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策长安 > 459、归来!

459、归来!

 热门推荐:
    战场上,是所有人都从未见过可怕。火光浓烟,四周不知道何处不停响起的爆炸声,就仿佛惊雷在自己身边响起。甚至有人敢看到了自己身边的同袍直接被炸的血肉模糊。

    对于楚凌这样现实过现代战争…哪怕是没有见识过只是在演习或者影视剧中看到过的人来说,这样的程度其实只能堪称儿戏。哪怕楚凌真是神仙,也做不出来能将十几万人炸的人仰马翻的的东西。但是,对于这个时代的人们来说,眼前的情景却着实可怕。

    有毒的烈火,遮挡了视线不知道有没有毒的浓烟,还有那惊天的巨响和身边同袍血肉模糊或者只剩下残肢断臂的尸体。莫说本身就几乎是被拓跋胤抓壮丁一样抓上战场跟普通百姓没什么区别的南军,就算是军纪森严的貊族骑兵也开始慌乱了起来。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天降惊雷。对于这些塞外民族而言,对天地之威的敬畏其实远比中原的民族更盛一些。

    “老天爷震怒了!”混乱中,有人惊慌地喊道。原本就一盘散沙地南军顿时更乱了起来,南军的战斗力很低,军纪几乎没有,这样的兵马在貊族人眼中只配充当肉盾。但是,当这些人乱起来地时候,后果也是非常可怕的。因为南军和貊族兵马是夹杂这一起冲锋的,原本的意图是用这些南军掩护真正的精锐,然而当这些南军突然变得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串的时候,整个貊族大军的阵势也成了一盘散沙。

    城楼上,站在楚凌身边的云行月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凌…凌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楚凌淡淡一笑道:“背水一战,你死我活。”

    “……”云行月很想说,你是魔鬼转世的么?只是一瞬间,整个战场就变成了可怕的修罗场。即便是被浓烟浓罩着,云行月也能听到下面传来的混乱和惨叫声。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道:“你之前让我做的那些毒药…都用到这里了。”楚凌眨了眨眼睛,道:“是啊,现在沧云城里,一点毒药,一滴油,一根柴火都没用了。”云行月摇头道:“那些……响声……”

    楚凌道:“哦,之前偶然见过沧云城里有不少材料,随手做了一点小玩儿意。”

    “……”你特么到底是什么时候做的,做的又是什么东西啊。

    云行月看着楚凌问道:“你早就准备好要用这一招了?”楚凌摇摇头道:“以防万一,我其实并不是特别擅长那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事情。我只是相信…做好最周全地准备,即便是遇到什么事也不用太过惊慌。所以,谢老将军死的时候,我就假设过我们打不过拓跋胤,而援军也赶不回来的情形了。想来想去,我也没有别的法子。”

    两人说话的瞬间,刘副将也匆匆赶了过来,“夫人,咱们现在怎么办?”

    楚凌沉声道:“放箭!然后开城门,杀!”

    “守城……”副将有些迟疑,楚凌淡淡道:“不守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要么按死那些貊族人,要么…等他们回过神来反扑城破人亡。”刘副将吸了口气,看向楚凌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敬畏。他们也不知道夫人到底是怎么弄出来那些可怕的东西地,却也明白那些东西厉害归厉害,却还对付不了城楼下的北晋大军。

    “是,夫人!”刘副将沉声道,同时厉声吼道,“全军,放箭!”

    成千上万的羽箭如疾风骤雨一般射向了下面混乱的战场。人数占了大多数的南军一旦失控,即便是貊族人也无法约束。因为这些南军甚至都不是寻常的南军,其中大部分都是才刚刚被充入军中不过几天的。他们甚至连军中的号令都听不明白就被迫上战场冲锋充当肉盾来了。如今突然失去控制,求生的本能让他们拼了命的想要远离战场,远离那些可怕的烈火和爆炸声。他们不约而同地朝着战场四散而去,途中甚至踩踏了不少的貊族士兵。

    当沧云军将自己所有的羽箭都射了出去之后,城楼下的战场上浓烟已经渐渐散去,火龙围成的战圈已经变得断断续续,大多数地方的火焰也已经湮灭。战场上一片狼藉,无论是逃跑的南军还是仍然在努力坚持的貊族士兵都无比的狼狈。沧云城的城门终于轰然打开,却不是被北晋人的冲车撞开的,而是大门从里面自己打开的。

