无欢靠着楚凌,微闭着眼眸低声道:“西秦反叛,拓跋梁必定会想要与西域各部结盟。若是不能先断了西北边境入关的路,他日西域蛮族从西北入关,对我们来说会更加难以应付。”楚凌微微蹙眉,“拓跋梁肯放蛮族入关?”君无欢轻哼一声道:“貊族人对西北边境管束本就悠闲,西北民风彪悍,百姓尚武,山贼横行,偏偏有土地贫瘠。貊族人兵力有限,本就不愿意在那种地方浪费太多兵力。若是将那些地方割让给西域蛮族换取他们出兵相助。到时候夺下西秦天启,哪一个不比西北荒凉之地强?”

    楚凌道:“他就不怕请神容易送神难?”

    君无欢淡笑道:“西域蛮族部落林立,他们若是想要东侵中原,只怕还要先自己打出一个首领来才行。拓跋梁担心这个做什么?”

    楚凌看着他道:“行吧,算你说得有道理。这么说…现在白醒将军带人去了西北?”

    “还有沈淮。”君无欢道,“西秦边境战事消停了我便派他也去了。”

    楚凌沉默了半晌,方才道:“沧云城果然胆识过人。”江济时还在西秦没回来,白醒和沈淮去了西北。韩天宁和余泛舟在润州,也就是说现在沧云城还是只有君无欢一个人镇守。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楚凌道:“韩天宁应该也快要干回来了。”君无欢揽着她,轻声道:“阿凌内伤未愈之前不能离开沧云城,韩天宁还是让他现在润州待着吧。有他和余泛舟在,赵伯安和葛丹枫也不是庸才,应该足以应付润州的情况。”

    楚凌微微皱眉,仗才刚打起来她这个领兵的人就不在成什么样子?正想要反驳,却被君无欢伸手捂住了唇,道:“阿凌,听话。不管怎么说,伤好了再走。你放心…余泛舟就算再不济,也不至于被一个塔克勤如何了。”

    楚凌皱眉道:“我不是担心余泛舟他们,我是有些担心信州……”

    君无欢道:“不用担心,阿凌…后面我们要关注的应该是上京。拓跋梁最近未必有心情找信州军麻烦。”

    楚凌微微挑眉,看着君无欢示意他明说。君无欢轻笑一声,挑眉道:“阿凌,这次拓跋胤又失败了。你说拓跋梁会怎么样?”

    楚凌一怔,这两天睡得昏昏沉沉地倒是忘了考虑这件事了。

    拓跋梁对拓跋胤可没什么好心思,如今拓跋胤延误了救援西秦边境北晋大军的事情,围攻沧云城又失败了,拓跋梁会怎么对付拓跋胤?不管怎么对付,肯定不会让拓跋胤好过就是了。但是拓跋罗以及上京皇城中支持先皇一脉的权贵们又肯让拓跋梁对拓跋胤怎么样么?自然是不能的。所以…上京皇城中注定了会有一场腥风血雨。

    “拓跋梁会派人来接替拓跋胤还是直接撤军?”楚凌若有所思地问道。

    君无欢道:“撤军只怕是不可能了,但若是派人来…派谁也是个问题。”

    北晋确实是猛将如云,但是能够与沧云城主相提并论的将领却并不多。因为这些年征讨沧云城接二连三的失败,更是让沧云城主的声望在北方大地达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自从拓跋兴业离开之后,北晋上下除了拓跋胤几乎没有人能与晏凤霄抗衡。如今拓跋胤兵败重伤,消息一传出去只怕立刻就要被晏凤霄压下去了。可以说,沧云城主能有如今的名声,都是踩着这些年不停攻打沧云城的北晋将领们的肩膀一路上去地。

    楚凌问道:“你心中可有数?”

    君无欢蹙眉道:“寻常将领拓跋胤只怕也不能放心,能与我抗衡的大约就是百里轻鸿,素和明光和南宫御月这些人。但是…素和明光毕竟是外族拓跋梁未必放心让他单独领兵,南宫御月就更不用说了,拓跋梁根本就使唤不动他。但若说是百里轻鸿…拓跋梁要他杀了谢廷泽,应当却有重用之意。但让他攻打沧云城……未必。”

    “嗯?”楚凌有些不解。

    君无欢笑道:“厉害如拓跋胤也在沧云城折戟,拓跋梁既然想要重用百里轻鸿总要爱惜一些。若是让百里轻鸿再在沧云城栽个跟斗,百里轻鸿这颗棋子可就废了。”

    “那你觉得拓跋梁会派谁来?”楚凌问道。

    君无欢道:“拓跋赞。”

    “拓跋赞?”楚凌惊讶,“若是连拓跋胤都在沧云城折戟,拓跋梁哪里来的信心觉得拓跋赞可以?”

    君无欢摇头道:“他不需要拓跋赞攻下沧云城,只要拓跋赞围住沧云城让我们做不了别的就可以了。别忘了,拓跋赞手里可还掌握着一支先皇的秘密兵马呢。若是不给他耗干净了,拓跋梁又怎么能放心?”楚凌恍然大悟,拓跋梁带人困住沧云城,再由百里轻鸿或者其他将领出兵润州信州和别的地方。等到将沧云城之外的所有地方都平定下来,沧云城自然也就孤掌难鸣了?”

    君无欢点点头,笑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楚凌皱眉道:“若是如此,润州那边……”

    “不着急。”君无欢搂着楚凌,下巴枕着她的肩头轻声道:“就算是这样,也还要一些时间的。现在…拓跋梁应该还是更想跟天启聊一聊吧。”

    楚凌皱眉道:“他想要利用父皇和天启朝臣迫使我撤兵?”

    君无欢睁开眼睛,眼眸幽冷,“只怕不只是想要你撤兵,若是可惜……最好还能够要了你的命。阿凌,近期不要离开沧云城,明白么?”听到他如此再三郑重其事的嘱咐,楚凌也有些明白了他的担忧。轻叹了口气,点点头道:“你放心,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我一定不会到处乱跑的。”

    君无欢坚定地道:“没有万不得已,天启那边无论有什么事情阿凌都不必理会。我们先前的计划,也没有指望天启能够给与多少助力不是么?”

    楚凌点点头,他们先前确实是这么计划地。因为彼此都很清楚天启那些朝臣地德行,早就被貊族人吓破了胆子。想要让他们赌上自己的太平日子陪他们跟貊族人争斗到底,还不如自己干至少还能少一些掣肘,“知道了。”

    君无欢满意地点点头,道:“过两天有空了,阿凌陪我去看看谢老将军吧。”对于谢廷泽,君无欢自然还是充满了敬佩的。无论是谁,对于这样一位戎马一生的老将军都会充满了钦佩。更何况……谢廷泽的死……君无欢轻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楚凌点点头道:“好,那日云行月将谢老将军匆匆安葬,我也应该再去看看了。只可惜……”只可惜谢老将军的头被百里轻鸿带走了。

    君无欢轻声道:“别多想,总有一天会让谢老将军安息的。”

    “嗯。”楚凌轻声应道,“会有那么一天的。”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