    守城的沧云军从城中冲了出来,气势如虎的杀向了战场。看到这来势汹汹杀气腾腾的沧云军,南军逃散的更快了。大军后方的号角声对他们并没有起什么作用,他们听不懂貊族人的指令。即便是原本懂一些,现在也忘记了。

    两军在一次缠斗在一起,厮杀声响彻苍穹。城楼上,不知何时已经换上了另一批人。这些人都穿着最普通的百姓服饰,有男有女有普通粗棉布衣,也有锦绣罗缎……

    “王爷!”副将跟在拓跋胤身边,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吸了口凉气。这个神佑公主……真是个妖怪!

    拓跋胤望着城楼上那些人,脸上的神色也有些复杂。

    “你说,如果若有的天启人都有他们这么大的胆子和勇气,我们……”拓跋胤的话没有说完,副将却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也忍不住一阵阵的发寒。好一会儿,副将方才咬牙道:“所以…我们一定要攻下沧云城!一定要、杀了这个神佑公主!”

    拓跋胤微微叹了口气,他已经看清楚了这一战的结局,“两败俱伤。”或者应该说,他输了。

    十年前,他攻不下晏凤霄镇守的沧云城,十年后,他依然攻不下楚卿衣守着的沧云城。

    拓跋胤抽出随身的剑,副将一怔道:“王爷,你的伤……”

    拓跋胤道:“没关系,你说得对,我昨晚不该放走楚卿衣。”说罢,从马背上一跃而起直接掠过了整个战场朝着城楼的方向而去。副将焦急地道:“王爷,危险!我们从长计议啊……”

    不,我没有机会了。拓跋胤将副将的话抛在了脑后,犹如一支掠过战场的雄鹰直扑沧云城城楼。

    “散开!”

    城楼上没有守军,区区几把弓箭并不足以对拓跋胤造成威胁。转眼间拓跋胤已经到了跟前,楚凌沉声道。站在她周围的人离开四散开来,拓跋胤落在了城墙上,居高临下看着楚凌没有说话。楚凌抬头,清楚的从拓跋胤的眼中看到了凌厉的杀意。

    楚凌看了一眼城楼下战场上的萧艨,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云行月飞快地掠到了她的身边,戒备地盯着拓跋胤。楚凌对他摇摇头道:“云行月,你让开吧。沈王是来找我的。”云行月心中暗道,这不废话么?我当然知道他是来找你地。他是来要你命的。

    拓跋胤一言不发,手中长剑往前一送直逼楚凌而来。

    楚凌一把推开云行月,提着流月刀迎了上去。很快云行月就明白了他在这里确实是没有什么用处,因为他根本就插不进这两人的打斗之中。如果桓毓在这里就红了,云行月难得的有些怀念跟自己相看两厌的桓毓公子。或者冯思北那消息也可以啊。

    可惜,他们现在什么都没有。所以,只能楚凌自己迎上去对阵拓跋胤。两人从城楼边上一直打到了城楼一角的瞭望楼顶上,有从楼顶打到了更远地城楼一角的房顶上,渐渐地远离了人群只有云行月仗着自己轻功不弱跟了上来。

    拓跋胤的招式十分的凌厉,完全是招招要人命的路数。昨晚那一战的后果也在此时显现了出来。昨晚看起来拓跋胤惨一些,因为他现在一只手臂依然还不太能使力,后肩的伤更是隐隐作痛。但是这完全不耽误他单手用剑,招式一样的凌厉无匹。然而楚凌连续两次受得都是内伤,外表看不出来其实痛苦的难以言喻。更不用说,她受伤之后根本就没有好好休息,昨晚回来也只是在城楼里坐着闭目养神休息了一会儿。即便是云行月的疗伤药效果再好,也是需要时间的。

    这会儿楚凌一抬手就感到内息混乱,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传来。

    虽然如此,她的招式却依然敏捷,面上更是没有半点的痛苦之色。流月刀银光飞舞,将拓跋胤的剑一一挡了回去。拓跋胤对她的弱点很清楚,毕竟楚凌两次内伤都是他造成地。所以拓跋胤并不着急重伤楚凌,只是每一剑挥出去都带着令人难以相抗衡的劲力,虽然楚凌一次一次都挡了回去,但是这相当的消耗内力。而身受内伤的楚凌,眼下最经不起的就是这种消耗。

    虽然在旁观者的眼中,楚凌依然身形迅捷对上拓跋胤也半点不落下方。但是在拓跋胤的眼中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出手的速度在变慢。甚至是闪避的速度都比之前慢了一些。但是这一次拓跋胤却不会心软,他手中的剑反而更快了几分。一剑挡开了划向自己的流月刀,拓跋胤冷笑道:“故技重施?你觉得还有可能成功么?”

    楚凌笑了笑,“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一击落空,拓跋胤的剑在她背后划出了一道血痕。

    “凌姑娘!”云行月焦急地叫道,想也不想地就想要往前冲。拓跋胤头也不回反手就是一剑朝他劈了过来,拓跋胤连忙哪里敢硬接他的剑,连忙有些狼狈的躲闪,拓跋胤却已经放弃他转身继续朝着楚凌扑去了。

    楚凌觉得有点累,她并不是没有过比这更糟糕的经历。几年前被坚昆追杀的那一个月,她比现在狼狈多了。但是现在她依然觉得很累,心口处隐隐作痛,甚至四肢百脉都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若不是靠意志力撑着,说不定下一刻她就连流月刀都聚不起来了。下一刻,又一剑落在了她的肩头,疼痛让她稍微清醒了一下,她一咬牙用力将剑锋挡了回去。

    后退了两步,靠在身后的城墙上闷咳了两声吐出了一口血迹。

    拓跋胤依然一眼不发,提起剑朝着楚凌刺了过去。

    最后一剑!

    “拓跋胤!”云行月厉声叫道,想要扑过去救援。但是他并不是拓跋胤的对手而且他和他们之间还隔着一段不算短的距离。

    楚凌靠着城墙,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再站起身来了。看着朝着自己直逼而来的长剑,她的视线其实有些模糊,甚至看不太清楚对面拓跋胤的神色,只看到了那一把寒光熠熠的长剑。靠着直觉,抬手提起流月刀去挡。刀剑相撞地瞬间,他只觉得手腕一震流月刀险些脱手。她忍不住了已经到了唇边的血,死死抓着流月刀没有放手。

    拓跋胤轻哼了一声,长剑一转划向了楚凌的喉咙。

    提不起来了,好累啊。

    楚凌有些无奈地在心中苦笑。

    “嗖!”

    一道冷风从拓跋胤身后袭来,拓跋胤连忙侧身避开,同时划向楚凌的剑也贴着她的脖子划过并没能够伤到要害。一支银枪一声轻响定在了楚凌身边的城墙上,枪身银光素雅,枪头没入城墙,只留下枪身悬在半空中轻轻颤动着。

    拓跋胤疾退了数步方才避开了朝自己袭来的掌风站定,楚凌已经落入了一个微凉的怀中。

    “君无欢!”拓跋胤沉声道。

    君无欢小心翼翼地将楚凌揽入怀中,低头看向她抬手轻轻拂去了她唇角的血迹。楚凌看了他一眼,微微蹙眉又一口血吐了出来。

    “阿凌!”君无欢焦急地道。

    楚凌抬眼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字还没有出口,楚凌便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或许是因为看到了君无欢一直绷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再也没有什么需要强撑坚持的理由了,当下便放任自己晕了过去。

    “阿凌!云行月,过来!”君无欢抬眼,眼神冰冷地扫了一眼对面的拓跋胤。

    云行月吓得不轻,听到他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飞身掠了过来。君无欢小心翼翼地扶着楚凌在城墙下坐了下来,伸手探了一下她的脉搏眉头稍展,对云行月道:“你先看看阿凌。”然后便站起身来,抬手握住了还插在城墙上的银枪。几乎整个枪头都没入的银枪在他手中仿佛只是轻轻一抽就被抽了出来。

    君无欢手中银枪向前一挺,直指拓跋胤,“动手吧。”l0ns3v3